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护士长的媚朒 下章
第12章 愉快的撞车
 暑假结束后,倩倩依依不舍的回了学校,与此同时,我的工作也办下来了,九月初去市委办公厅报到,然后就正式上班了。陆阿姨依旧在给乔伊做康复护理,因为单位的工作特别的忙,加之倩倩也不在跟前,所以我和陆阿姨在一起的时间少了很多。

 九月底的一个周,我难得的休息一天,睡了一上午的懒觉,吃过午饭后,本来是要去找陆阿姨,结果电话响了,是单位领导打来的,要我起草一份文件,无奈之下,只得电话里给陆阿姨赔了不是,然后带着对领导家女人的无数问候,我去了单位。

 没用了多长时间,捣鼓好了文件,在领导终于满意了之后,我下班了。从单位出来之后,再次问候领导家里的女人,心里才算是平衡。唯一让我欣慰的是,时间还早,不到三点,陆阿姨应该在午休。

 到了陆阿姨的家门口,准备按门铃的时候转念一想:中午和陆阿姨说加班的时候,她是那么的不依不饶,如果我现在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对于她来说,将会是多大的惊喜!

 拿出了倩倩留给我的钥匙,悄悄的开了大门,进了小院之后,满地都是透了的小杏和小果子,微微发黄的树叶也不时的飘落下来,穿过院落,来到正房门前,看见卧室的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边扭着门把锁边想着:睡美人,待会一定要好好的吓你一跳。

 我轻手轻脚的走到卧室门前,幻想着陆阿姨美丽的睡姿,我轻轻的推开了卧室的门。门开了之后,我惊呆了,卧室里没有我幻想中的睡美人,而是一幅赤得活宫图。陆阿姨和一个黑人正在上忘我的进行着“69”

 式。陆阿姨赤身体的趴在那个黑人的下,贪婪的着他那又黑又长的大巴,而那个黑人躺在她的两腿之间,不停地用舌头着她的部,双手还不停的在她那穿着黑色网格丝袜的大腿上抚摸着。

 陆阿姨见我开门进来,出于本能“啊”了一声连忙起身用巾被遮住他们的身体。这时,呆若木的我才反应过来,赶紧说了一声“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然后连忙关上门,去了倩倩的卧室。过了一会儿,陆阿姨进了倩倩的卧室,和刚才相比,她只是多穿了一件红色薄纱睡裙,两只丰房若隐若现的充满了惑。

 看我在倩倩的边坐着,就坐到了我的旁边,一只手放在了我身后,一只手放在了大腿上,手指来回的在丝袜的摩挲着,看了看我后,就非常害羞的低下了头。

 看到陆阿姨这个样子,我想她肯定是不会先开口了,于是我说到:“宝贝,他应该是乔伊吧?”陆阿姨微微的点了点头,依旧没有抬头。“他人呢?”“刚刚我让他先走了。钥匙是倩倩配给你的吧?”“嗯!是的。”

 “你们也真是的,配了钥匙也不告诉我!”我没有理会她的抱怨,直接问道:“宝贝,我问你,你喜欢他吗?”陆阿姨稍稍抬起一点头,用很小的声音回答了一句:“喜欢!”

 “好了,宝贝,我知道了,我尊重你的选择!”说完后,我顿了顿,刚想继续说下去,陆阿姨却接过了话茬说:“小宝贝,我知道我这样做是我的不对,这种事情无论我再怎么解释都是徒劳的,我现在只是想知道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接受。”

 “宝贝,我话还没说完呢,你说这些干嘛啊?”“啊?你还想说什么?”陆阿姨圆睁美目地问到。

 “我想说的是我尊重你的选择,你喜欢谁,愿意和谁在一起,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但是现在好歹咱们的关系也很亲近,况且倩倩走的时候也特别和我代过,要我好好的保护好你,所以,宝贝,无论你喜欢谁或者愿意和谁在一起,都必须得告诉我,否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白吗?”

 听说我说完之后,陆阿姨抬起了头,看着我,整了整长长的秀发,对我说:“小宝贝,你真的能够接受我和乔伊在一起?”我笑着点了点头。

 “小宝贝,你真好。”说着陆阿姨抱着我的胳膊靠在了我的肩头。我稍稍的斜了斜身子,隔着睡裙摸着陆阿姨的房说到:“宝贝,接受归接受,但是你犯了错误总归是得受到惩罚的!否则,以后你再犯怎么办啊?”

