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
第十四章
 十年前,城东的势力其实也和自己的这边的差不多,可就因为差不多,两帮人所以总是叫劲,总是发生争斗。

 张作第一眼看到时夜的时候,很奇怪对方的头头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漂亮的男人,而他发现用漂亮来形容这个身高远高过自己,一头红色长发随意扎在脑后的冷面男人竟是一点也不过分。

 那时候,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送给时夜那么一个骄傲又漂亮的称呼--夜风东少,那个男人真是象夜风一样冷冽人,潇洒恣意。

 时夜的刀法和他本人一样漂亮。张作还没看清楚对方的动作,只觉得脸上一热,随即就是火辣辣的痛,伸手去摸的时候,已是满手鲜血。“还要和我斗吗?”

 z印在张作眼里的是一张近乎妖冶疯狂的脸,苍白的面孔,轻挑的长眉,冷冽深沉的眼,还有那着沾血刀刃的舌,以及傲慢而冷酷的笑,从边一点点地扬起,象一弯残月,把人看得魂都了进去。

 从此之后,张作对时夜俯首称臣,其他几个势力稍逊的帮派自然也是乖乖了白旗。

 那事发生在时夜带人反做了王骁之后,也是从那时起,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城西的横行霸王张作害怕城东的夜风东少---时夜。“龙头不是那么好做的,我想做,他也想做,不如不做。”

 张作站起来把手一挥,旁边立即有人带了个被捆住的男人过来,那男人满脸是血,看来已经是挨了不少揍。

 “刑锋想趁这次几大帮派坐下来的机会,做掉其他几个帮派的老大,好让自己坐上龙头的位置。”

 负责拷问的一个手下,得意洋洋地把新问出来的消息马上说给了张作和在座的帮里元老听。除了张作外,其他人无不变

 “看到了吧,刑锋已经开始有动静了。以前夜风东少还在的时候,就算我们之间不合,他还不至于敢明刀明和我斗。”张作一笑,咔擦一声竟被那男人的脖子生生掰断了。

 “现在时夜说是失踪了,我看其实就是被他做了,他也是等不及了。你斗我斗,最后谁成霸王吧!”人这一生里里总有人进进出出,有的留下了,有的却不见了。

 刑锋现在觉得自己特别累,他觉得身边没个可倾诉的人。折磨自己的时夜死了,可向朗他一直不敢完全相信,总提防着。

 早晚都会有今天,出来混的人就什么也不该有,不该有爱,不该有情,在这道上比的是谁的心最狠。

 刑锋点烟准备上网看些帮派的资料,好安排最近的动向。刚点看我的电脑,他的手指不听使唤的就打开了我的文档,然后是图片收藏。

 以前给时夜拍的数码照片就存在里面。有跪下的,有躺着的,还有吊着的,唯一相同的是,那些神情不管从什么角度去看,除了痛苦之外就是无奈。

 往常刑锋看这些照片,心里只会更恨变得而不知廉的时夜,可现在他却看得有些哽咽。

 这些年,自己一直和时夜就这么过着,不管自己怎么折磨他,怎么羞辱他,他只会浅浅地笑,温柔地笑,然后低低唤自己一句“小锋”

 很多次,刑锋都想恶狠狠地告诉时夜“老子不小了!”可是又是很多次,他看到对方眼里那种温柔的淡然调时,竟愿意听他这么叫。

 再叫一次吧,再叫我一次小锋吧。刑锋对着电脑里的照片发呆。时夜被绑住双手跪在地板上,微微仰起头,半睁的眼里一股散漫的气息,黑得发亮的长发有几丝纠结在颊边,边则是一抹刑锋熟悉的笑,淡然得不在乎这世间所有一切的笑。

 当然也不在乎自己的丑恶。“锋哥。”向朗敲了几声门,没听到有回响,可偏偏又从门里看到刑锋的影子。

 他刚和外面几个帮派联系好什么时候聚一次的时间,这就赶回来告诉刑锋,问他有具体安排怎么样了。“你来做什么!”刑锋看是向朗,一把把电脑关了。

 慌慌张张站起来就走了过去,那张俊朗的脸上竟然隐约有一股杀气。向朗吃了一惊,随后又平静下来,向刑锋简单地把和其他几个帮派之间联系的事说了。

 “照原计划安排,带两批人,一批做掉那些家伙在外面的人,一批随时听候命令。到时候我一站起来,就立即让他们进来,一个也别留。”

 刑锋死盯着向朗,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看到了自己刚在做什么,可向朗那张阴沉的脸上也没个动静,象死水一样。不管他看见了还是没看见,学会装不知道就好。“好,我马上去安排。”

 向朗出了门,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眉头一锁,他看到了,的确看到了,十九寸的宽屏晶电脑上正在预览一张时夜的照片,还有就是刑锋正近乎疯狂地贴近屏幕吻着那张照片。

 方天正琢磨着刘离的话,在路边的超市里买了一箱泡面回家。从本质上来说,作为一个男人他是懒惰的,但是作为一个警察,他却是勤奋的,作为一个同志,现在的他是失落的。

 所以,诸多因素加在一起,方天正决定这几天都在家里好好研究下案子,不再出去找MB了。刘离说,时夜该死,他不是个东西。时夜说,他该死,因为他爱王骁。

 陈大猫说,王骁的死是时夜做的。泡面毕竟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吃到第三盒的时候,方天正想起了时夜那天晚上在自己上挣扎于中的样子,他捂了捂嘴。

