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女护士长的媚朒 下章
第05章 订婚宴
 在订婚的前一天晚上,吃完晚饭之后,我送倩倩回家,进门之后,看见了刚刚从天津赶回家的邵叔叔。看见了邵叔叔,倩倩故意不满的问:“老爸,人家明天就要订婚了,你怎么今天才回家啊?”

 还没等邵叔叔回答,陆阿姨就说:“倩倩,爸爸好不容易才请下的假,是回来的不早,不过这次爸爸有两个礼拜的假期,可以好好的陪陪我们。”

 “妈,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给老爸说话。”“看你这孩子,你老爸好容易回来一次,你就这样说他,我不该帮老爸吗?”

 “该,该,谁不知道你们夫恩爱,老爸回来了,看你激动的,眼里都放光!”看着子被女儿“欺负”邵叔叔终于说话了:“倩倩,这孩子,没大没小的,我们恩爱不好吗?你愿意我们…”邵叔叔还没说完,倩倩就调皮的说到:“你们都别说了我了,我知道你们恩爱,行不行啊?呵呵。老爸,这次真有两个礼拜的假期吗?”

 “是啊!”邵叔叔回答道。“呵呵,妈妈,那你可有福啦,老爸会好好陪你的!”倩倩这么一说,陆阿姨满脸绯红的说:“这个死丫头,看我不打你,气死我了。”说着就追着倩倩要打。

 倩倩在我身前身后来回的躲闪着,并且不停的说着:“来啊,妈妈,你打不着,哈哈…”陆阿姨的反应明显不如女儿,好不懊恼,对邵叔叔说:“老公,你也不帮帮我!”

 看着母女的打闹,邵叔叔悠然自得拿起茶杯,亲亲的喝了一口,然后出了甜美的微笑。虽然陆阿姨用责怪眼神看着邵叔叔,但是却无法掩饰脸上洋溢出的幸福…

 订婚宴上,因为都是至亲和长辈,所以彼此之间也没有所谓的客套,在集体举杯祝酒之后,大家就比较随便了,声笑语此起彼伏。在我们给大家敬完酒刚刚坐下之后,倩倩悄悄的对我说:“华伟,你看妈妈的表情,不太对。”

 陆阿姨的表情确实不太对,因为坐在他右手边的是谢博康,而谢博康的左手始终都在桌子下边。即便如此,我依然故意问道:“是吗?怎么了?我觉得没什么不对啊?”

 “你看妈妈的表情,太不自然了,像是在掩饰什么?”“会不会不舒服啊?”“要是不舒服的话,妈妈一定会说出来的,也用不着这样啊?”“可这是咱们的订婚宴,阿姨没准是硬撑着。”

 “不像是不舒服,妈妈不是那种硬撑的人。我看多半是那个混蛋博康搞鬼。”“他是你二叔啊,你怎么说他是混蛋啊?”“哼,去年才认回来的,以前不就是个二世祖加混蛋吗?进门之后,我就觉得他看妈妈的眼神不对,对妈妈不怀好意。”

 “倩倩,再怎么着,阿姨也是他大嫂,也不会那么做吧。”“他那种混蛋,有什么不能做的,你看妈妈周围,左手边是爸爸,爸爸一直在和大家说说笑笑,还不停的碰杯,右手边就是那个混蛋了,他的左手就一直没有拿上来过。

 你再看妈妈,左手一直在桌子下面,右手也不时的放下去,还不是那个混蛋在欺负妈妈吗?”