 陆阿姨幽怨的说到:“小宝贝,这种事情,你不说,人家哪敢告诉你啊,万一你不高兴,生气了,我不是自找麻烦吗?”“哦,说的也是啊,不过现在明白了吧,以后得告诉我,明白吗?”我捏着陆阿姨的头说到。

 “哎呀,好疼啊,讨厌。”推了推我的手,陆阿姨满脸娇羞地说到:“知道了,小宝贝。”“宝贝,你怎么让乔伊走了呢?刚刚了吗?”“不走干嘛啊?多尴尬啊?什么啊?刚开始你就进来了。”陆阿姨不无抱怨地说。“看来今天是我的不对了?”

 我说。“那可不。”说完陆阿姨把我推在了上,然后趴在我的前,解开我的衬衣扣子,着我的头。

 “哦…”我幸福地呻着,在陆阿姨香舌的刺下,全身都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我尽情沉醉于这种感觉的时候,陆阿姨解开了我的带,把手伸进了内,抚摸着袋和会头和部双重的刺让我死。

 “小宝贝,…吗?…”陆阿姨息着问到。“哦…死了…”我下意识的回答道。“好不公平啊…小宝贝…你了…我还…没呢!”陆阿姨抱怨到。“宝贝,啊…你想…怎样?”“我要咱们…一起…”陆阿姨握着我的大巴说。

 “我现在…好软哦…你要想…就坐上来吧。”我软绵绵的说。“嗯…好的。”说着陆阿姨就握着我的大巴,对准道口,坐了下去,肥肥的大在了我的大腿上,然后身体向后倾斜,两只手撑在了上。

 “哦…小宝贝,死了…啊,你的大巴好硬啊!”边说边抬起了左腿,用美脚摩挲这我的前,并不时的把大脚趾摁在了我的头上。

 陆阿姨的美脚本来就让我难以自持了,再加上黑色网格丝袜的刺,特别是对头的刺,更加得让我神魂颠倒,本来已经坚的大巴变得更加的膨了。

 “啊…小宝贝,你好坏…啊,大巴…涨的…更大了…”陆阿姨娇的说到。我抓着陆阿姨的左脚踝说:“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儿?”

 见我抓她的脚踝,陆阿姨反而更加用力的用大脚趾挤我的头,同时也抬起了右脚,顺着我的前一直摩挲到脖颈处,然后用脚后跟轻着喉咙,脚趾不停的拨着我的下巴,那种感觉真是太了,但是因为脚后跟对喉咙的挤,呼吸渐渐的有一些困难。

 “宝贝,…轻点吧,想要谋杀…亲夫啊?”说完我准备抬手抓的她脚腕。不过我的手还没有抬起来,陆阿姨马上把脚放在了我的脸上,脚底在了嘴巴和鼻子上。

 “啊…谁让你…那么坏,让你再…欺负我,哼!”说完用脚底用力的挤我的鼻子。九月份的天还算比较暖和,可陆阿姨的脚依旧没有什么温度,冰凉的脚底挤在脸上,反而让我有些不适应。

 不过陆阿姨感十足的美脚在脸上的感觉确实非常的舒服,脚上淡淡的香和丝袜上洗衣皂的香味融在一起,让我非常的陶醉。

 我从来没有想到,陆阿姨的美脚居然还有如此了得的惑力。就在我沉浸在这种美妙感觉里的时候,陆阿姨把两只脚都在了我的头周围,感的脚趾时而挤头,时而在头周围摩挲着,在这种深入骨髓、到极致的感觉刺下,我愈加的酥软、愈加的无力,而大巴却越来越想要发

 “啊…宝贝,…好烫,你居然…了…”陆阿姨不可思议的说。“还不是…还不是…你的脚,…啊,太厉害了…”我一片茫然的回答道,因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就了出来。

 “小宝贝…这种…感觉…吗?”陆阿姨问到。“嗯,太了…得…不得了…”过之后,大巴渐渐的软了下来,不过陆阿姨却一直紧紧的夹着大巴,坐在我的大腿上。

 “宝贝,大巴已经软了,你干嘛还不放过它啊?而且我的大腿都快被你断了。”“哼,就是不放过,谁让你只顾自己了?”陆阿姨不满的说到。

 “那你想怎么样啊?这都不是你干的好事儿?就是你想,起码也得等我恢复过来吧,你这样着我,我恢复的过来吗?”

