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
第二十一章
 刘离瞪大双眼,双手抓,双脚蹬,脸憋得通红,张大的嘴里只能发出野兽一样嘶声,却无法吐出一个清晰的字。

 “你不是爱他吗,我送你下去陪他,你该谢谢我才对。”时夜慵懒地半闭了眼,又慢慢地睁开。

 他看着刘离的手已经软了下去,愤恨的眼神也逐渐涣散,最后那张扭曲的脸竟似乎在笑。笑自己吗?时夜摸着,也笑了起来。

 “东少,怎么处理?”勒住刘离的人看他已经断气了,这才松了手。“烧了吧。”时夜一个人往车库外面走,心口开始有些痛。

 他缓缓地靠到墙上,了口气,回头望了眼刘离被点燃的汽车。熊熊火光勾起的记忆又变得清晰了起来。

 “王骁…”他默念着王骁的名字,闭上眼,又念了一次。十年前,是自己背叛了王骁。他还记得王骁知道自己在利用他铲除敌对势力后的愤怒甚至是,痛苦。

 “你为什么要骗我?!”就算是王骁那样强硬果断的男人,也会在那种时候忘不了那份感情。他这么问自己,可自己又能回答些什么呢?真正要舍弃的时候,一切又都不那么容易了。

 “骗你又怎么样…”时夜惯有的轻蔑微笑浮现在嘴角时,王骁已经怒不可遏。

 但是这次,号称铁鹰的王骁最终没法逃出这个精心设计的圈套。时夜叫人先是打断了王骁的四肢,然后才在一片低矮的小树林里亲自拿刀一刀刀折磨死了他。

 他已经忘记自己为什么要做那么残忍的事,或许他只是因为王骁对自己的失望和悲痛而感到恐惧不安。他告诉自己不该去害怕王骁,王骁不过也只是个普通人,是普通人就会怕痛,也会怕死。

 时夜避开了王骁身上致命的要害,每一刀都是毫不手软地刺进那具血淋淋的身子,又残忍地慢慢拔出来。

 “时夜,你太对不起我。”这句话,是王骁喉管被割断后惨笑着用语告诉时夜的。最后,他的眼里泪水和着血一起了出来。

 “东少,怎么处置刑锋?”不知道什么时候向朗已经站在了后面。时夜懒散地连身子也不想动,仍旧背对着门坐在躺椅上,看着屋外凋零的风景。

 “不能把口实落到别人手上。”“是,我明白了。”向朗恭身就要出去,突然,时夜又叫住了他。“算了,我亲自去吧。”

 一个又一个,不管是说爱自己,还是说喜欢自己,不管自己是不是也对他们有过情和爱,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真地想要今天这一切。却早已经无路可退。

 时夜轻轻眼,他刚才好像做了一个噩梦,梦境里的男人流泪的时候,他的眼睛刚好也了。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空的,一片漆黑和死寂。刑锋能听到的只有自己重的气声。他靠在墙上坐着,手脚都给绑得有些发麻,角被糙的绳子勒破了皮,有些出血。

 十年来的一幕幕,象一场老电影那样在他脑子里放映了出来。爱过那个人,也恨过他。

 到最后,留在心里的还是爱吧。刑锋轻轻笑了一声,门却开了。相对于这间漆黑的屋子,外面的光线太刺目,刑锋的眼睛还不能适应。他勉强睁着眼,看到了门前那个熟悉的身影。

 “小锋,你还好吧?”时夜站在门口,身后跟了几个人,手里拿着些什么东西,刑锋一时也看不清。嘴里还勒着绳结,刑锋当然说不了话,他只是面向时夜点了点头,又哼了一声。

 时夜笑笑,叫人取了勒在他嘴上的绳子。刑锋先是一阵猛咳,然后了几口才抬头看着时夜,看着那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笑,觉得是太过于陌生。

 其实一开始自己就没看清过时夜,或者对方也从未想过要让自己看到他最真实的一面。

 “给我个全尸吧,东少。”事到如今,还要说什么呢?刑锋知道时夜今天想看的是自己的窘迫,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反倒觉得心里坦的。