 我想装傻充愣的和稀泥,但是没想到倩倩居然这么聪明。可是在这种时候,即便是看穿了博康在侵犯陆阿姨,也不能够对他怎么样,否则,后果很可怕。

 于是,我就对倩倩说:“倩倩,就算咱们知道那个混蛋欺负阿姨,现在也只能默认,这里不是揭穿他的地方,更不是给阿姨出头的地方。”

 “华伟,这个我知道。现在,我唯一想确定的就是那个混蛋是不是真的欺负妈妈。”“借故掉了点东西,开桌布,也许就能看见,你真的愿意看见那一幕?”我问道。

 “我不想看,我怕我接受不了,掀了桌子。所以,华伟,你帮帮我,好吗?”倩倩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我。“唉,你非要这么做吗?”“嗯,我一定要知道那个混蛋是不是真的欺负妈妈,华伟,帮帮我。”

 倩倩再次恳求到。“好吧。”说完,我故意碰掉了一串钥匙,就在我弯下捡到钥匙的时候,倩倩拉起了我眼前的桌布,我看见了陆阿姨被迫分开的‮腿双‬之间,博康的左手一直在她的大腿深处游离着。

 而陆阿姨的左手死死的握住博康的左手臂,却仍然无法阻挡博康对她的侵犯。捡起了钥匙,倩倩问我:“他真的在欺负妈妈?”我点了点头。心里在想:还需要证据吗?其实我早就看到了。“我一定要让这个混蛋付出代价的!”

 倩倩冷冷的说到。“倩倩,这个事情是你们的家事儿,必须得谨慎,不能草率,否则,对陆阿姨太不利了!”倩倩点了点头说:“嗯,华伟,我知道的,放心吧,我不会来的!”

 吃完饭之后,亲戚们陆续都走了,送走了亲戚们,老爸老妈就回家了,邵叔叔去送倩倩的爷爷了,我和倩倩基本没事了,准备去找同学。下楼的时候,见陆阿姨准备上楼,倩倩就问:“妈妈,你怎么没和爸爸一起走,还干嘛啊?”

 “我们当初订饭店的时候没订上,找了一个这里的朋友帮的忙才订上的,人家帮了咱们的忙,又是你们订婚的喜事儿,这不两家人商量着给人家包了个红包,我现在给人家送过去。你们下午干嘛去?”

 “华伟的同学打电话了,我们准备过去!”“哦,那你们就去吧,我先上楼了。”就在我们走到楼梯拐角处,看见陆阿姨向走廊里走去,而谢博康则鬼鬼祟祟的跟在了她身后。倩倩说:“那个混蛋跟着妈妈,准没好事儿,咱们跟过去看看。”

 “走!”说完,我拉着倩倩就跟上了谢博康。到了走廊口,我们看见陆阿姨进了一个办公室,而谢博康拿出了手机,好像是发了一条短信,之后就进了安全通道,不一会,陆阿姨出来了,也进了安全通道。

 我和倩倩也跟了过去,进了安全通道。可是,我们在安全通道里怎么也找不见陆阿姨和谢博康。“会在哪里呢?”倩倩问道。“奇了怪了,难道这里有回墙?”我自言自语的说。

 “就算有回墙,咱们和妈妈前后最多错开半分钟,怎么也能够听到声音啊!”我说:“半分钟的时间,依照阿姨上下楼的速度,最多也就是上下一层而已,咱们刚才都找了,没有,会不会在安全通道外面。”

 “嗯,有可能,妈妈穿的鞋跟较高的高跟鞋,上楼应该比下楼快,咱们进来之后,楼道里很安静了,妈妈多半是上楼了,咱们上楼去看看!”上了楼,我们出了安全通道,没走多远,就看见好几个房间的大门上都写着f区东平面几号仓储的字样。

 “华伟,这一层的f区应该是仓库,妈妈也许就在仓库里。”“倩倩,如果在的话,咱们得留意一下门锁,如果有撬动的痕迹,阿姨就有可能在里面!”看了整个东平面的仓库,门锁都没有撬动的痕迹。

 “走吧,东面,应该还有西平面,咱们找找看。”我说。“嗯!”找到了西平面之后,没走多远,我们就发现了一个仓库的门锁被撬过,倩倩轻轻的一拉,门居然开了。

 我们悄悄地走了进去,马上就听到了一阵不寻常的息声,然后我拉着倩倩的手在堆放货物的架子中间的狭小的过道里蹑手蹑脚的走着,走过了三条过道,在隔着一条过道的货物的隙之间,就看见了陆阿姨的双手和小胳膊托在架子的平台上。

