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滛荡水浒 下章
第二章
 宋江心里骂道:“,你那眼早被人过了,怎么赖在我的身上。”宋江边在心里骂边爬出轿子“小的们,给我捆起来,”

 两边的小喽罗上来抹双肩,拢二臂就将宋江五花大绑起来,宋江此时方抬头一看,只见房前站着三,四十喽罗,当间一人正是王英,旁边站着那美妇人。

 王英吩咐道:“小的们,将这黑厮先绑在大厅上,让大寨主和二寨主来拿这黑厮的心肝做醒酒汤。”“是。”两个喽罗过来就将宋江推到了大厅上,绑在了中间的柱子上。

 不一刻,那清风山的大寨主和二寨主到了大厅,坐在了中间的虎皮椅上,宋江定睛一看,中间这条大汉赤发黄须,臂长阔,江湖上人称“锦虎”燕顺的便是,旁边椅上一人,白净俊俏,清秀模样,江湖人称“白面郎君”郑天寿的正是。

 旁边的喽罗见两位寨主已到,便拿过一大铜盆水和一把剜心尖刀来,就要下手,宋江不一声长叹:“不想我宋江竟然死在这里啊!”燕顺亲耳听得“宋江”二字,连忙问道:“兀那汉子,你认识宋江?”宋江道:“不才正是宋江。”

 “你是那里的宋江?”“小可乃是山东郓城的宋江。”燕顺一听连忙过来解开绳索,请入虎皮椅,与郑天寿纳头便拜,宋江叫起二人,燕顺让喽罗去叫王英,不想那喽罗回来报“三大王正与那妇人在屋里。”

 燕顺道:“王英就这点不好,我们一起去看看。”说话间来到了王英房外,就听里面一阵阵女人的娇传出,宋江三人推门而入。

 只见屋内上那妇人赤着身子,两手扶着架,弯着身体跪着,股高高翘起,而王英则从她背后紧紧地抱着,两手五指紧抓着她那对坚的大房。

 红的兀自从她高翘的股向没命似的前后送着,那妇人低着头,眸子半闭,双颊一片晕红,微启的朱兴奋地发出间间断断的呻声。

 王英那巴卖力动着,抓着她房的一双掌更加狂烈地爱抚着,灵活的舌头,也在她雪白的背部不断的着,不一刻只听那妇人“嘤咛”一声,全身起了痉挛。

 王英便即紧紧抓着她的双,向前用力一顶,两人尽皆“啊”地叫了出来,双双获得了最大的足,顿时两人身子一软,坐倒在上,王英紧紧地抱着抱着那妇人赤的娇躯,手指轻捻着她那晕红的头。

 燕顺一看两人战事已毕,便将宋江的身份告诉了王英,王英一听连忙翻身而起“小弟不识兄长,兄长恕罪啊!”宋江扶起王英,侧眼一看那妇人,那妇人与王英刚刚高过去,所以衣衫尚未穿上,那红晕的头还凸翘着。

 那‮腿双‬中间的眼尚未关闭,宋江刚刚虽然过这妇人的眼但是这妇人到底如何宋江并不知道,此刻看到如此巴顿是翘了起来。

 王英一看道:“刚刚她说兄长了她的眼,想必她的眼兄长还不曾过把,如果兄长不嫌弃的话,就请兄长一上。”

 宋江等都是江湖好汉,本不拘泥,听到此话宋江也不客气,便解衣宽带,掏出自己那八寸长的巴扑上身去,就着那妇人的水和王英刚刚,一下给那妇人的眼来了个一到底。

 那妇人虽然今天连战数人,精力有亏但毕竟也是久经沙场之尤物,宋江的巴虽然长大,可那妇人也是来者不拒,眼就与宋江杀在一处。

 燕顺丶郑天寿和王英一看那宋江果然是个好汉,一条黑缨大使开,左冲右突,下下入到底,不多时就将那妇人眼大翻。

 看官要问了:那宋江是个矮子,身体矮小之人那巴能有多大?却不知那宋江刚刚弄那妇人的眼时未,现在精力旺盛,更何况在三个刚刚认识的兄弟面前,如何可以示弱啊!

 所以宋江展开平生之上技巧至弄的那妇人连连,求饶不已,宋江边那妇人边问道:“夫人那里人啊?”妇人道:“我乃是清风寨知寨的老婆。”

 “啊…”宋江一听连忙停止,自那妇人眼里拔出巴问道:“你是花荣的老婆?”宋江是暗叫一声苦啊!我本要投花荣,没想到却与别人了他的老婆,这可如何是好啊?!

