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
第十八章
 时夜恍惚地感到身上暖了起来,然后就听到了离开卧室的脚步声。他睁眼瞥了下,一被子已经搭在了身上,而方天正早没了人影,兴许是做饭去了。

 “别做茄子之类的菜。”时夜拿手抓住自己被逗得起的男,恍恍惚惚地呻了声,又笑了。

 A市的黑帮很久没开过这么正式的会了。几派的老大都同意了刑锋的提议,决定出来“聚聚”东郊渔场附近就是城东帮专门闲置出来谈大生意用的仓库,仓库有个大的地下室算得上隐秘。

 那帮老大在渔场玩够了,就去仓库谈正经事,而这期间,足够他们安排想安排的一切。

 “向朗,你都安排好了?”刑锋刚听完一通电话,说其他几派的人似乎也有不小动静。

 看来大家都想在这一次孤注一掷。不过刑锋自信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要能一举灭了其他几个老大,那么这黑道就是他的天下。

 “安排好了。下个周六怎么样?”向朗坐一边笑着问了声,阴沉的脸上现在看起来也是满满自信。他把这个陷阱安排了这么久,是时候该收网了。

 “好,下个周六。”刑锋有点激动了。他从进黑社会起,就有个打算,那就是他要做就做这儿最威风的老大。

 夜风东少,曾是他的人生梦想,是他追逐的目标。现在,他已经跨过了那个目标,也亲手碎了他的人生梦想。

 东少,我不后悔爱过你,也不后悔杀了你。刑锋这么告诉自己,英俊的脸上一丝霾稍纵即逝,随之出的是深沉而隽永的笑。

 时夜身上的伤还没好踏实,再加上方天正给时夜上次自杀给吓着了,他可不想在这节骨眼上再闹出什么事,干脆每天出门前都拿手铐铐了时夜一只手在头,把买的面包给他端到头柜,倒上一杯水,然后打开电视让他在上呆着。

 看着时夜可怜兮兮地被铐在头,方天正这个骨子里的SM爱好者可不会有什么同情。他反倒有点幸灾乐祸地想笑。

 “你好好呆着,有事就打电话叫我。”方天正把头的电话搬得更近了些,方便时夜拿到。

 “我晚上下班就回来了,你要是饿了就先忍着。”时夜动了动手腕,不指望法挣脱铐在上面的警用手铐。他看了眼放一边的面包和水杯,突然想起件事。

 “要是我想上厕所怎么办?”“那也得忍着!”“我忍着。”似乎是想起以前有过这么一幕,时夜眉一挑,突然出了个气的笑。他盯着方天正,眼神深沉又漂亮,就象他不是那个受过诸多伤害的夜风东少。

 “再见。”真是尤物。方天正都不记得自己是几词重复这个词儿了,可他觉得时夜这样的人就得用这样的词才配。

 可人家说了,他爱的是王骁。所以…方天正举起手做了个拜拜的手势,不再多看那双能把人陷进去的眼,转身就走。

 陈大猫在局里忙着找方天正,等他盼星星盼月亮地把方天正盼来后,他拉了对方的手,怎么也不肯放了。

 “怎么了,大猫。”方天正看陈大猫扯着自己衣服就纳闷了,这猫爪子今天怎么就这么挠人呢?陈大猫把方天正拖到一边,完全没发现对方已经吃惊得不行,他了嗓子,把头又凑了过去。方天正觉得这姿势实在暧昧,直往后躲,终于撞到了墙上。

 “你…”“队长,今早有人把这个放在咱们办公室门口。”陈大猫边说边摸了个信封出来,然后把这信封一把到方天正手里。

 “周六,东郊渔场-东郊仓库-地下室,黑帮聚会选龙头,刑锋杀人。”

 那封信里写的东西让方天正的眼睛都快落出来了,不过他很快就告诉自己要镇静。

 等他把信折起来,一直折成豆腐块才放进自己的内抄里后,他看了眼同样有些兴奋得不知说什么好的陈大猫叮嘱道:“这事先别张扬,你派人去东郊看看,那儿是不是在布置什么。我把这封信拿去验一下真假,到时候再说。”

 今天周三,离周六还两天。如果信上写的是真的…方天正的脑神经一刹那全绷紧了,结合时夜之前和他说的那些情报,其实他完全可以相信这封信。

 可是一切都太巧了,自己想抓刑锋,就有时夜告诉自己刑锋要动手,然后又有这封信。方天正是不知道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隐隐觉得,时夜一定知道。

 “张作,你不是说真的吧?”“当然是真的。不过如果诸位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张作摊了摊手,拿眼扫了扫屋子里坐的几个老大。他知道了刑锋的打算,并不想一个人冒险。毕竟城东的势力还是很强大的,自己不可能全盘去拼,就象战国时的合纵联横一样,当利益在前时,平时不怎么好处的几个黑帮也不是不可以联合起来。