 被谢博康从膝盖后部揽过大腿外侧抱着,而他的下之物不断在陆阿姨的两腿之间冲击着,两只丰房前后翻滚着,衬衣沿着肋部两侧耷拉在了空中,房的上方是被解开了拉钩的罩。

 “哦…”陆阿姨咬着下,努力的控制着呻声。谢博康挖苦道:“老,啊…吗?…想叫…就他妈…的叫,装…什么……啊!”“…”陆阿姨没有理会谢博康的侮辱,依旧紧咬下。“你个…老,老子…让你,让你…装死你…”说着就加快了的速度。“哦…啊…”面对谢博康的强势进攻,陆阿姨终于崩溃了,呻声变成了吼叫声。不过我们觉得更像是惨叫声。

 “老,啊…不装了吧,哈哈…”谢博康肆无忌惮的笑着。“这个混蛋,我现在就杀了他。”倩倩怒不可遏的说到。幸亏我有思想准备,在倩倩说话的时候,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倩倩,不都说了,现在不是时候,要报复也得谨慎行事,更何况,你现在杀得了他?如果杀不了,谢博康会更加的有恃无恐,而我们会更被动,陆阿姨就更难离苦海了!即便可以杀他,杀了他你也肯定没事儿,但是之后呢?阿姨会怎样?人们会怎么看她?以后她还怎么面对邵叔叔和你的爷爷、?你想过吗?”

 我悄悄的对倩倩说。“可是那也不能看着妈妈被那个混蛋那样欺负啊?”倩倩隔着我的手说到。“那能怎么样呢?咱们现在冲过去就能解决问题?”“那华伟,我们现在怎么办呢?”说完,倩倩的眼泪就在了我的手上。

 “忍着,现在必须得忍着,机会总是有的,我们需要的是耐心和等待,虽然这很难,但是我们必须得这么做,明白吗?”我说完之后,倩倩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我轻轻的吻着倩倩的脸颊,说:“走吧,倩倩,我怕你越看越受不了!”

 “不,我不走,我一定要看那个混蛋是怎么欺负妈妈的,然后连本带利的全让他还回来!”倩倩话音未落,就听见陆阿姨说:“啊…不要,不要,啊…别进来…求求你…”然后谢博康一声长叫,我们就看见谢博康的下之物紧紧的顶在了陆阿姨的两腿之间,而陆阿姨已经泪眼婆娑,谢博康的大巴从陆阿姨体内滑落出来之后,把陆阿姨的‮腿双‬也架在了架子的平面上,没一会,陆阿姨的体内就出了大量的

 在差不多完的时候,陆阿姨说:“你满意了吧,放我下来吧。”谢博康没说话,直接托着陆阿姨的后,陆阿姨用胳膊撑着平面,‮腿双‬顺势站在了地上。站稳之后,陆阿姨准备重新穿上罩,没想到被谢博康捏住了丰房说:“老,这就完了?”

 “啊?你轻点,疼。都这样了,你想怎样?”陆阿姨哀求道。“你看看老子的巴,上面都是你的水,给老子清理了,否则没得完”说完,又在陆阿姨的另一只房上狠狠的捏着。

 “啊!别这样!”说着,陆阿姨就扒拉他的手,这反而让谢博康却愈加过分。无奈之下,陆阿姨忍着谢博康的非礼,从包里取出了面巾纸,却不想被谢博康一把夺过,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老,想用面巾纸给老子清理?”“那你想怎么样?”陆阿姨无助的说到。“刚才是你下面的嘴弄脏了老子的巴,现在就用你上面的嘴给老子清理干净。”“啊!你太过分了!”

 陆阿姨话还没说完,谢博康弓着身体,一拳打在了陆阿姨的膝盖后部,陆阿姨一个踉跄,被谢博康一把摁在了肩膀上,往下一,陆阿姨就跪在了谢博康下,他把巴伸向了陆阿姨面前,陆阿姨拼命的躲闪,并且始终紧闭嘴巴,谢博康试了几次,都被陆阿姨躲了过去,由于陆阿姨的不配合,使得谢博康恼羞成怒。

 “老,不配合,是不是,看老子给你拍上照片,传给你老公!”说着就拿出了手机。“不要啊…不要拍…”陆阿姨不停的摇着头。谢博康拿出了手机,摄像头对准了陆阿姨,说:“老,好好配合不?”

