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护士长的媚朒 下章
第16章 补习老师
 暖花开的时候,幸福的假期也随之结束。邵叔叔又去了天津,不过这一次陆阿姨没有太多的不满和抱怨,主要原因是这次邵叔叔去天津是处理一些善后工作的,因为今年市里有一批部委局办的领导干部年龄到站,市里会有一次小规模的中层干部换届,邵叔叔也准备要调回来。

 其实按照邵叔叔的资历和能力,完全可以等待顺位接班,成为他们单位…市煤运公司的总经理,但是这么多年来,煤炭领域的种种是非早就让邵叔叔心有余悸了,虽然其中的暴利和腐败让邵叔叔受益良多,可中央几次彻查省里和市里的煤炭腐败大案中,邵叔叔也几乎都是如履薄冰般得化险为夷的,所以,尽管总经理的位置触手可及,但身为副总经理兼驻津办主任的邵叔叔,早已对继续留在煤炭领域没什么兴趣了,在他看来,即便是到市里的一些清水衙门里做个悠闲的一把手,也比继续留在煤运公司要好很多。

 从企业到机关看起来不太容易操作,但是邵叔叔这么多年的人脉基础和邵老爷子的关系网让这些看起来的不可能都刃而解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处理好善后工作之后,等着市里的换届会议的召开就可以了。

 十五过后,倩倩也开学了,本来打算去学校报了个到,就回来实习,但陆阿姨又给她争取到了去广州培训的机会,虽然一百个不愿意,倩倩还是去了,时间为2个半月。

 三月的天,寒料峭,比天气还料峭的是市里领导们的心情,一份《关于中国**能源集团合并东、西华北能源集团,成立华北能源集团的决定》的文件让市里的工作成了一锅粥。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中国**能源集团的子公司西华北集团的总部就进驻在我市,从成立之初就一直在这里,作为国内能源领域屈指可数的巨无霸集团的子公司,总部进驻在那里就可以为那里带来巨大的财富,我们这里很大一部分财政收入都得依靠西华北集团才能完成,可是如今西华北被撤销了,与东华北集团合并为华北集团,总部也将迁往北京,对于我们这里的损失是不言而喻的,市里的头头脑脑自然也是忙的焦头烂额。

 文件下达的当天夜里,市委专门召开了紧急会议,领导们在会议室里各抒己见,领导跟班在会议室外忙进忙出的,我们这些跟班的跟班反而轻松了很多,在办公室里无聊的候着,偶尔也会不被自己的主子叫到,吩咐个三言两语后就没事儿了。

 办公室里的其他秘书都乐此不疲的讨论和分析着这件事情的影响和走势,我仔细看了一遍文件,随便和他们说了几句,就出了办公室,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拨通了陆阿姨的电话。

 “喂,小宝贝,你干嘛呢?大黑夜的,也不看看几点了,还给我打电话。”陆阿姨不满的说。“不才12点多一点吗?你一般不就这个点才睡觉的吗?”“怎么了?小宝贝,半夜给我打电话,究竟有什么事儿?”

 陆阿姨继续抱怨到。“宝贝,其实也没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是前段传的沸沸扬扬的西华北集团被撤销的事儿,今儿正式下文件了。”

 “啊?那这么说来,乔伊所在球队的前途还真就不可预料了?”“现在看来应该是这样的,毕竟西华北集团是球队主要的赞助商,这个财神爷一走,球队肯定就断了,如果说西华北集团的大当家蔡老板能够当上合并后的华北集团一把手的话,球队可能还有希望,可是现在,我看文件里说蔡老板去了东北集团做副总了,所以球队肯定是断了,前途在那里,真就不知道了。”

 “哦,既然这样,那球队总得有人管吧,不可能就这么悬着吧?”陆阿姨问到。“球队的赞助商是西华北集团,但是隶属关系是市里的体育局,要管也是体育局管。”