 屋子里静了会儿,张作听到有人说。“既然刑锋想杀我们,那么我们就让他杀人不成,反被杀吧。”

 各种腔调的笑声充斥在烟雾腾腾的房间里,有得意的,有讥讽的,有踌躇满志的。张作看着这一切,冷笑。时夜已经躺在上睡着了,电视还开着。他的手有一只被手铐铐在头,另一只则安静地搭在被子上。

 方天正走过去,很想问问这个睡相宁静的男人,他心里到底想的什么?可方天正只是在时夜面前站着,仔仔细细地注视着那张脸一会,转了身。

 他不问,因为他选择相信。时夜的眼神很吸引人,从满不在乎的洒、倦意重重的颓然、刻骨铭心的痛苦到风轻云淡的寂寞,每一样都是那么让人怦然心动。

 有过太多沉重的过去的人,才会有这么一双深沉的眼睛。方天正打开门出去的时候,上的时夜刚醒。不过他好像还没完全清醒,只是恍恍惚惚地睁了眼,目光里还氲着水汽。

 但是慢慢地,他的目光就完全清澈了,里面敛着的睥睨和嘲讽也越来越清晰。

 陈大猫那边也传话过来了。东郊那片这一阵的确不安生,老看人进进出出,其中不少都是黑帮里的老油条。方天正依旧不知道是谁写的匿名信,不过他已经意识到这应该是一场借刀杀人的布局。

 虽然被人暗暗操纵着一举一动不是件好事,可是能趁这个机会把黑帮的势力清除掉一部分,对警方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是互相利用,今天你利用了我,谁也知道明天我是否又会利用你?

 “大猫,你安排好兄弟,不管这封信是真是假,试试总没算。局长那边我已经说了,如果真地是黑帮之间内的话,到时候他会派特警队过来支持。如果信的内容是假的,咱们就当是出去玩一趟。”

 方天正哈哈一笑,拍了拍神色不安的陈大猫,哼着歌就往厕所去了,那背影是相当潇洒。

 不知道为什么,陈大猫觉得很不舒服,他记得十年前自己也曾看过一个这么潇洒的背影,而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周五晚上方天正下午早早地就回了家,手里提着一大包菜。

 “你会做饭吧。”他进卧室把时夜的手解了,这么问了一句。“会。不过不算太内行。”时夜怔怔地看着他,有些不明白对方的脑子里又在想什么。

 “那你快出来帮我做菜,今晚咱们好好地吃一顿。”方天正挑着眉毛得意洋洋地笑,然后一把拉起了在上躺了半天的时夜。他们两现在面对面,看着时夜还一头雾水地看着自己,方天正噗地一声笑了。

 “替警察下厨的黑帮老大,你可能是第一个。”他松了抓在时夜胳膊上的手,边笑边下,他没回头看时夜,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真有意思,调到这儿来最好玩的事就是认识了你,老子…”

 老子都爱上你了。不能告诉你,难道还不能告诉自己吗?方家的厨房几乎成了战场:火光乍现、乌烟瘴气,滚滚浓烟让油烟机都忙不及。

 锅碗瓢盆也是金鼓齐鸣,那仗势几乎就是电视剧里战争能场面的后期配音。

 “不要放那么多盐!加点醋,加点酱油。”“你切的黄瓜怎么方的,圆的,长的都有?!”

 “火关小一点,快糊了!”“喂,你别偷吃好不好!”“谁先吃?”果然不算太内行,方天正觉得自己真是高估了这个夜风东少。

 他愁眉苦脸地看着一桌子乌七八糟的饭菜,竟然有点怯。不是吧,自己明天就要去执行危险的任务了,今晚本来说好好吃一顿,没想到却做成这样…“我来吧。”

 虽然主要是自己做的,但时夜看了这一桌颜色奇怪的东西,额头也忍不住要渗汗,他忍了忍,终于还是拿起了筷子。方天正等时夜吃了,就静心观察他的神色。

 “能吃吗?”“你试试就知道了。”时夜放下筷子,捂着嘴,狡黠地笑了起来。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时夜,方天正抱着必死的决心夹了一块片放到嘴里。

 “这么好吃!你还真够厉害的,时大厨!”“哈哈哈哈哈…”时夜被方天正夸张的表扬逗得直笑。方天正温和地看着被自己逗得开开心心的时夜,一丝暖意绕上了他的心。

 两人吃了饭,又收拾了碗筷,这才各自去浴室洗了澡。方天正先洗,等时夜洗完出来的时候,对方已经不在客厅了。  M.JigUaNgXS.cOM
上章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