 “呜…呜”陆阿姨无奈的点了点头,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这还差不多。”谢博康满意的笑了笑,手机摄像头始终对这陆阿姨。

 “老,开始吧,快!”谢博康命令道。谢博康说完之后,陆阿姨无助的看了看谢博康,用手举起他的巴,舐着残留在上面的水和的混合物。在陆阿姨舌头的刺下,谢博康不由的叫了出来:“啊…好…”

 陆阿姨无比纠结的舐干净了谢博康的大巴后说:“这回你满意了吧?”“老,老子还够呢,你就说完了,继续,给老子吹箫。”

 “啊…你不是说干净了就没事儿了,怎么还…”陆阿姨争辩道。“还什么还?赶紧给老子吹,否则给你拍上!”被谢博康要挟着的陆阿姨无奈的低下了头,再次举起了谢博康的大巴,张开嘴,含着他的头,着。

 “老,你的口活…真巴…厉害…”说着,谢博康抓着陆阿姨的秀发,往上一提,陆阿姨不得不抬起了头,谢博康顺势将整个巴都进了陆阿姨的嘴里,陆阿姨的嘴被涨得爆满。

 “呜…”陆阿姨的嘴里只能发出这种声音。谢博康巴,在陆阿姨的嘴里来回的进进出出。“啊…死你…”“呜…”陆阿姨的泪眼婆娑的眼睛被呛的通红,似乎喉咙有了一些干呕反应。

 看着陆阿姨被呛红的眼睛,谢博康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情,依旧在疯狂的着。就在陆阿姨刚刚缓过一点劲时候,谢博康左后着陆阿姨的后脑,右手向上提紧了陆阿姨的秀发,然后将巴完全的顶进了陆阿姨的嘴里,低吼了一声后,小腹动了几下之后,大口大口的气。

 不一会,陆阿姨的嘴角就出了一道白色的体,与眼角出的泪织在了一起。随后,谢博康的大巴从陆阿姨的嘴里滑了出来,而陆阿姨依旧半张着嘴,眼泪不停的着,目光呆滞的很是吓人。

 谢博康看见陆阿姨依旧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眼里没有一丝生气,似乎也害怕了,赶紧扶着陆阿姨站了起来,捡起了面巾纸包,帮陆阿姨清理着从嘴角里出的,焦急的问道:“大嫂,你没事儿吧,可别吓我啊!”听他这么一说,陆阿姨像是反应过来了,吐着嘴里的,一把夺过面巾纸,擦干净了嘴说到:“我没事儿,我有事儿,你就死定了!”看见陆阿姨恢复了神智,谢博康满脸讪笑着说:“呵呵,大嫂可真会说笑,我死了,谁给你啊?”

 “钱在包里,拿到后,你赶紧滚。”陆阿姨边系着罩边说。“好好好,大嫂,我滚。”说着,就去翻陆阿姨的包。在谢博康第二次凌辱陆阿姨的时候,倩倩一直死死的看着,一句话都没有说,从始至终,一直在着泪,而我则无从安慰。

 “倩倩,这回结束了,咱们也该走了,不然会被那个混蛋和陆阿姨看见的。”我悄悄的说。倩倩拭了拭眼泪小声说:“我非杀了那个混蛋不可,华伟哥哥,你一定要帮我。”

 “嗯,一定帮你。”“谢谢,华伟哥哥!”说完,我和倩倩悄悄的退出了仓库。在酒店的停车场,我们站在一个能够看见陆阿姨的停车车位而又比较隐蔽的角落里,没一会功夫,看见谢博康进了停车场,开着车走了,又过了一会,陆阿姨走进了停车场,走的比平时要慢一些,然后也开着车,走了。

 “华伟哥哥,记住你说过的话,我等你实践它。”倩倩用坚定而期盼的眼神看着我说到…  M.jIGuAnGxs.Com
上章 美女护士长的媚朒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