 看官予知宋江,王英,花荣等人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上回书说到那妇人说自己是清风寨知寨的老婆“啊!”宋江一听连忙停止,自那妇人眼里拔出巴问道:“你是花荣的老婆?”

 “那倒不是,那清风寨有两个寨主,武的便是花荣,那文的方是奴家官人,叫刘高,大王你怎么不奴家了,奴家的眼好难受啊,快点来啊。”

 宋江一听此妇人不是花荣之顿时放心,股前送,将巴又入那妇人眼之中起来。

 宋江边边向燕顺等三人言道:“此妇人虽不是花荣之,但也是花荣同僚之,我们玩玩也就算了,不要让花荣难做,等等干完了不如就放她下山吧。”

 燕顺等人尽皆答应。宋江一看三人,那王英是刚刚和那妇人干完倒还罢了,那燕顺与郑天寿的下早就支起了帐篷,宋江看到此景不心想:这妇人不是花荣之,我又与他们是新相识,何不与他们做个人情,反正这货已被我们数人玩过,多被一个人不多,少被一个人不少。

 想到此处宋江道:“货,本大王的巴如何啊?”说着话宋江眼用力,巴前刺,马眼去频频碰触那妇人的花心,那妇人的花心被宋江这几下刺的高连连,‮腿双‬高举“哎哟…哎哟…对…对用力…眼…好舒服……吧…你…撞到人…人家的花…花心上了…

 用力…干我…大王的大巴哼…厉害…再…用力顶…来吧…我…想…要…你的…大巴……我的,快…快一点…嗯…我的眼…好…”那妇人的语不绝,宋江就势问道:“不知夫人可能多人共战吗?”

 妇人言道:“奴家虽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也从别人处学过鏖战之法,多人共战正是奴家所长。”这时宋江的丸正随着股的晃动不断地拍打在妇人的香上“啪…

 啪“的声音,听起来令那三人很是兴奋!但也比不上这句话让人兴奋。宋江转头对燕顺与郑天寿道:“今你我兄弟初次相会,当以义气为重,不如一起来货,大家也正好可以切磋一下上功夫,如何?”那燕顺与郑天寿看宋江与那妇人多时,下的巴早就涨的难受了。

 要不是顾忌大家是初次见面,恐怕早就掏出来了,现在听到宋江此话哪有不愿意之理,两个人边子边想:久闻宋江义气,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两人衣衫尽,只见那燕顺巴是短而

 而那郑天寿下则是一白腊杆的长,宋江将那妇人‮腿双‬高举肩头,使一招“龙舟挂鼓”双手抱住那妇人股站在边,那两人一看便各舞兵器杀气腾腾而来。

 宋江双手用力扳开那妇人股,将出,郑天寿将巴前探至宋江与那妇人巴与眼的结合处轻沾水,将巴对准那妇人的眼猛一用力,只听“卜滋”一声,那巴就刺入那妇人眼。

 那妇人舒之下却一声闷吭,原来那燕顺站在上早将自己的进了那妇人的嘴里。至此,宋江三人各使本领与那妇人厮杀起来。

 宋江在前面狠眼,郑天寿在后面配合着宋江的,两人隔着薄薄的一层狠狠的采着这妇人的花心,两人虽是初次配合,但是因为两人都是习武之人,所以两人你来我往倒也弄的那妇人水四溅,呻连连。

 “我的……好…舒…服。我的…眼…被干…翻了…好…顶到我了…两个大巴…好厉害…我从来都…没有被这样…厉害的巴……过…干过…我以后…都要被这条…巴…干…顶烂了…好…”那妇人上功夫虽然了得。

 可是到底比不上宋江与郑天寿都是学武之人力厉害,再加上今天一天已与数人大战,所以渐渐就有点招架不住了。

 可是宋江与郑天寿却越战越勇,就在宋江与郑天寿战那妇人眼与眼不下之时突然听攻那妇人嘴的燕顺低吼连连:“货…死…你…死…你…”原来是燕顺的巴不敌那妇人的嘴,已经了出来。

 那妇人一边用手着燕顺巴的包皮,一边将燕顺所尽数下,燕顺既已出,便由那妇人嘴中取出巴,低头看时,见巴已被那妇人的干干净净,便去穿衣服看宋江与郑天寿战那妇人。  M.jIGuaNGxs.Com
上章 滛荡水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