 “体育局管?那说明球队还有戏啊!”她似乎还抱着一丝希望。“体育局管,球队肯定彻底没戏了。”

 “为什么啊?”陆阿姨不解的问。“宝贝,当初就是市里不愿意投钱,球队频临解散,但有些市领导又心有不甘,听说蔡老板是个超级球迷,就去找了蔡老板,试着问了问,愿不愿意接手球队,没想到蔡老板居然一口答应了,才使得球队起死回生。

 可是喜欢足球的人都知道,足球俱乐部那就是有钱人的高级玩具,投资足球的人,几乎就没有赚钱的,都是赔钱,自打接收球队后,蔡老板每年都要投入很多资金,集团内部也对他颇有微词,听说他这次被派往东北,也和投资足球铺张浪费有一定的关系。

 现在西华北集团也不存在了,球队再度断,市政府肯定不会投钱给这个高级玩具的,如果没有实力雄厚的企业接手,被解散,只是时间问题。”

 “那乔伊会怎么样?如果解散了,他能干什么啊?”“宝贝,放心吧,乔伊没问题,以他的水平,国内的俱乐部肯定会要的,而且他在法国也表现的很好,他所在的球队还有意要续租他呢,依照咱们这里目前的状况,买断他都有很大的可能。”

 “哦,那这样还好。”“如果是这样,就再好不过了。”“那以后就见不到他了?”陆阿姨又有些失望的说到。

 “宝贝,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对于乔伊来说,这叫坏事儿变好事儿,能去法国踢球,不比国内强百倍?如果让你选择,你愿意让他去法国踢球,还是愿意让他留在国内,去其他城市?”我问到。

 “去法国和留在国内的其他城市不都一样见不着吗?还不如去法国呢!”“所以说嘛,这是好事儿。好了,宝贝,睡吧,我们领导喊我了,我得过去看看。”

 “嗯,小宝贝,多喝点水,适当吃点夜宵,别太辛苦了,88!”陆阿姨关切的说到。“88!”月底的时候,已是暖花开了,市里领导的心情也像天气一样,慢慢的转变了过来。

 关于原西华北集团撤销后的一些善后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球队的事情也拿出了一个具体的方案,市里找了一家外省的企业,把球队的所用权和注册权都卖给了这个企业,不过球队的注册权是在注册完成之后才转卖了的,所以今年的联赛球队的所在地依然是我们这里。

 球队被买断之后,原有的球员遭到了大清洗,主要原因是这个企业旗下本来就有一只中甲球队,不过上个赛季结束后降级了,老板不愿意打乙级,准备撤资,正好赶上我们这里的这些变故,结果这个企业就买断了我们的所有权和注册权,完成了借壳升级。

 新东家来了之后,原来的队员能甩卖的就甩卖,不能甩卖的就买断合同,只有极个别绝对的主力球员得以留队,乔伊踢得是后,依照乔伊的水平,是绝对可以留队的,但新东家的正副队长也踢得是同样的位置,他们的实力不如乔伊,有乔伊在,他们就得竞争上岗,所以,在他们的力谏之下,球队和那只法乙球队签订了续租协议,本赛季法乙联赛结束,协议自动期满,到时候在商讨转会事宜。

 续租协议签署之前,怒不可遏的乔伊打来了电话,向我和陆阿姨诉说着自己的不满,我们一顿好言相劝,可怜的乔伊总算是勉强答应签字了。

 挂掉电话之后,陆阿姨气呼呼的说:“这究竟算什么事儿啊?没实力的被买断合同,有实力得居然还不能留队,什么狗队,怪不得降级呢,活该!”

 “唉,就是这么个事儿,球队和单位一回事儿嘛,就拿你们单位来说吧,假如有的大夫比主任、院长还厉害,那领导们还敢提拔他吗?还不可着劲儿的打他?”