 皮鞭,口枷,还有手铐都还扔在一边,方天正叹了一声。外面下雨了。

 雨很大,打得窗户劈里啪啦地响。刑锋已经住在时夜住过的卧室里,虽然下面人说这不吉利,可他不信。人是他杀的,他还怕什么?“下雨了。”刑锋推开窗户,一股泥土的清香直冲进他脑子里。

 他站在二楼眺望着夜里的雨景,手里点着支烟,星火明灭闪烁。这儿本来就偏僻,外面的路两旁都是泥地,一下雨得更他浆糊似的。

 刑锋想起了被埋在地下的人。雨水肯定会渗进土里的,时夜躺在下面的身子也会都给浸吧,这样的话尸体会不会烂得更快?

 再也看不到了,那副虚伪却漂亮的笑。等自己把一切都搞定之后,就把他的尸体挖出来,然后好好修一座坟。或许,这就是自己最后能做的。刑锋把手里的烟灭了,雨滴飘落到他脸上的时候,有点凉。

 不知道是雨声还是敲门声,躺在上的方天正并不清醒。他眼里茄子,手正摸着把往里面顶。过了几天单身生活,他下面耐不住了,刚了衣服上就有点反映。

 拿按摩早过时了,他干脆去厨房拿了茄子。反正茄子软,弹好。“恩恩…”他一边拿手抓了茄子往自己里面顶,一边拿手‮弄套‬自己的茎,上下齐来,好不痛快。

 就在他要的当口,卧室的窗突然又响了起来,这下他是听明白了,被这响声一吓,他本来已经硬得充血的茎,没一会就软了下来,茄子留他直肠里也没用。“他妈的!是谁啊!”把茄子一拔,方天正拿衣服把下面一围,跳下了,直冲到窗台边,那声音,还在响。

 ---方天正家住底楼,而且是老式的单位房。楼上楼下住的人一共都没几家了,不过,他倒无所谓,反正他孤身一人,随便住那儿都可以。

 然而就在方天正气急败坏地快走到窗户面前时,他想起件事。这栋楼好像闹鬼。

 前些天几个大妈提着菜篮子在自己家门口指指点点,方天正以一个警察特有的敏锐听力察觉到了一切,当时,他当然以为那不过是群无聊的女人平时说的无聊话。

 可现在他心下一琢磨,竟吓得把手里的茄子捏紧了。他来A市也没多久,家人都不在这儿,除了工作上的同事外,朋友就没几个。

 就算是找他有事,认识他的人还不能打他手机?偏偏在这大雨天,还半夜,跑到他家来敲窗户。别一拉开窗帘,就看到张鬼脸。方天正浑身猛地哆嗦了一下,那声音,又响起来了。

 节奏缓慢地敲打着玻璃,方天正想外面站着的会不会是一具骷髅,怎么把玻璃敲得这么脆,这么响啊。他越想身子越寒,冷汗都冒了出来,手指伸到窗帘边时不自觉地有些发抖。

 可方天正毕竟是方天正,堂堂的二级警督,重案四组的头头,罪犯的克星,人民的公仆,父亲的儿子,GAY的噩梦…“是谁!”

 声壮熊人胆。方天正在拉开窗帘的一瞬间,大喝一声,却没看到窗户外有任何人,雨还是那么大,哗啦啦的,把玻璃窗都打了,形成一道雨帘,冲刷着平的尘灰。

 错觉。他想,这他妈肯定是错觉!一定是那茄子把他得太了,所以自己竟然出现了幻听。

 看了眼那倒霉的茄子,方天正把它往地上一丢,就说回到上去。可还没上躲被子里,他家的门又被人敲起来了。

 还是那种慢悠悠的节奏,一下、一下的,听得人心里直发。这下他是忍无可忍了,把衣服子一穿,还把摸了出了,然后在自己家里,贴着墙悄悄地走到了大门边。

 还好门上有猫眼。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敢看,生怕见个死鬼人头什么的,他的头往前伸了,又缩,如此一来二去,终于把眼珠子搁到猫眼前。

 接着方大队长,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怒气冲冲,猛地拉开了门,把站在门外的人一把就拽了进来,然后又马上锁上门,好像生怕对方跑了似的。方天正气吁吁,也不知道是不是给吓的还是给气的。

 “你他妈想吓死我啊,时夜!”“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晚来打扰你。”时夜微微翘起角,尴尬地笑了声,眼珠子里蕴着点别样的深意。

 他脸色不太好,惨白惨白的,身上的衣服也又全透了,一头长发也因为雨水纠结在一起,和方天正最初看到的那个惊的漂亮男人不一样,现在的时夜只透着股凄凉和落魄。“手这么冷。先去洗个澡?”

 方天正看他的手在发抖,抓到了自己手心里,仔细一看指甲都冻得发青了。“不洗了。我是有事告诉你的。”“什么他妈破事儿,一会说,没看你都快给冷死了吗!去,先去洗澡!”

 不仅指甲冻得发青,连嘴也是,方天正看不下去了,眉毛一扬,那股霸道的作风就拿了出来。

 把时夜往浴室一推,他哗啦一声就开了热水。时夜拗不过他,只好进了浴室,等他换上睡衣擦着身子出来的时候,方天正已经在帮他熨那身淋淋的衣服。  m.jIGuAnGxs.Com
上章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