首页 滛荡水浒 下章
第五章 慢慢商量(全书完)
 宋江在马上一看势头不好,连忙拨马便走,扈三娘一看宋江要逃,便舍去对阵之人,纵马来追宋江,宋江措手不及,便投深村处来,那扈三娘正赶上宋江,正要下手。

 只听旁边一人叫到:“那婆娘,休伤我哥哥,林冲来也。”随即一丈八蛇矛就架住了扈三娘的双刀,宋江便趁此机会,纵马而逃。

 宋江放马跑出一段路后,等了片刻,却不见林冲动静,宋江便又拨马回来,观战况,可是宋江来到刚刚遇林冲之处却不见林冲与扈三娘,宋江正在纳闷之时,突然听到,不远处的一丛草中,一阵气,呻之声传出。

 宋江下马后,轻手轻脚的走到草丛边,眼看着草丛外面扔着两把刀与一丈八蛇矛,便轻轻拨开草丛,不为眼前的情景一愣,只见扈三娘双手撑在地上,‮腿双‬跪地,战裙退在腿下,出个雪白的股。

 而那林冲正半蹲在扈三娘股后面,双手用力将扈三娘两片股向两边扳开着,而将自己那下的丈八蛇矛在扈三娘的眼里疯狂的着,而且边边道:“货,你这地方被多少过,怎么这么松啊?

 早知你的起来是如此味道,刚刚还不如结果了你,!”扈三娘此时如何敢分辩,林冲一旦的不,起了杀心怎么办?算了,为了保住性命,只好牺牲自己眼的初次了。

 想到此处,扈三娘转头对林冲媚声到:“好汉,不知好汉可愿试试奴家的眼么?奴家的眼可还没被人开过呢,好汉如不嫌弃,扈三娘愿让好汉一试。”说话时扈三娘又将股向后送了送。

 林冲正觉得扈三娘的眼太松,干起来不太过瘾,现在听扈三娘这么一提醒,正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连忙用手指沾了些扈三娘的水去探那眼。

 一探之下,果然紧闭,便将沾满扈三娘眼里水的出,将头顶在扈三娘的眼上,部用力,说话间便要破了扈三娘眼的初次!

 知林冲的丈八蛇矛战扈三娘眼结果如何,宋江如何夜挑顾大嫂战扈三娘眼,请看下回分解!***

 上回书说到林冲将头顶在扈三娘的眼上慢慢的加大力量,只见那头顶开扈三娘的眼,就像一只穿山甲一般。

 彷佛前面就是有千难万阻也要钻进去。扈三娘就觉的一巨大的,慢慢顶开自己眼的,进入了自己眼的深处,初次开苞的疼痛让扈三娘着实倒了一口凉气。

 有心不让林冲自己的眼吧,又怕惹恼了林冲,不得已只好转头对林冲说道:“好汉,奴家的眼怎么样?可还能让好汉满意吗?”

 “,还真是紧。”“好汉,奴家的眼里的水甚多,好汉何不沾些再?这样好汉省劲,奴家的眼也好啊!”林冲伸手往下一摸,可不是嘛!

 扈三娘的水已从眼里溢出,顺着大腿直,便顺手捞了一把,边往巴上抹,便说道:“真是个货,这水还真她妈多。”

 说话间将巴把水抹好,试一试,觉的有些润滑的感觉后,便间用力,将力量集中在头上,猛的向前一,扈三娘刚刚觉的眼一疼,那林冲的丈八蛇矛已经尽数刺入扈三娘的眼里,并快速的起来。

 扈三娘想:反正也被人了,还不如让自己也一下,想通以后,便将自己的股配和着林冲巴的前后运动起来,林冲此时只觉的自己的巴被一圈又一圈紧紧的包围着。

 随着自己的频率的加快,那眼里的也渐渐的松了,林冲便放开扶扈三娘股的一只手,探身一抓,将扈三娘那对丰的大房抓在手里弄起来,扈三娘的房在林冲的手中被成了各种形状。

 没几下后,林冲就拉住那扈三娘在强烈刺下高高翘起的头,每一下的拉扯就伴随着一下重重的入“我的头…头好…舒服…大力…大力

 我…眼…被反了……用力…用力…噢…”扈三娘在着双重的刺下,疯狂的呻叫着。

 林冲也被扈三娘这一阵,一阵的叫,惹的起,只觉的眼一酸,马眼一松,就将自己的进了扈三娘门的深处。就在林冲正陶醉在高后的快中的时候。

 只听旁边一人道:“好一对大胆的男女,光天化之下竟敢如此。”林冲一听这个声音那还未完全退出扈三娘眼的巴顿时软了下来,原来宋江一看林冲已经,该是自己这个寨主出场的时候了,便一语将林冲与扈三娘抓在当场。

 林冲巴顾不的擦拭满沾的水与,提上子,便跪在地上道:“我擒下此女,此女不服,要与我在此战一场,我乃不的以而为之,望哥哥明查。”

 此时刚刚在旁边还未系好战裙的扈三娘也跪地道:“经此一战,我愿归降梁山。”扈三娘这一跪,那未系好战裙又复落下,把个雪白的股撅的老高,宋江一看之下不心下一动道:“既然林冲是为对敌而如此那就算了。

 至于扈三娘要入伙梁山之事那要看你扈三娘后的表现了。”扈三娘一听连忙将股又向高撅了撅,道:“请寨主观扈三娘后表现。”

 宋江绕至扈三娘身后,将食中两指一并,就入了扈三娘的眼之中,扈三娘只是收紧眼,让宋江尽量的感觉自己眼的紧闭,宋江两指在扈三娘眼里挖弄几下后出伸至扈三娘的嘴前。

 扈三娘一看连忙张嘴将指头上沾的自己的了个干干净净,宋江抬手至眼前,一看扈三娘已经食干净,只有指尖还留着一股淡淡的气,宋江深深的了一口“啊,!”宋江心道。

 “好了,你起来吧,你们与我一块去接应其他兄弟。”宋江上前将扈三娘扶起,乘机在扈三娘的房上又摸了一把。

 林冲在旁边一一看在眼里,不心下佩服:大哥就是大哥,若是我,早就将这婆娘摁倒,了再说,还是大哥定力好啊!