 “可是这样一来,乔伊肯定就得去法国了,本来可以好好的留下的。”“留下来有什么好的?待在这里被正副队长欺负?心里肯定有气,又不见得有位置,球技肯定荒废,好好一身本事就废了,再说,即便留下来,也就一年,明年球队就去外省了,还不如待在法国踏实呢,一了百了!”

 “华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不想乔伊离开,毕竟他帮了咱们那么多,还没来得及报答,就走了。”

 “我也不想让他走,可是现在,离开是最好的选择!报答乔伊,还有机会的,6月的时候,法乙联赛就踢完了,要履行买断合同,乔伊是有时间回国的,回来的时候,宝贝,你好好陪陪他,不就是对他最好的报答吗?”

 “嗯,也只有如此了。”说完之后,陆阿姨靠在了我的肩头,眼睛已经婆娑…约莫半个月之后,一片意盎然,周末闲来无事的我和陆阿姨一起摆弄院墙上的爬山虎。刚摆弄完,陆阿姨的手机响了。

 “喂,你好。”“…”“不好意思,我猜不出来,能告诉我您是那位吗?”陆阿姨满脸疑惑的问到。“…”“不好意思,是真猜不出来,您就告诉我吧。”陆阿姨继续问到。

 “…”“啊,小李,喔不,李老师啊,怎么会是你呢?”陆阿姨激动的喊到。“…”“哦,那你现在在那呢?”“…”“好的,可以啊,不过今天不行,明天吧,如何?”

 “…”“好的,一言为定!不过说好了,是我请,呵呵!”“…”“嗯,好的,明天见,88。”陆阿姨开心的说到。挂了电话之后,我问道:“谁啊,接个电话就这么激动?”

 “一个很多年没有联系过的朋友,你应该不认识吧。”陆阿姨难掩激动的心情。“小李,李老师,我记得倩倩和我说过,他在初三那年请的补习教师就姓李,叫李翔升,宝贝,难道是他?”

 “啊!倩倩这也和你说了?哎呀,我这个宝贝女儿,怎么什么都和你说啊,就不知道给她老娘保密啊?真是的!”陆阿姨红着脸抱怨着。“宝贝,既然我都知道了,你就别抱怨倩倩了。”

 “唉,这个小冤家,小姑,我上辈子真是欠上她了!”“呵呵,宝贝,你别这么说倩倩,如果没有倩倩的努力,你们的关系很快就完了吧。”“嗯!”陆阿姨娇羞的点点头。看着陆阿姨越来越难为情,我决定不再调侃她了。

 “宝贝,你们多少年没见了,怎么他会突然给你打电话,难道他来咱这儿了?”“倩倩初中毕业到现在差不多快5年了,一直没见过。他确实来咱这儿了,刚来了两天,现在他是一家南方的医疗器械销售公司的销售代表,刚刚被派驻到这里,专门负责在咱们这里销售医疗器械。”

 “宝贝,刚来两天就给你打电话,看来他迫不及待的想重温旧梦了。”“什么啊?讨厌。”陆阿姨不满的打了我几下。

 陆阿姨刚刚放下拳头,她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一条信息,点击后,是一张英俊帅气的男孩子的照片,看完之后,陆阿姨口说到:“比以前更好看了。”我问到:“这个就是李老师吧。”

 “嗯!”“怪不得当年会那样,原来是个帅哥啊,宝贝,看来当初你为倩倩选补习老师的时候,就已经惦记上这个帅哥了?”我说完后,陆阿姨再次攥起了小粉拳,想打我,我躲躲闪闪的,她怎么着也打不着,好不懊恼…

 此后的一段时间,陆阿姨一直都在和李翔升享受着幸福,我整天忙着捣鼓文件、处理文件,别说是假期了,就是片刻的休息都觉得是上天的恩赐。

 一天晚上,又收到了几个加急文件,需要及时处理,我们又要在单位里加班了,真是好无奈啊。好在这次比较顺利,干到了十点多,手头的活儿都完了,我们很庆幸,终于可以这么早就收工了。

