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
第十章
 匆匆吃了晚饭,方天正看时夜没意见,干脆把他带回了自己的住所。他刚说去倒点茶,就听到时夜坐在沙发上这么幽幽的说。“怎么,他不是你杀的?”

 一直以来,黑白两道都传王骁的事是时夜做的,方天正也抱有这个疑惑。

 所以他一听时夜主动提到这事,不小心就问出了口。可他一出口就知道自己不该问。时夜正拿眼瞅着他,带着凄苦的神色看起来不知是嘲笑自己还是他。

 “我杀的?我宁可拿我的命去换他的命,也不想让他死。不过他伤我太深了,竟然亲自来抓我。其实何必呢,只要他说一声,我把命都给他。”

 时夜说着话,用手捂在了眼上,然后慢慢拿开,他看着方天正,眼里有些氤氲。

 “可能你不信,但是,我爱他。就是出事的前一天,他还和我一起去繁星喝酒,我们一起在舞池里跳舞,后来在厕所他还上了我。

 趁着我醉了,他把我要易的事套了出来,第二天他就带了人来抓我。

 可就是这样,我也不恨他,我当时就想出去让他打死我,可和我易那批军火商大概是有备而来,警察根本就不是他们对手,后来,我怎么出去的也不知道。再后来,我手下就告诉我,他们抓住了王骁,把他刀砍死了。”

 方天正大概没想到当年的故事竟是如此,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的话已经伤了时夜,或许还伤得很深。

 “王骁死了,我也不想活。那时刚巧刑锋想反我,我干脆就把他扶了上去,慢慢的,我就是现在这样了,不过我心甘情愿。”

 时夜似笑非笑地叹了声,眼睑垂得更低。“说实话,我真希望他早些杀了我,十年了,是时候去见王骁了。”“你又没做错什么?!你干吗非要折磨自己!”

 知道了真相,方天正忍无可忍地就是一声厉喝,他茶也不倒了,就指着时夜开骂。

 “你脑子有病啊?为了那么个出卖你的负心男人竟然折磨了自己十年!是我的话,不仅不会难过,还会好好地活下去!时夜,亏你还是什么城东的老大,这么感情用事,受到点挫折就一蹶不振,真他妈没用!”

 方天正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已经忘掉了自己也是警察的身份,他有板有眼地教训着时夜,却又心痛同情对方。“我知道我没出息,没用。但是我一想起他心里就难受。我是真地爱过他。”

 夜变得更深了。时夜坐在沙发上不再说话,方天正以为他会好好哭一场,可对方只是黯然地低着头。“我该走了吧,这么晚了。”

 时夜刚站起来,一直跟着他闷在一边的方天正也站了起来。“今晚别走。”有些让人纳闷的话,时夜听了,却立即明白了什么。

 他看清楚了方天正的眼神,坚决却带着一份隐隐的心痛。这个警察或许是在可怜自己。

 时夜没再迈步,他开始当着方天正解自己的衣服,没丝毫尴尬。---时夜不会想要和自己那个吧?方天正的脑袋里首先冒出是这个念头。

 然而出于理智,他认为自己不该趁虚而入,占人家的便宜。但是出于私心,他又认为这是个绝好的机会,毕竟和这么的男人做一次的机会可不是每个同志都有的。

 但是在最后,方天正以自己仅有的理智战胜了下半身的正常反映。他退后一步,以免时夜身体所带给他的惑气息把自己冲得头昏脑涨。“我不会接受你这样的感谢的!你要知道,我是一个正直的警察!”

 方天正说这话时脸红是因为血脉张,和什么害羞之类的情绪是完全没关系的。

 可他话是那么说,看着时夜了上身,手都摸皮带上准备开了,那眼珠子却是不由自主地掉了过去。

 那副看上去要比自己瘦些,但是感觉却韧十足,做起爱的话,也应该是别有一番享受才对,就象上次那样让自己死。

 方天正眉头慢慢皱了起来,可惜自己不是个大变态狼,不然现在一下扑过去,那该多好。“我只是想洗澡而已。”时夜好像有点不明白方天正的意思,看着方天正有些茫然。

 然后他把着皮带扣那头轻轻一,解了纽扣和拉链直接出了内,这下才说到:“我是想我总不能和你睡一起吧,所以晚上我睡这沙发就行了。我先好一衣服,洗了澡直接睡得了。”对方这是给自己面子才这么说,要不然他可以直接讽刺自己几句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温和又婉转的话,方天正听了也立即有种想掐死自己的冲动,但是他仍保持了克制的笑,尴尬得要死。“我去给你拿睡衣和被子吧,天怪冷的。”

 时夜瞥着方天正匆匆忙忙闪进去的背影,冷冽的眼里有了一种足感,他拢了拢鬓角的长发,对着那个背影轻蔑地送去一笑。

 “呃,水够热吗?”等方天正找好睡衣出来的时候,时夜已经钻进了浴室开始洗澡了。

 方天正担心时夜不太会用这儿的热水器,站到门口急忙探问了起来,他拿着睡衣站那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该递进去,刚才那番误会可真是丢大发了。“够了。你把睡衣给我拿进来吧,我在抹香皂。”

 “哦。”浴室里雾气升腾,一片模糊,方天正红着脸进去也没敢看正抹着香皂的时夜,只是把衣服往门上一挂,就准备出去。他刚拉开门,突然听到身后的时夜呻了声,好像是伤着那儿似的。“怎么拉?”