 之前在他心中的所纠结的情愫在看到时夜还活着的时候就慢慢解开了,现在,他想,那个真正该被同情的人,其实是自己。

 “你不想问我为什么会利用你吗?”“不想问。成者王,败者寇,我要杀你的时候干脆,现在你也干脆些。”

 刑锋闭上眼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早该死了,十年前背叛时夜的时候,他就该死,不过对方饶了他一命,然后折磨和利用了他整整十年。

 事实上,这整个故事中最残忍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面前这个被他“折磨”了十年的夜风东少。现在就死吧。刑锋坦然的眼里没有遗憾和懊悔,这十年,他已经活得很累。

 既然得不到就毁掉。不管是时夜还是帮派,最后他都没有得到,可他没机会再去毁掉这一切了。人生有的时候你可以拥有很多机会,可有的时候,却了无生机。

 “你很干脆,办事也利落,这是我欣赏你的地方。”时夜话锋一转,微眯的眸子凛冽着更深的寒意和嘲弄。

 “不过,你太过天真了。小锋,人这一辈子总不能太天真的。”他的话里带了什么韵味,他相信刑锋读得出来。

 “天真有什么不好?象你那样一辈子深藏不,岂不是活得太累。”刑锋讥诮地朝时夜一笑,被人架着站了起来。有人替他在脖子套上了绳结,然后把绳子的另一头从屋顶的横梁上穿过。还真是个全尸。刑锋扭了扭勒得有些不舒服的脖子,笑着叹了声。

 “东少,十年前,我…”绳子把横梁拉得嘎吱作响,时夜仰着头看着被吊在半空的刑锋。不等刑锋说完话,他就让人动手了。因为他知道刑锋要说什么,只是他不想听。

 整个屋子里突然变得很安静,拉着绳子的人已经卖力得涨红了脸。刑锋在空中挣扎一会儿,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最后直直地挂在空中。

 “放他下来。”时夜走到刑锋的尸体边,静静地站了会。他默想起了两人十年之间的纠葛,也默想起了刑锋每次在伤害自己后出的痛苦神色。

 自己说的没错,刑锋太天真,既然想从自己手里要获得权力,就不该指望收获爱情。不过,这样的事好像也曾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夜伸手替刑锋阖上了半睁的眼,手停在对方发青的边,依依不舍。

 虽然刑锋的脾气有时候过于暴躁,可是每次吻自己的时候却是很温暖。就象王骁的吻一样,很温暖。

 “把他的尸体交给外面的人。”时夜摆了摆手,神色突然变得倦怠起来。十年了,他利用刑锋做挡箭牌,让其他各派的人把矛头集中到这个年轻人的身上,而自己则在幕后牢牢地控制住刑锋。

 他早就不足只做A市的龙头了,他要的是整个黑帮,不光是城东的帮派,城西,城南这些帮派他都要。要想最快控制住这些势力,杀了那些可以给自己造成威胁的人就可以了。

 不过这个罪,当然不能由自己背。当然这个替罪羊,也不是他随手找一个出来就能算数的,所以他舍得花十年的时间,舍得过十年屈辱的日子去培养一个让人绝对不会怀疑的替罪羊。

 十年前,刑锋看着他,对他说“我喜欢你”的时候,时夜就清楚,这个男人就是他要找的替罪羊,有野心却又天真,到最后一定逃不过自己的手掌。

 为了尽快达成自己的愿望,他安排了向朗在刑锋身边,让向朗把刑锋的野心一步步大,一直大到他真地想取代自己为止,一直到让众人把他视做眼中钉为止。这段时间是十年。

 其实不用这么久的,如果不是刑锋真地喜欢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时夜扶着门框,看着外面的人已经在对刑锋的尸体拳打脚踢地恨。心口很痛。e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十年前。

 “东少,我…我喜欢你。”只是一个太过天真的男人,和王骁一样。时夜的嘴角静默地扬起一道戏谑的弧度,眼神却暗了下去。---“东少,喝茶。”