 “反正我不管了,我就要嘛!”说完继续用脚趾摩挲我的头,同时道壁也一紧一松的夹击着我的大巴。陆阿姨持续不断的刺让我的大巴再次硬了起来。

 “啊…小宝贝,大巴…硬了…”陆阿姨激动的说到。看着她离得眼神,我拿开了她的‮腿双‬,两只小胳膊撑在上,腹一用力,我坐了起来。“啊…”陆阿姨惊叫一声,整个身体向后倒去,我顺势抬起了大腿,伸手揽住了她的后背。

 “你要死啊?起来…起来也不和…人家说一声。”陆阿姨责怪道。“就不和…你说,就要…吓吓你…”说着我的腹就不停地冲击着陆阿姨部。“啊…小坏蛋,啊…你好坏…啊,小宝贝。”说着陆阿姨的胳膊搂过了我的脖子,两条美腿盘在了我的后上。

 “啊…死了…好幸福…”从下午到傍晚,在一片叫中,高起又落,直到双方都筋疲力竭的时候,才结束了这场做游戏…此后,陆阿姨的福不言而喻,但是,只要和陆阿姨在一起,我和乔伊都有意的避开对方,因为那次意外得“撞车”

 让大家都觉得太过尴尬了。其实这也并不是很难,主要是我们的作息时间几乎不发生冲突,医院的康复理疗中心虽然很忙,但是陆阿姨给自己排的都是8点到16点的那个班儿,所以只要下了班,她就没事儿了;乔伊在一般情况下是周一下午到周五为封闭训练时间,周六打比赛,周和周一上午休息;而我只要错开周和周一上午,只要工作不是很忙,随时都可以找陆阿姨。

 一天下午,我跟班的大领导和小领导都醉的不省人事了,饭局结束之后都直接回家了,我难得有了半下午的悠闲时光,陆阿姨家里成了我唯一的去处。

 在卧室里,陆阿姨趴在上,浑身赤着,只穿着两条黑色花纹丝袜,我跪在她肥肥的大股后面,前贴着她的后背,双手捏着她丰房,大巴用力的在她的道里快速动着。

 “哦…小宝贝,用力…快…”陆阿姨忘情地呻着。“,你个,…还嫌…不够用力…啊”说着我继续加快了的速度。

 就在我们尽情得享受着做的刺与快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推开了,推门时门发出的声音让我和陆阿姨本能的回过了头,我看见乔伊兴冲冲地走了进来,我和陆阿姨都有些不知所措,好在乔伊反应快的,愣了一下神儿,马上就说到:“不好意思,我太唐突了,你们继续。”说着,就准备往外走。乔伊这么一说,我也反应过来了,看他已经退到了卧室门口,赶紧说:“乔伊。”

 “干嘛?还有事儿吗?”乔伊满脸疑惑的问。“既然已经来了,就别走了,两次“撞车”说明咱们还是很有缘分的。”

 “不走?可以留下吗?亲爱的,你会同意吗?”乔伊看着两眼泛光得陆阿姨,激动地说到。陆阿姨娇羞地说:“你们两个小冤家,要不一个都不来,要来还总是两个一起来。”

 “对不起了,本来这个时候是训练的,但是上周六的比赛我们完成了保级任务,所以管理就一下子松了好多。”

 乔伊满脸歉意的解释着。“笨蛋,来都来了,还解释个什么劲儿啊,赶紧上来吧!”说完之后,我就继续着陆阿姨的道。

 “啊…小宝贝,…好坏啊,乔伊,…快来啊…”听着陆阿姨销魂的呻声,乔伊马上掉了衣服,一个纵身跨上了,跪在陆阿姨眼前,将早已狰狞的大巴,入了陆阿姨感的美嘴后,做起了活运动。