 方天正猛一转身,看见对方好好地站着,手抓着香皂摸在后背,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大自然罢了。“没什么,没什么。”

 时夜嘴上说没什么,脸上的表情可没轻松,他把手放了下来,慢慢转过去,准备把淋浴头再调整下。

 这时方天正算是明白了,时夜背上都是新近打出来的伤,有些还没愈合,他这么拿香皂使劲一抹,不痛才怪。

 刑锋真他妈不是一个东西!他狠狠地暗骂,看着时夜背上那些被烫得发红的伤口走了过去。殷情地把时夜手里的香皂拿了过来“我帮你擦背吧。”“那就麻烦了。”

 时夜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就在方天正以为对方会拒绝的时候,却看见了那个温和的笑。“干脆一起洗好了。”

 时夜把被水淋了的头发用手往后梳理着,感到替自己擦背的手突然顿了一下。“我是怕你把衣服弄了得感冒,还不如一起洗方便。”

 就这样,方警官在几秒的思索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掉了身上的衣服,和时夜一起站到了淋浴下。“都是刑锋给打的?”

 大概因为两人都光着身子,方天正还下意识觉得不好意思,所以他急忙替时夜擦起背,中间还不忘找话题来缓解两人之间的古怪气氛。“不能怪他,都是我自作自受。”“你这人呢…”

 方天正叹了口气,也不想拿什么大道理说他,只是觉得心痛。这时他觉得自己下面那玩意儿好像正撞在时夜的股沟,他没低头看,因为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

 刚才他刻意和时夜保持着距离,就是怕两人之间起什么不必要的摩擦,这下可好,对方一动,两人之间就没有隙可言了。

 别再股拉,不然我真上你了。方天正在心里这么嘀咕,替时夜擦背的手渐渐有些抖了。完了,硬了,他的手一抖,香皂立即滑了下去,滚得老远。

 “我去拣!”话一出口,他还没弯下就被时夜一把抓住了手腕。“你硬了吧?要我帮你泻火吗?”时夜看着方天正笑得戏谑而无所谓,但正是这种无所谓的戏谑才更能惑人。

 方天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浴室里雾气腾腾的原因,他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烫了起来,特别是下面。

 现在,他发现这完全就是一个陷阱。从一开始的故作茫然,到把自己留在浴室,这简直就是一个故意让自己陷入情的陷阱。面前站的男人并不简单。方天正盯着时夜,盯得口干舌燥。他喜欢这样的感觉,却不喜欢时夜从耍的伎俩。他干脆甩起手给了时夜一个耳光,也是为了让自己清醒。

 “少他妈给我来这套!你故意勾引我的吧?”“对不起。”时夜出乎他意料的没有否认,也没有缄默。只是在惊愕之后,捂着脸,低头道歉。

 “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而已。我当然也知道,你不会和我这样不知廉的人做,所以我…对不起。”

 时夜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他抬起头的时候,方天正看到那双墨的眼里是一泓哀戚的水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方天正因为愧疚而局促,时夜的话一字一句扎得他耳朵痛,心也痛。

 其实一开始动歪脑子的人就是他,而现在他竟然装起他妈的什么正人君子了!方天正骂自己不是个东西,脑子一冲,眼睛都红了。

 时夜已经冲洗掉身上的香皂泡沫,正拿巾在一边擦着身子准备出去了,他又抬头看了眼方天正,笑着摇了摇头。“没事,都是我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看不起我。”

 这些话听起来象是在替方天正解围,可是实际上,听得方天正的心一阵阵地筋,他是觉得自己怎么能无到这个地步呢?“我没有看不起你,我只是误会你了。”方天正坦诚地说。然后更坦诚的是他的正抬头的分身。

 时夜好像是累了,他懒洋洋地从对方火热的眼里看出了一切,然后闭上了眼说:“冲你这句话,随你怎么玩。已经很多年,没人肯这样对我说话了。”

 方天正喜欢的就是对方这份爽快和气质,他一听这话,立即高兴地过去抱了人就吻。

 时夜挣扎着被方天正吻着的脖子,又笑着说:“怎么,不把我绑起来吗?那天在皇后酒店里,你可是闹着要和我玩SM的。”

 “这话可是你说的。”方天正一看对方这么合作,心里的望又燃了几倍。

 “是我说的。”时夜边轻起一笑,姿容自若。  M.JigUaNgXS.cOM
上章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