 可是林冲却没有看见在刚刚宋江蹲过的草丛里那一滩宋江所,否则以宋江之作风此时怎能放过扈三娘。

 宋江,林冲和扈三娘三人上马出了树林,收拢各自的人马回到大寨,清点人数,又折了“拚命三郎”石秀。

 原来那石秀去赶祝彪,中了埋伏被祝家庄活捉了去,宋江此番拿了扈三娘也算两抵了,宋江一边把扈三娘安排在自己所住房间的旁边住下,一边让喽罗去请号称“智多星”的吴用,不一刻吴用来到大帐。

 宋江道:“军师,此番下山虽收了李应丶扈三娘,可祝家庄一时无法可破,怎么办?”吴用听宋江一说,道:“我来见哥哥正是为破祝家庄而来。”说着话,吴用吩咐道:“将几位好汉请进帐来。”

 宋江抬头看时只见八筹好汉进帐来摁头边拜,其中有一人还是女子,只是低着头看不清楚面容,宋江经吴用介绍方知着八人便是在登州反出来,去投梁山的孙立一行人,那女的正是江湖人称“母大虫”的顾大嫂。此妇人与自家男人“小尉迟”

 孙新在登州东门外十里处开店,如遇那有钱的便以自身美入房中,待顾大嫂与其战过后,称其身疲力乏之时将人以情拿住,以谋暴利,故此此妇人上功夫了得,自己男人早也服不住。

 宋江见了如此众多好汉连忙下座一一扶起,待扶至顾大嫂时,宋江一愣,只见那顾大嫂身上那间护向前微敞,一对又白又大的房傲然立着。

 从那深深的沟中散发出的一阵阵香让宋江下的巴顿时翘了起来,顾大嫂面对着宋江的裆部,宋江巴的变化自然瞒不过她,顾大嫂心道:

 “我们初来乍到,无有功劳,难的寨主也是好中人,我何不以我美上功夫与寨主套套关系,久闻宋江乃义气之人,到时候只要他了我,自然会对我夫另眼向看。”

 想到此处,顾大嫂抬头看着宋江主动请缨道:“我乃初到之人,今晚无事,我愿为寨主守护后寨,请寨主答应。”宋江此时巴正翘的老高,脑子里正想着怎样能把这女人先一步了。

 听顾大嫂这么一说,连忙边答应边把顾大嫂扶起,扶起时自然不忘在那对大子上重重的摸一把,见顾大嫂只是媚眼一闪,宋江心下已经有数了。

 宋江让吴用先去安排其余七人的住处,便借口带顾大嫂去看后寨的布置,将顾大嫂领至自己在后寨中的卧房里,一进房,宋江转身刚刚把房门上,就感觉在自己的背后有两个又大,又坚房贴了上来,紧跟着。

 一只手从自己的上探进裆中,将那已翘起多时的巴握在手里轻轻的着上面的包皮。宋江转过身子,只见顾大嫂已经是一丝不挂,一身丰的肌肤。

 两个房好像两只大海碗一样扣在前,丰但不下坠,那两腿之间一丛乌黑黑,油亮亮,在掩映之下,两片大隐约可见。

 顾大嫂见宋江盯着自己的直看,便媚声地问道:“寨主看奴家的身子如何啊?”“好…”宋江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手伸到顾大嫂的眼上一摸“,这货早就水泛滥了。”

 宋江就顾大嫂退倒上,分开顾大嫂‮腿双‬,让顾大嫂的眼暴无遗,宋江低头一看,只见此时顾大嫂眼已经是泥泞不堪了,那茂盛的水沾后贴在肚皮上,两片大的向两边分开着。

 眼大张,专等宋江的巴进去一探究竟。当此情景,宋江如何还不上身,宋江一只手抓住顾大嫂一只着。

 一只手扶住巴,将头在顾大嫂的眼上沾了些水后,将头顶在顾大嫂的眼上正要一举入的时候,顾大嫂伸手抓住宋江的巴道:“寨主要我不难,却要答应奴家一件事,若是寨主不应,奴家也让寨主一

 只是奴家不会配合寨主,若寨主应了奴家,寨主当也听说过奴家在江湖上上的功夫,奴家自当让寨主在奴家身上尽兴,不光今,就是往后奴家也让寨主随到随,随处随,如何?”

 宋江此时已是火烧身,忙催道:“什么事,快说,要不让我先进去我们再慢慢商量?”“好,便依了你吧。”说话,顾大嫂手一松,宋江的巴“卜滋”一声,就尽数进了顾大嫂的眼中。

 宋江长长出了一口气道:“白昼的感觉真是不一样,你要说什么,现在说吧。”宋江边说,边在顾大嫂的眼里不停的着自己的巴。

 【全书完】  m.JigUAngXS.cOM
上章 滛荡水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