 出了市委大院,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准备回家。同事们都上了接送车,我没有上,我想走着回去,工作和加班,让脑袋早就像浆糊一样了,在外面走一走,被晚风吹一吹,感觉还是很舒服的。

 我们这里也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市委大院就座落于古城的东边,每天上下班无论乘车、步行都要路过。

 每次漫步于城墙下,我都会感慨,这里好多的古迹或毁于兵连祸结的纷飞战火中,或湮没在了浩如烟海的历史画卷里,唯独这座古城却奇迹般的幸存了下来,虽然在文革中也曾被不少文盲领导给人为的破坏了一部分,但在拨反正之后,大部分领导都对古城的保护和修复工作极为重视,所以厚重的古城,壮丽的城墙,就成了我们这里标志的景观和建筑,也让我们这里的很多人有了一种依赖感和自豪感。

 在护城河边外侧的小道上,边走边摸着汉白玉围栏上的雕细琢的狮子,护城河里的水静静的躺着,一轮圆月映在水中,微风偶尔轻拂水面,点点涟漪中,水中的月儿摇摇晃晃的,待到波纹散尽,一切又静宜如初。

 已经过了10点了,大部分地灯已经关了,城墙也显得暗淡了许多,而每到这个时候,护城河内侧小道的长椅上和城墙下的绿地里,就会成为野鸳鸯的天堂。

 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的野鸳鸯会如此的钟爱在城墙下打野战呢?虽然没有了地灯的强光,虽然路灯也比较昏暗,但是只要有人愿意去看,大多数时候还是能够看真切自己想看到的。

 我慢悠悠的走着,时不时的也会向长椅上和绿地里的野鸳鸯们投以羡慕和嫉妒的眼光,也时不时会听到护城河内侧小道旁的矮矮的松树墙里的窸窣声,肯定是偷窥者在选择位置和调整角度、视线发出的声音,也确实佩服这些人,真是够辛苦的,看来偷窥也不易啊!

 走着走着,我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停留在了前方内侧小道的一个长椅上,让我吃惊不已的是,坐在长椅上的居然是陆阿姨和李翔升。

 其实刚看见的时候,我还无法肯定就是陆阿姨,我只看见了长椅边两人在忘情的吻,男子低着头,一手扶在女子间,一手抚摸着女子飘逸的长发,女子的双手都搂在了男子的间,我只是纳闷从背后看这个女子的身材和扭动肢的动作怎么这么像陆阿姨呢。

 又往前走了走后,在斜对着长椅差不多1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许久,他(她)们才停止吻,坐到了长椅上,刚坐上去的时候,正好是面朝着护城河,借着离长椅三四米处路灯昏暗的灯光,我清楚的看到那个女子就是陆阿姨,那个男子,和陆阿姨手机里的李翔升的照片一摸一样,肯定就是李翔升了。

 没想到啊,陆阿姨这么前卫,居然玩到了城墙下,看来当初和李翔升没少玩刺。只是我在想,玩的这么出位,万一被无聊的人给弄到网上,那样可真就出名了。

 没容我多想,他(她)们就又黏糊在了一起。看来这场视觉盛宴是免不了了,不过我所在的位置却并不好,视线和角度都不理想,关键是离路灯也太近了,等我找好了地方了再做欣赏的时候,人家那里已经开演了。

 只见李翔升正坐在长椅上,西服上衣放在了长椅的靠背上,白色衬衫完全的被出西,纽扣都已解开,陆阿姨侧着身子坐在李翔升的腿上,微微低着头,和他吻在了一起,右手搂着他的脖颈,轻轻的抓着他的头发,左手在他袒膛上摩挲着。

 黑色过七分衬衫依旧束在裙子里,但上面的纽扣都已被解开,领口和罩的吊带都搭在了胳膊上,光滑的肩膀完全了出来,白色的花纹罩依然勾着拉钩,不过却被褪到了房的下面,本就丰房正好被罩垫了起来,显得更加的浑圆拔,李翔升的右手来回的捏着陆阿姨丰房。

