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
第九章
 时夜好像是受了这个条件的惑,他半天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刑锋。可是最后,他摇了摇头。

 “把按摩放进来吧。”时夜一把揭开了被子,自己动手分开了‮腿双‬,出后。他的眼神里渐渐浮现了一丝嘲弄,对刑锋,或许也是对自己。

 这时刑锋看到了时夜的红肿的后门附近已经有血丝渗出来。他抬头又看了眼那副几乎虚的憔悴面容,狠狠地转过了身,直接摔了门出去。

 直到确认门已经被刑锋关上了,时夜这才放松了下来,他无打采地盖好被子,默默看着窗外的夜,嘴角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刑锋回了自己的卧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了外套躺到上。他不明白时夜,更不明白自己。

 自己到底是恨那个男人,还是爱他,一切似乎都没个定数。这十年,自己好像得到了权力和金钱,可是有一样东西却从未得到,一分爱。

 时夜用那种变态的手段绑住自己,自己已经没人可以去爱,又不想去爱其他人。

 虽然口口声声说夜风东少自己心里这个漂亮的梦早就破碎了,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自己终究还是难以彻底地放弃。

 不过,刑锋已经打定主意,是时候该知晓那个秘密的时候了。他已经忍耐了十年,已经没法再忍受自己被时夜当作工具的日子,虽然对方为此换给了自己曾梦寐渴求的权力和金钱,但是,如今看来,被折磨的人不只是时夜,还有自己。

 方天正看了档案之后,不由自主地把王骁的死和时夜联系在了一起。于是第二天,他又溜去了繁星。结果刚进门没一会,里面长得白白净净的侍应生就告诉自己老板刘离出去旅游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这不明摆着躲自己嘛。方天正一拍额头,有些后悔昨晚没追问到底。他刚徘徊在繁星门口想回局里,面前一辆轿车嘎吱一声就停了下来。

 “方警官,怎么还毫无头绪吗?干脆你直接去找我们老大好了。”

 车窗一开,方天正看清楚了那个戴着墨镜微笑的人是刑锋。要是能那么容易见到时夜,他早去见了。现在机会送上门来,可是却似乎潜藏着危险。去还是不去,方天正把手搭在车顶上,探着和刑锋对视。

 “好,那就麻烦你带路了。”他也摸出了自己随身带的墨镜架上,象是要和刑锋比酷,然后不客气的一拉车门就坐了上去。

 刑锋从后视镜里看着故作镇静的方天正也没再笑,只是催促着身边的司机开车。时夜一直睡到中午才醒,他洗漱了之后想出下屋子,可门一开就被手下客气地拦住了。

 他知道这是刑锋的意思,对方想软自己。那就如他所愿。时夜把送来的食物吃了些,又回到了上。他的肌酸痛难当,刚才动了一动,现在发作得更厉害了。

 听见楼下有些吵嚷,他也没心情去管。或许出了什么事,或许来了什么人,而现在的自己什么也管不了了,他只想好好休息会,然后养足精神去应付刑锋的百般刁难。

 门打开的时候,时夜完全没想到会看到方天正。那个神经有点的警官把墨镜一摘,就冲自己走了过来,跟在他身后的是刑锋。“夜风东少,久仰大名。”

 方天正一伸手,看样子是想和时夜客套,可时夜还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来这里,满腹狐疑,干脆就转眼看着刑锋。“你怎么把他带来了?”“你难道不想见到他吗?”

 刑锋也摘了墨镜,凌厉的目光泛着冷酷,他从衣服里摸出一个信封,递向了方天正。“方警官,你不是想知道夜风东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看看就知道了。”

 时夜现在想起了刑锋昨晚为什么要对他拍照。看着方天正接过那个信封的时候,他的神色有些微变,呼吸也开始不稳,等到方天正在疑惑地看了自己一眼拆开信封后,时夜干脆地把头别了过去。

 充满靡气味的画面上都是时夜。方天正无由地觉得气愤万分,可他仍平静地把照片都放回了信封,然后丢还给刑锋“对不起,我对你老大的私生活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吗?”

 刑锋没想到方天正会如此镇静,他正要开口,却听到已经坐起来的时夜说:“方警官,我的确就是照片上那样的人,,下,不值一文。

 那天晚上,其实我可以说清楚的,可我却故意勾引你,因为我就是那种喜欢被人的男人!”

 时夜掀开被子,出了还带着贞带的身子,他把自己这屈辱的模样展现在两个男人面前,虽然痛苦,但是却无能为力。

 这话听得刑锋和方天正都呆在那儿,他们都没想到在受了那种羞辱后,时夜会说出这些话会做出这样的事。

 脸色变得最难看的还要属刑锋,他原先以为这样或许能刺时夜在忍受不了屈辱的情况下讲出让人谅解的真心话,可现在他拿着信封站在那儿,时夜也望着他。“小锋,你要羞辱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请送方警官走吧。”

 时夜好像是在笑,方天正琢磨,但是那个笑又让人看起来很伤心。他不想走,他心里现在憋闷的慌,他看到几天没见,时夜又憔悴了许多,再这么下去,这个城东黑帮的传奇人物或许会被自己的手下活活死。

 “时先生,我可以请你出去吃晚饭吗?作为上次的补偿。”方天正说话的时候严肃得有点让他自己都没想到,时夜也更是没有想到。

 时夜知道方天正这是在帮自己,缓解自己的压力,可他却连一句谢谢也说不出口,很多年没的泪,现在也没出来,只是淌在心底。---方天正转身冷眼盯着刑锋。“我请你老大出去吃顿饭,没关系吧?”