 向朗看到自己老大终于夙愿得偿却没出半点喜,他有些不明白。他们一起演了十年的戏,好不容易现在各大帮派因为没了老大,一时难以为继,又加上自己之前已经那些帮里的元老之间作好勾兑。

 说只要他们愿意说服自己的帮派归入时夜的手下,以后那些帮的事务仍由他们持。

 这样一来,大家的利益都得以保全。几乎没做什么多的考虑,A市的几大帮派在各自元老的带领下都归入了夜风东少名下。

 不服的人被以各种手段除掉几个后,也再没反对的声音。夜风东少这次算是做了真正的龙头大哥了。可他看起来还是不高兴。向朗把茶杯放在时夜身边,轻声叹息。

 “向朗,你叹什么气?”时夜喝了口茶,躺在摇椅上有点犯困,他听到向朗在自己耳边一叹,眉目一下就蹇了起来。

 “没什么,看您不高兴。”阳台外面的景很怡人,绿树、白云、蓝天。时夜欣赏地出个微笑,伸手在空中虚抓了一下。

 “我很高兴,向朗,你应该知道我是个为了得到权势什么都能做的人。现在,我终于得到我想要的了,我不可能不高兴。”

 然而在向朗的耳里,时夜的话不管对别人还是对他自己来说,都有些太残酷了。

 为了权势什么都能做的人?向朗摇了摇头,他跟了时夜那么多年,不是不知道对方的无奈和悲哀。可是外面的天太高,也太远,即使自己再怎么极目远眺,看到的仍是那片没有尽头的天。

 时夜忽然有些害怕茫茫无尽的天际和突如其来的空虚。不知道是不是在躺椅上坐太久了,他刚要站起来,可眼前却突然一黑,接着身子一软又倒了回去。

 “东少,你没事吧?”向朗看时夜脸色不好,急忙扶了他问。“没事。”时夜深呼吸了几口,这才转过头勉强对向朗笑了笑。“最近,我老是觉得累。”

 他慢慢地移开眼神,倦怠地又投向天空,眼里竟也是茫茫的一片。A市最近闹得天翻地覆,几大帮派的老大一天之间全部死光不说,而且沉寂已久的夜风东少复出的新闻也够震撼的了。

 方天正知道自己是彻底被人耍了。本来按照他的安排,他是有机会能阻止这场杀戮的,可时夜给的假消息以及那封来得太巧的告密信完全打了他的安排,把他引入一道死局。

 在他把全部警力调开的时候,正是时夜的计划顺利进行的时候。方天正忽然想起最后那天晚上他和时夜躺在一张上的时候,对方心里大概就开始笑自己傻了吧。

 只是自己还浑然不知,甚至舍不得他。刘离连人带车被人烧了,刑锋也让人大卸八块地被扔在了郊外。

 几乎不用再去调查,方天正知道这一定是时夜干的。刘离是最早看穿时夜的伪装的人,而刑锋则已经是颗弃子,所以现在时夜再没什么顾忌,因为他又做回了那个威风凛凛,要雨得雨,要风得风的夜风东少。

 一开始时夜就在自己面前演戏,从自己误打误撞遇到他甚至到那场看起来动情的自杀,都是他妈的演戏!

 王骁,对了,还有那个时夜口口声声说爱着的王骁,谁又知道其实是不是死在他手里?方天正的心里越来越寒了,他觉得自己在时夜面前完全就象个小丑,一举一动都被他操控。

 如果刑锋是他在黑帮利用的一颗棋子,那么自己算是他在警界利用的棋子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方天正平时炯炯有神的眼珠子变得茫然了。他着发干的,不太愿意去这么想,不太愿意相信自己的推断。

 可是如果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就不会成真的话,那该多好。自己对时夜一厢情愿的同情和喜欢,难免成了歌里所唱的一场游戏一场梦。

 “时夜,你真是够狠啊,把所有人玩得团团转,我真是太小看你了。”不想再去想了。  m.jIguAnGXS.cOm
上章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