 深紫的紧身裙向上褪到了间,内早已不知所踪,黑色的吊带丝袜从头到尾一览无余,两只黑色的高跟鞋摆放在了脚边,李翔升的左手不停在陆阿姨丰股和人的部之间忙碌着,每次对部的侵袭都让陆阿姨修长的美腿反应强烈,尤其是两只可爱的美脚,不停的在长椅上摩挲着。

 绵了好一会,陆阿姨推了下李翔升,马上直起,双手撑在了他的肩膀上,像是和他说着什么,说完之后,李翔升托着陆阿姨的肥股把她放在了长椅上,身之后,他站了起来,解开了带,掏出了早已立的大巴,与此同时,陆阿姨转过了身子,趴在了长椅上,身体前倾,两只胳膊折叠着,用小胳膊撑在了长椅的靠背上,膝盖跪在了长椅上,高高的撅起的大股不停的扭动着,回头看见李翔升已经站在了身后,便用膝盖点住长椅,从后向斜上方抬起了小腿,试图用两只人的黑丝美脚夹住他的大巴。

 可能是长椅太低了,也可能是李翔升太高了,陆阿姨尝试了几次,都没能够着,貌似陆阿姨有些懊恼,大概是看见了陆阿姨不满的表情了,李翔升非常识趣的向外分了分‮腿双‬,高度降低了之后,陆阿姨轻而易举的就够到了,然后用脚弓夹住了大巴,前后‮弄套‬着。

 开始的时候,李翔升还一只手提着子,另一只手在陆阿姨的肥股上摩挲着,后来也许是大巴在陆阿姨美脚的摩挲下,渐渐的进入了状态,索也不管子了,双手放在了陆阿姨的后背,将陆阿姨的衬衫拽出了裙子,到了后背上,准备解罩的拉钩的时候,陆阿姨回过头,冲他摇了摇,李翔升的双手马上伸向了她的部,整个上半身也顺势趴在了陆阿姨的后背,亲吻着陆阿姨的秀发。

 前前后后也没几分钟时间,就见李翔升趴在陆阿姨的后背,身体在阵阵的搐后,坐到了长椅上,大巴已经软绵绵的了。

 而陆阿姨依旧趴在长椅上,两只可爱的美脚着,高高撅起的大股和黑色丝袜上的片片渍,在昏暗的灯光下居然也时不时的闪出几许亮光来…

 休息片刻,李翔升再次站到了陆阿姨身后,双手抱着陆阿姨肢,刚要入,陆阿姨回过头冲他摇了摇手,看到陆阿姨的手势后,他后退了两步,索掉了子,握着大巴,立在一旁。

 我想应该陆阿姨是膝盖受不了了,所以想站起来了。果不其然,陆阿姨转身坐在了长椅上,拿起了高跟鞋,麻利地穿在了脚上之后,胳膊又趴在了长椅的靠背上,身体前倾,肥翘起,修长的美腿得笔直。

 看着陆阿姨更加惑媚人的姿势,李翔升迫不及待的将大巴贴了上去,入之后,他的双手扶着陆阿姨的肢,部猛烈地冲击着陆阿姨的肥,每一次的冲击都像是要把陆阿姨穿透一样。

 持续强烈的冲击让李翔升有些力不从心,节奏也渐渐的慢了下来,双手摩挲着小腹,伸进了陆阿姨的部,前也贴向了陆阿姨的后背,陆阿姨回过头来,努力地扭动着脖颈,终于和李翔升吻在了一起…

 片刻的热吻,却足以让李翔升恢复体力,他直起了上身,左手抱着陆阿姨的左大腿,将陆阿姨的左腿完全的抬了起来,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陆阿姨毫无思想准备,被抬起左腿之后,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向右倾斜,若不是右手及时的撑在长椅上,没准儿还真的会倒下去。

