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
第十三章
 刑锋曾经怀疑时夜说这番话时的真伪,不过现在,他信了。

 其实自己的权力已经够大了,大得可以在城东这块地面上只手遮天,可是人心总是难以足,即使现在自己不杀时夜,以后也一定会找机会找借口杀了他的。

 真正自私的人,其实是自己。刑锋笑了起来,充满嘲讽。一切都是自愿的,自愿出卖灵魂换权势,自愿被时夜吸引然后爱上他,到最后又亲自安排陷阱杀了他,现在自己却在这里莫名其妙地为他悲伤。

 刑锋突然红了双眼在密室里大吼了起来,凄厉而绝望。---方天正发现自从那天时夜走后,这A市的地界就越来越不太平。

 东南西北四帮的人都开始闹腾,不是城西的带人扫了城北的场子,就是城东和城南的在KTV里干上。时夜对方天正说的那番话,他还记得清楚。“抓我。我才是城东的老大,这儿的龙头。”

 虽然一直以来时夜在方天正面前都是副嬉皮笑脸,漫不经心的样子,可说这句话的时候,方天正从对方那深邃的眼珠里的确是看到了一分霸气,不过倏忽即逝。

 还龙头大哥呢,天天给手下折腾,玩SM,迟早得给人做了。方天正暗自嘲笑还把兄弟义气挂在嘴上的时夜,心里不自觉地有点想他。

 向朗进了刑锋在公司的办公室,立即把门带上,他是带消息来的,不太好的消息。

 “没想到时夜的影响这么大,其他三个帮派的老大一听说他不见了,立即就有要自立为王的动静,我看我们也得快了。”刑锋剑眉一挑,倒是不屑。他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一副有成竹的样子。

 “既然我敢杀时夜就不怕有人反。你放话出去,就说既然夜风东少不见了,我们四大帮派也没必要自己就闹上,让警察看了笑话。然后请他们定个时间大家出来聚聚,选出新的龙头不就行了。”

 “这样的话,我看他们不会轻易出龙头的位置吧,现在按辈分和威望算,怎么都是城西那帮人…”

 向朗不知道刑锋在打什么算盘,时夜一死,刑锋可以依仗的权势肯定是只有缩水的份,而现在他这么说,不明摆着是想和其他几个老头子争龙头的位置,可是坐龙头的位置不只是你有势力你够狠就成的,没辈分没威望。

 那群老东西谁也不服,要不,时夜为什么在被架空权势后还能坐这么多年龙头?他的名声太响,就只是夜风东少四个字,大伙都乐意听着。

 刑锋比起时夜来说,大概差的也就是名声和辈分了。不过向朗起初以为刑锋是想真正取代时夜在帮里的位置才杀了他,现在他算清楚了,这个年轻人的野心更深,比自己那会还要深,他要的不仅仅是城东的权杖,是整个A市的黑道。

 “怕什么,象解决时夜那样,到时候把他们全做了!哼,现在时夜不见了,帮里不也没人敢说什么吗,我是想明白了,只要把老一大做,下面的人自然听你的。”

 刑锋想的的确没错,至少现在看来没错。他曾顾虑过时夜失踪后下面那批不服他的人是不是会趁机找他麻烦,可是到现在也没见有什么动静,向朗替他把局势控制得很好。

 接下来,自己自然是要坐龙头的位置,刑锋不在乎再多杀几个人,也不在乎自己会因此身犯险境。反正时夜也死了,他在这世上再无牵挂。出来混,迟早要还,电影里也这么说。

 向朗没再说什么,他着脸看了眼正得意的刑锋。重案四组的办公室里,几个警察唧唧瓜瓜地吹着牛,交流着最新的情报,例如:什么时候长工资啊,那儿的酒吧给警察打折啊,甚至是咱们的王大局长股上有没有痔疮之类的闲话。

 陈大猫自然不是这一票的人,他兢兢业业地干了十多年,虽说最后正处级的职务还是给那个怎么看怎么象氓的方天正二级警督给捞到了。

 时夜失踪了,警察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比其他黑帮晚了几天,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之前几个帮派非杀你个飞狗跳了。原来这就叫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夜风东少不见了,我看现在那些头头们要好好干一场!”

 陈大猫神情严肃,凭他多年的经验来看,黑帮之间的大火拼是势在必行了。“干”

 这个字没再能引起向来喜欢意的方天正任何兴趣了。他关心的是,时夜失踪了,他会去那里?会不会死?时夜已经变成了一个只会伤害自己的废人,为什么黑帮还是不放过他呢!方天正的脸有些筋,心也缩了起来,象被人拿手拧了似的,紧紧的,不上气。

 “时…夜风东少死没死现在还别下结论,或许他是给人抓了。毕竟,他不是这儿的龙头老大吗,谁敢轻易杀他?”

 方天正说这些话,听起来就是骗人。他以前在更混乱的S市,不知遇到多少这样的黑帮突发场面,最后不都是给人带着去土里要不就从墙里挖出一具具腐臭的尸体,甚至有些连尸首都找不着了。

 “不好说,方队,这几年夜风东少本来动静就小,外面都是刑锋撑着场面。

 其他几个老大之所以没闹事,也是想借了夜风东少的名压制刑锋,现在东少一死,他们虽然也不想把事闹大,可也绝对不会看着刑锋顺利上去,这场仗啊,肯定是要打的!”

