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孽缘录 下章
第四章
 父亲舒服的闭上了眼,强忍着不要出来,以免前功尽弃。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十几年没有尝到嘴里的滋味了,到底是自己的亲人才会这样。”

 强忍着快,爸爸把具硬是从女儿的嘴里出:“乖女儿,爸爸来教你一种舒服的游戏好吗?”

 刚刚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刺的女孩兴奋地点头。父亲把女儿的上身横放在上,托起女儿的股,吩咐女儿分开自己的脚,把大腿间的隐秘地带暴在自己的眼前。

 女儿羞涩地照办,但随即而来的刺却使她忍不住哼了出来。原来爸爸把舌头伸到了她的眼与部,在那里来回地动。接着又用舌尖拨开了洁白光滑的在小小的。第一次,女孩的汁从那里了出来。

 女孩慌乱地求救:“爸爸,不行了,我好像要了…”父亲觉得时候到了:“别怕,真要了,爸爸给你喝下去。感觉怎么样?”

 女儿神地说:“爸爸,我…里面好,好像要撒,又好像不像。”

 “来,爸爸教你一个更好玩的游戏,还可以给你止。不过不知道我的乖女儿是不是勇敢。”“是不是会痛?”女儿显出又要又怕的样子。

 “开始是有点痛,不过忍一会就很舒服。以后你一定会天天想要的。”爸爸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在女儿的道内轻轻地动,好出更多的汁以减轻女儿在第一次是的痛苦。

 女儿出犹豫的神态,但还是渴望地问父亲:“怎么弄呢?”“用这个爸爸小便的东西,到我乖女儿的小便的地方去。”

 说着,父亲放下女儿的股,但仍然让女儿抱着自己的大腿,然后他用两手分开女儿的,把具顶在了上面。

 “我怕…”女儿仍有点害怕。“别怕,爸爸不会害你的。”出于对父亲的信任,女儿点点头,闭上双眼,等待着未知的来临。

 父亲先低下头,咬住了女儿的一个头,就在女儿一分神间把具戳了进去。“啊!”的一声,女孩就在一阵疼痛后感到体内多了一东西。

 还来不及出言求饶,就感到爸爸的攻击一波接一波的袭来。具在女儿紧紧的道内不住地出戳入,让父亲感到双重的兴奋。

 一方面,小女孩的道温暖地包围着他的具,紧紧地挤着它,那感觉比戳在她母亲的又宽又里不知要舒服多少倍。另一方面,戳的是自己女儿的感觉让他更是兴奋异常。

 那是自己制造出来的身体,是自己这正戳着她的鸟儿,在十二年前,把她生命的种子像今天一样地进她母亲的内,把她制造了出来。

 今天,自己享受的正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最处的激动过去后,父亲开始认真地享受戳的滋味。他的动作开始轻柔,好像生怕戳破女儿幼的小里的黏膜。

 女儿开始的呼痛声没有了,代之以阵阵的急促的呻。“女儿开始享受乐趣了。”父亲边戳边想:“她的呻声真小,跟她的姑姑一样,都是规矩人家的样儿。”

 他不停地拿女儿跟心中的隐痛在相比,起他更强的致。他又开始用力戳入出,女儿的呻也随之增高。

 终于,他把一腔热入女儿的小。当他的具软缩后,竟还被女儿紧紧的小锁在里面。他一翻身,把女儿翻在身上。

 女儿似乎已经瘫软了,紧闭着眼,但脸上是一副足的神情。拍拍女儿的股,他问女儿:“乖女儿,爸爸没有骗你吧?”女儿紧闭着眼,但坚决地点点头。

 “以后想不想再要?”女儿再次点头。女儿娇的脸庞紧贴着父亲的脸颊,两个小小的房紧靠着他宽阔的膛,手中的肢与圆圆的股上再次传来令他兴奋的感觉。

 女儿闭着眼说了一句话:“爸爸,你的又大了。”他把女儿抱住,动了几下,让女儿又再发出舒服的呻

 刚想再次上阵,转念又怕女儿初次承受,再经风雨恐怕她娇的身子经受不起,于是体贴的父亲从女儿的身体内“噗”的一声出。

 然后,抱起女儿:“来,爸爸再教你玩另一个游戏,用你的嘴,看看是不是能把爸爸的东西弄软?”

 从此,父女俩只要家里没人就开始这种欢乐的游戏。

 ----

 星期三的下午,王芳忽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告诉她乡下的外婆过世了,两个妹妹要跟母亲去奔丧,顺便回外婆家乡玩玩,问她去不去?

 她陡然心里一动,藉口要中考不去了,但一定回家帮忙筹办丧礼。晚上,当把母亲与妹妹送上船,她扭头看向父亲,立即就从那双眼里看到那股熟悉的火。

 两人无言地离开码头,上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两人都一言未发,也没有看对方,就连手也没巾过,但都可以感到对方的身上有一股火焰在向自己扑来。

 一进家门,父亲就抱住了女儿,狂热地吻着,边吻边去女儿的衣服。眼看着在门厅里父亲就要进入自己了,王芳虽然也火焚身,但却推却着:“别…别…”

 “好女儿…乖…爸爸好想…你不想?”“爸…我们到…上…去,好不…好…”衣物被抛洒在大门到卧室的地上,父亲分开她的两腿,那里面已经是水泛滥了。

 女儿股,把两腿分得开开得,自己扒开花苞,接着父亲的到来。父亲跪在她两腿的中间,把女儿的两腿绕在自己的上,然后对准花径猛力推送了进去。

 玉茎在女儿的体内像活似地往覆运动,她的股也随每一次的动而动,爱不断地从出,滋润着父亲的,更壮、更滑地来回于她的“天堂”

 之中。动了不知多时,父亲架起女儿的大腿,放在肩上。她的下身高高地离开了面,花房中的玉茎出了“吱吱”的响声。

 开始时,王芳还像过去与爸爸时一样,压抑着自己的呻,但此时,她已按捺不住自己,大声地叫了起来:“啊…对…这里…好…好,啊…”父亲也不用过去时的温柔节奏,一个劲地用力把玉茎刺向女儿身体的深处…彷佛要把这几年来未与女儿的尽兴毕于此役…

 正干着,女儿觉得父亲的玉茎停了下来,她喃喃说道:“爸…干吗停了?你…了吗?我还要呢…”

 父亲没有作声,抓住女儿的身子,玉茎停留在道里转了个180度,让女儿背对着他把股撅着。  m.jIguAnGxs.Com
上章 孽缘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