 陆阿姨回过了头,表情可想而知,必定写满了不满,不过李翔升看到陆阿姨回头之后,并没有放下她的左腿,而是用右手扶在了陆阿姨的右肋部,慢慢的向左平衡着身体,因为角度和视线的原因,我无法看清陆阿姨的右腿,想来穿着高跟鞋,独立支撑着,压力肯定不会小,而陆阿姨的左腿,则在空中无助的扭动着…

 总算是平衡了,不过陆阿姨抖的很厉害,应该是膝盖打弯儿了,不然不会这样的。而李翔升在调整好姿势之后,再次持续高速的冲击着陆阿姨的肥,在重重一击之后,李翔升部紧紧的贴在了陆阿姨的肥上,持续地搐着…

 一切都重新归于平静,陆阿姨曲着的两条腿搭在了长椅上,身体瘫软无力地靠着李翔升的肩头,李翔升微微低着头,看着陆阿姨的脸,像是在安慰她,不过陆阿姨的粉拳却时不时的招呼在他身上,对于刚才的事情,陆阿姨还在耿耿于怀,不一会工夫,李翔升已挨了不少粉拳。

 见陆阿姨依旧不依不饶的,貌似李翔升已没有了刚才的耐,当陆阿姨再次举起拳头的时候,李翔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摁了下去,松手之后,把手放在了她的脸颊,拨弄了几下跟前头发,然后吻了过去,陆阿姨的粉拳依旧打在他的身上,不过次数却越来越少,力量也越来越弱了…

 看着护城河里的水,再看着映在水中的那轮圆月,城边美景,尽收眼里,何必继续打搅他人呢?离开已是唯一的选择了!

 五月初,刚刚把西华北集团撤销搬迁的善后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市里又来了一项重要的接待任务,卫生部副部长带队来我们这里进行为期一周视察工作,主要视察的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康复疗养中心的情况。

 这次视察非常重要,因为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康复疗养中心从起步到建设再到投入运营都走在了整个北方地区的前列,而这次视察工作,卫生部有意将我们这里的康复疗养工作列为主抓的典型,如果能够如愿以偿的话,卫生部将会给予一定程度的财政倾斜,这对市里拮据的财政将是一个极大的刺,所以市里格外重视这次视察工作,市里的头头脑脑全部参加陪同。

 副部长待了三天后接到了部里的紧急通知,赶了回去,剩下的工作由**司副司长蒋怀德负责完成,市委也相应的派专职副书记全程陪同,副书记点了我们领导的将,负责跟班,我们领导把手下一干小秘书都叫了过去。

 在康复疗养中心,我们视察了一上午的工作,而这位蒋司长似乎特别关心护理工作,这方面的问题问的特别的多,陆阿姨口干舌燥的给他讲了半个上午,可真够辛苦的,总算是熬到了午饭时间了,陆阿姨终于可以歇口气了。

 在午宴上,康复疗养中心的主任刘绍成表现的异常活跃,甚至和蒋司长称兄道弟,众人大惑不解之时,蒋司长主动出来解惑,告诉了大家他们是大学同学,众人得知真相之后,一些趋炎附势之人争相献媚于主任,在一片恭维声中,主任居然有些飘飘然了,也难怪他这么得意,如果这次工作能够做好的话,在即将到来换届中,刘绍成完全可以升为副院长。

 不过在饭局中,有人得意忘形,自然有人冷眼相看,市委副书记有些面,应该是对主任如此抢风头的表现不是很满意,而主任却毫无察觉;再看陆阿姨,不时的对推杯问盏的主任报以蔑视的微笑;而我则低着头,摇晃着杯里的饮料,不时的抬头看看桌上的众生相,觉得好玩,又好笑,眼光飘到了主角儿蒋司长那里,始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隐约间觉得他看陆阿姨的眼神有些异样…  m.jIGuAnGxs.Com
上章 美女护士长的媚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