 陈大猫喝了口茶,把利害分析得头头是道,只是方天正一听那死字,心就揪得慌,象是给人打闷了,不再说话。

 刑锋那天早上来自己那儿的时候,脸跟他从冰箱里拿出来似的,一看就是生闷气。当时自己还是想给时夜做做工作,可却自讨没趣地得了句:“我宁可死在他手里。”

 不知道自己是乌鸦嘴,还是时夜是乌鸦嘴,怎么这一走,时夜就真的没了呢?虽然他是个黑帮老大,虽然他有点下,虽然…王骁好福气啊。方天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王骁,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羡慕。

 下了班,方天正象个打蔫了的茄子,垂头丧气地叫了车就走,连陈大猫请他吃饭顺便谈谈工作这样的好事也拒绝了。

 他是真的伤了心,那么好的一个男人,怎么能是这结局呢?他本想回家自己吃点就算了,可是后来不知怎么地,车子开过一条街的时候,他看着街边的酒吧,想起了之前调查时夜时自己去过的繁星。

 他这次进去,也没问人,就拿眼自个瞅。原本说是出去旅游的刘离已经回来了,坐在吧台上,跟几个小伙子聊着天。

 看见蔫茄子方天正走了过来,刘离看了眼那几个小子,示意他们走开,然后又倒了杯啤酒递过去。“方警官,今天怎么有空来?不会又是问我什么夜风东少的事吧,说好了,我可不知道。”

 免费脾气不喝白不喝,方天正了脾气沫,悠悠地看了眼刘离,说:“时夜死了,你知道吗?”果然,刘离眼神一变,完全是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不可能。”

 他随即冷笑着给自己倒了杯啤酒。夜风东少什么人?这儿的黑帮龙头,龙头又是什么,就是所有帮派都敬重的那个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说死就死。

 况且刘离认识的时夜,也不是那种会轻易丢了性命的人,虽然,他们已经十年没见了。“没找到尸体,不过道上都传他失踪了。失踪,对他们这些黑帮的人来说,不也就等于死。或许比死还不如,连尸首是不是给狗吃了都还不知道呢。”

 方天正自己嘴上是说得轻巧,刘离却听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看到对方那双眼冷睿地盯着自己,刘离了口气,又显出一副淡然的模样。方天正随后就被他的话气得要死。“时夜那种人,死了比活着好。”

 刘离又干了口啤酒,脸上竟然浮出了一抹轻松的笑,接着就听他低了嗓子,象是说什么秘密似的,贴近方天正脑袋边:“你不是想知道他和王骁的事吗?我告诉你。”

 和陈大猫讲的版本以及和时夜讲的版本综合起来,刘离讲的这个故事还算靠谱。方天正基本从这三个人的话总结出一条:王骁和时夜当年的确有过一腿。“你知道我为什么说时夜该死吗?”

 刘离在讲故事的时候,喝了不少,眼睛都有点发红了。方天正倒没多喝,只是耐心听他说话。

 “王骁对他那么好,我当年看了都羡慕,没想到时夜这家伙,不是人啊,竟然设计陷害王骁,还把他害得那么惨!五十多刀啊?别说是对一个那么爱自己的人,就算有天大的仇恨也不至于这么狠吧!”

 话说到这儿,刘离的眼睛更红了,而方天正看出来这是泪水要出来的前兆。可这话就和时夜对自己说的不一样了。刘离摆明是说时夜害死了王骁。

 可时夜当时也是一副倒霉鬼的样子对自己说,是王骁陷害他不成反倒着了道。王骁方天正是没缘再认识了,不过,时夜,他清楚,不可能会做出那种残忍的事。

 一个尽给人蹂躏的男人,怎么会那么狠,方天正猜想一定是当年刘离暗恋王骁不成,所以把账都算时夜头上了。“时夜不是那种人,你丫少胡说。他要是能那么狠,也不用让…”让什么?让刑锋给折磨,最后还给悄悄整死了。

 人活到这份上,为了爱人的死,自我折磨了十年,命也不要,不太惨了些吗,方天正说不出口。

 他噎了口气,拿起杯子就开灌。---城西的张作,左边眉骨到右边脸有横亘着一道有些年月的伤疤,黑黝黝得发亮,让人看了就害怕。

 他就是A市这两年横着爬的螃蟹,人送外号“横行霸王”连警察拿他也头痛。他狠,又精明,和同样狠毒狡猾的刑锋比起来,一东一西,正好成一对。

 知道时夜失踪的消息后,他手下人一下都起了哄,撺掇着他一口气坐上龙头的位子,也好为城西的人长长颜面。

 夜风东少在龙头这位置上盘踞了十年,这其间,张作虽然势力扩大又扩大却一直服服帖帖,他手下人以为他怕夜风东少,一直没敢提,可现在既然时夜都不在了,他们想这回老大该安心放手一搏了吧,没想到,张作只是拿眼扫了扫他们,就挑了眉毛笑。

 “你们以为我怕夜风东少?十年前,或许说我还忌惮他三分,可这几年,我就把他当一条狗。他这几年做龙头也等于没做,大家不过都是利用他的名声,维持现状而已。

 我不做龙头,是不想把压力都转到咱们帮派来。你们想想,要是真有人想做龙头了,其他人会服气吗?就算夜风东少是个虚名,只要不危害到我们的利益,让他做一辈子龙头又如何?只可惜,他命不好,竟然现在就死了。”

 张作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疤,想起了给他留下这辱的人--夜风东少时夜。  M.JigUaNgXS.cOM
上章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