 对于乔伊突如其来的举动,陆阿姨显然没有做好准备,了没几下,陆阿姨推开了乔伊,侧着头一阵干呕。

 “亲爱的,怎么了?”乔伊关切的问到。“哦…没事儿了…刚刚…太突然,有点…不适应…”说着就将乔伊的大巴含在了嘴里。我和乔伊的大巴都十分卖力的在陆阿姨的两个嘴里不停的进进出出,被前后夹击陆阿姨,只能发出“呜…”声音。

 “乔伊,太大了吧,每次都是…前面进去了,后面留着…那么长一截…进不去。”我边说边把左手伸向了陆阿姨的部,用中指和食指夹着陆阿姨的蒂,来回的拨弄着,陆阿姨的身体顿时一阵抖动。

 乔伊没有回答我,而是张开了嘴,出了洁白的牙齿,冲我傻傻的笑了笑。陆阿姨的道越来越紧了,这应该是身的先兆,就在我纳闷陆阿姨今天为什么高来的这么快的时候,听见“啊…”的一声大吼,原来乔伊已经发了,全部在了陆阿姨嘴里,与此同时,陆阿姨的身体阵阵搐,一股浓热的水急而出,将我的大巴完全包围,本来还想保留实力的我,在这股洪的侵袭下,瞬间一如注…

 倒霉的乔伊,发之后,依然留恋陆阿姨的美嘴,软哒哒的大巴不肯及时地拔出来,在陆阿姨忘我的享受着高的时候,乔伊一阵大呼小叫,高过后,乔伊可怜的大巴上留下了几排美丽的齿印。看着乔伊“伤痕累累”的大巴,陆阿姨轻轻地握着,边按摩边心疼的说:“乔伊,是小梅不好,对不起啊。”乔伊赶紧安慰道:“亲爱的,不怪你,求你了,别这样!”我也赶紧说:“宝贝,不怪你的,是乔伊自己贪吃,你何必这么自责呢?”说完我亲了亲陆阿姨的脸颊。

 “可是乔伊的小弟弟,差点被我咬破了,唉,我真是好恨自己啊!怎么就控制不住呢?”陆阿姨依旧委屈的说到。乔伊继续安慰着说:“亲爱的,你别这样,和你没关系,是我的原因。”

 “是啊,宝贝,乔伊都说和你没关系了,你还这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宝贝,你高时真的控制不住吗?”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感觉嘴里有东西,咬下去后,又依稀的记得是乔伊的大巴,松开后又感觉不是,就又咬了下去,所以来来回回的,等到完全清醒过来之后,才发现是真的。”

 “好了,宝贝,在那种状态下,你是无意识的,根本怪不着你,你要是再这么自责,我和乔伊都不理你了。”说完,我穿衣服佯装要走。见我如此,乔伊也下地,边拿衣服边说:“是啊,亲爱的,你再这样,我们都不理你了!”

 看见我和乔伊都动真格的了,陆阿姨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没想到居然演砸了,我赶紧扔掉衣服,搂着陆阿姨的说:“宝贝,刚才是开玩笑,有意的吓吓你,其实我们根本舍不得你。”

 乔伊也马上凑过来说:“是啊,亲爱的,你就是赶我们,我们都不会走的!”听我们这么一说,陆阿姨攥起拳头,不停地打着我和乔伊说:“你们两个小鬼头,成心欺负老娘啊!打死你们!”

 我抓着陆阿姨的手腕说:“宝贝,别打了,万一再打到乔伊的大巴上,你还不泪成河啊?现在我们两个已经认错了,你还不好好的安慰安慰乔伊?”