 他特地把“你老大”说得很重,无非是想在刑锋面前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虽然现在他也知道时夜或许已经变成了城东黑帮的一个摆设而已。

 不过这世上总有很多摆设,就象关二爷,那些黑帮常拿关二爷的义气来说,然后就找机会做掉和自己不和的人,这种事,方天正看得太多,所以他相信,现在自己这么说的情况下,刑锋或多或少都得给点面子。

 果然,刑锋阴沉着脸看了眼方天正,又看了眼时夜,冷冷地丢一句“老大自己会做主”转了身就出了门。“怎么样?你的意思呢?”

 看刑锋走了,方天正急忙问时夜。对方还显得很茫然,似乎不太相信刑锋会这么轻易地让自己和这个警察走。时夜默想了会。“我换衣服。”

 方天正一听这句话马上就笑了。时夜从上下来,走到衣柜前,选了一身休闲装。等他准备掉睡衣换上外出的衣服时,方天正的眼神看得他有些不大自在。“快换吧,别管我。”

 这话说得很欠。怎么可能人家换衣服,一个明明就在虎视眈眈的参观者说出这样的话来。

 方天正想起那晚他和时夜虽然做了一场,可没欣赏到全景图,今天既然有这个机会了,他还不趁机看个够。

 时夜看方天正那双眼贼亮,知道对方那满脑子都是什么坏水,不过他倒也爽快,看方天正没回避的意思,三下五除二就把睡衣解了,扔到了上。

 原以为可以看到一副好春光的方天正心里有些发紧。时夜的身材的确是没得说,人高不说,而且肌分布均匀,肤也好看。

 只是,他的背上和下肢都是伤痕。拿硬鞭子的,要不就是皮带。玩这么多年SM的方天正一眼就看了出来。说实话,这些伤有的都开口了,可不象一般SM里的鞭打,更多象是在恨,或者是折磨。

 很让人心痛的伤,虽然方天正平时也算“心狠手辣”可看到时夜这样子,还是替他觉得无奈。

 到底是什么事把当年的夜风东少变成今天这样?方天正看着时夜不改面色地穿好衣服,然后转身对自己出了一个倦怠的笑。“好,走吧。”

 车是方天正开的,他把刑锋派的司机一股就踢了下去,还立了中指。时夜就坐在他身边,不时地往窗外看。他在看正站得远远盯着他和方天正的刑锋。“坐稳了,夜风东少。”

 方天正开玩笑地看了眼时夜,然后一踩油门,他们坐的林宝坚尼跑车在启动之后立即飚了出去。车开得很快,风也吹得很急,时夜摇开车窗,让风灌进车里,一头长发随着风就吹了起来。

 方天正一边开车,一边拿眼瞄他,看不出悲喜的脸很平静,只是因为风大的原因,那双墨的眼半睁着,好像有种淡淡的笑意在里边。“后面有人跟踪我们。”

 时夜提醒着方天正。看来刑锋这家伙还是不放心他们。方天正鄙夷地一笑,推满档,脚下又是一阵猛踩,直把速度提到了200公里。“我以前常和人飚车。这点速度不算什么。”等甩了身后的人,方天正才减慢了速度,准备好好吹嘘一番。

 可等他回过头去看时夜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对他的吹嘘根本不感兴趣。不知道为什么,那张原本平静的面容看起来很无奈。“虽然现在我什么用也没有,可刑锋总有一天还是会杀了我。到时候你们警察就该把重心转到他身上,而不是我身上了。”

 说是吃晚饭,时夜却只要一杯橘子汁。方天正不客气地点了盘意式炒面,自己大吃大嚼了起来。

 时夜喝了口橘子汁,看着方天正笑。这笑可把方天正给郁闷了。虽然他是警察,对方是黑帮老大,他们之间应该是对立的,可方天正听了这话,只是平白无故地火大,以至于他气得面都咽不下去了。

 “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让那么个混蛋给欺负!亏你还是什么夜风东少!”

 时夜低了低头,也不反驳方天正的话,嘴角还尤自带笑。“我听说你十年前很威风,现在这样是不是出过什么事儿?”

 方天正小心翼翼地问时夜,他一早就疑惑得不行了,现在人就坐他面前,他还能不问个清楚?“没事。我就是犯,喜欢被男人上,喜欢被男人折磨。”

 时夜的眼珠子亮得发寒,他转动着杯子里的管,戏谑地看着神色局促的方天正。“这句话可真他妈狠,我见过那么多老大,你算这个!”

 一听对方这么敷衍自己,方天正又好笑又好气,一把在时夜面前竖起了大拇指,嘴都给气歪。

 “那么我问你,你和以前一个叫王骁的警察是不是有过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没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在听到王骁的名字时,时夜的眼神明灭着有些闪烁,他的语调一淡,说出的话又差点气死方天正。方天正刚要撒火,就听到时夜又说。“我们只是恋人关系而已。”

 说完话,时夜变得异常沉默了起来,他默默地喝着橘子汁,目光深邃地投向了远处,或许投向了过往那些逝去的日子。“我没想到他竟会带人来抓我。更没想到他会死在我面前。”  m.jIguAnGXS.cOM
上章 人生到处知何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