 听我这么一说,陆阿姨赶紧关切地问:“乔伊,还疼吗?都是我不好,让我好好的补偿补偿。”说着陆阿姨准备含住乔伊的大巴。乔伊大概是心有余悸吧,赶紧躲开了。

 “乔伊,你躲什么啊?”陆阿姨不解的问到。“宝贝,乔伊怕你再咬他!今天你给他的心理阴影太深了,就别用嘴了。”

 “乔伊,你真的怕吗?那小梅用脚给你按摩,你躺到上,好吗?”乔伊点点头,乖乖的躺在了上,陆阿姨调整好了位置,把腿伸向了乔伊的部,用她的黑丝美脚挑逗着乔伊的大巴和袋,没几下,乔伊的大巴就膨了起来。

 “啊…亲爱的…”乔伊呻着。“还疼吗?乔伊?”“不疼,亲爱的…你的,脚太凉了…好啊…”“啊…是吗?就好…”说着陆阿姨的两只美脚夹起了乔伊的大巴,来回地着。

 “亲爱的,…我受不了了…”看着如此香的场面,早就难以自持的我迅速地站到陆阿姨面前,将渐渐立的大进了陆阿姨的感美嘴里。

 陆阿姨左手撑着,右手玩着我的袋和丸,可爱的嘴巴贪婪的着我的大巴,舌头像条小蛇一样不停的在头周围游弋着。

 我没想到,陆阿姨的口活儿居然如此了得,纤纤玉手和灵动香舌会配合的如此完美,的我不由的闭上了眼睛,没几分钟,我就再也把持不住了,汹涌而出,全部在了陆阿姨的嘴里。

 缓过劲儿,睁开眼后,看见乔伊早已气吁吁,大巴软绵绵的耷拉着,陆阿姨的两只丝袜美脚替涂抹着脚背上、小腿上的。“乔伊,你也太逊了吧,什么时候的?”“差不多和你同时吧。你不也一样吗?还笑话我。”

 “得了,五十步笑百步,两个人一样的差劲儿,还比个什么劲儿啊!”陆阿姨得意地说。“看来不是咱们逊,是宝贝太厉害了,还挖苦咱们,乔伊,咱们得好好让她看看,究竟谁厉害。”说着,我扑向了陆阿姨,乔伊配合着。

 “啊…救命,你们好坏啊…”陆阿姨销魂的喊到…自从那次美妙的3p经历之后,我和乔伊渐渐的混了,没多久,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了。

 我们经常喝点小酒、吹吹牛以及和陆阿姨一起做运动。月底,邵叔叔回来休假,我和乔伊成了单身贵族,这样一来,我们在一起的空闲时间就多了起来,在一次喝酒的时候,有点喝大了的乔伊向我炫耀说他那两位黑帮同胞乔纳森和阿库查正在给他们的黑帮老大走私军火,而且收入不菲,我嘲笑他喝多了胡说八道,没想到他向我拍着脯保证绝对是真的,并且还发了毒誓说:“如果这件事上他骗我,以后绝对不去找陆阿姨。”

 “至于吗?不就是喝个酒说说话,就发毒誓?”见我还不相信,乔伊更着急地说:“真的,华伟,我真没有骗你,乔纳森和阿库查还曾问过我有没有合适的易人选?”

 “人家军火易,都是黑帮的高级机密,怎么会问你呢?”“兄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军火易的双方雷士集团和腾达集团是死对头,但是因为有另一个大佬从中说和,双方才勉强同意易,所以尽管是双方做易,但谁也信不过谁,可易还得做下去,于是为了保险起见,双方都不用自己集团的人去易,而是雇佣一些集团以外的人去易,乔纳森和阿库查是负责雷士这头的,而我和他俩的关系比我和你还铁,这些话他们对我当然不保密了,况且易的人选也不是那么好找的,和我说这些,也是为了让我帮他们的忙嘛。”

 “乔伊,那你干嘛对我说啊?你这不是害兄弟我吗?”我故作委屈地说。“兄弟,只要你不说,谁能怎么样你?”乔伊拍着我的肩膀说。“唉,好了,不扯这些了,喝酒。”我举起酒杯和乔伊碰过之后,一饮而尽。

 喝到差不多之后,我们就散了。10月底的一天,做完了一天的工作,天已经大黑了,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昏暗的路灯下,满地都是枯黄的树叶,一阵晚风刮过,枯黄的树叶居然形成了一个漩涡,转过几圈之后,裹挟着更多的枯叶飞了起来,风儿吹过之后,又纷纷落落的飘散着落到地上,看着起起落落的枯叶,又想起了乔伊的毒誓,我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倩倩的电话:“喂,倩倩,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只要时机合适,就可以实施了。”  M.JigUaNgXS.cOM
上章 美女护士长的媚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