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极逞威 下章
第二十三章
 虽知身入虎,早晚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忘形地与男人悦,练雪瑶可没想到,当献身的第一次,就被看的清清楚楚。

 更羞人的是情急之下纤手只抓得才被褪下的小衣,顶多遮掩前小,玉臂粉腿全都落在贼眼下,简直在告诉他们,她的抗拒只余小衣这般脆弱,只待大手一掀,便赤地待他们宰割,任凭贼为所为。

 偏生先前练雪瑶才眼见,梅雪香才刚破身,便被黑人兄弟轮番上阵,的第一次次高,即便小里难免苦楚。

 可在一波接着一波的洗礼冲击下,被满溢身心的快乐彻底淹没,疼痛辛苦是如此微不足道。

 尤其此处除老贼外还有兄弟二人,更不用说在隔房蹂躏女子的贼,不知何时也会过来,想到自己在贼轮快沉沦,即便已被玩的娇乏力,在技摆布之下,仍勉力承,直到贼们都已足,才快酥麻的瘫软下来,练雪瑶竟不由又羞又爱。

 “嗯…吃得消的…”被贼火热的目光打量半娇躯,光只目光到处便令练雪瑶肌酥骨软,想到即将到来的雨,练雪瑶不由自主地将心底话都说了出来:“前辈…和两位哥哥…雪瑶已经…已经是女人了…雪瑶想…想要让你们…都用雪瑶的身子…快乐享受…不只让雪瑶…尝到死的滋味…也让你们都…都快活…嗯…尤其是两位哥哥…应该…等雪瑶这样…等很久了…”

 虽没想到这般羞人言语会从自己口中道出。

 可出口后练雪瑶却一点都不意外,先前梅雪香以身作则,让她亲眼看到身为女人在下承之时的快乐,如今自己入山庄的第一夜,便已主动献出‮女处‬身子,现下高的余韵犹令她肌酥骨软,怎逃得过虎视耽耽的贼兄弟?想到自己完美人的体,就要来新的使用者,练雪瑶不由觉得里酥渴望起来。

 “唔…”勉强坐起娇躯,却被老贼搂在怀中,练雪瑶脸儿一偏,已被老贼强行热吻,绵之间,练雪瑶纤手一软,遮身的小衣已落了下来,她还没来得及想到自己赤的娇躯已落在兄弟眼内,已觉男人强壮的体爬上来,即便还没接触,的气息已扑面而来,薰的练雪瑶整个人晕忽忽的,当男人的手抚上身来,六只手尽情爱抚娇躯,练雪瑶已完全失去抗拒的能力,不住在贼手下轻扭慢摇、娇嘘嘘,高的刺混着里的刺疼,着实难以形容那滋味。

 樱虎口,又落狼吻,练雪瑶酥软无力地被贼们轮热吻,绵之间也不知了多少男人渡来的津唾,体更被贼们爱不释手的把玩挑逗,一双人的美,在男人的舌魔手摆布之下不断变化着形状,两点蓓蕾美美地绽放着,白皙如粉雕玉琢的肌肤,早被情灼的酡红,初尝美味便被这般强烈玩,练雪瑶心花怒放,早已醉在情深渊,娇中一双玉手早情不自地被带到下,爱抚把玩着硬,美的再不肯松手。

 酥软地瘫回上,一双玉腿娇柔无力的分开,还沾染着点点落红和汁的小,又将来新一个使用者,练雪瑶美目微启,见贼哥哥已趴在自己身上,硬即将长驱直入,想到自己终逃不过那威,练雪瑶不由又羞又喜,轻让小口触及火热的顶端,一声娇口而出:“好哥哥…终于…让你…来雪瑶了…啊…”感觉那已破体而入,虽说贼动作不大,但在练雪瑶感小所承受的仍是难以言喻的烈,想到自己这般窄紧,能这样亲侵入的,美美地感受那融为一体的滋味,练雪瑶不由喜翻了心,她忍着小里微微的疼痛,拱着一点一点地入,感觉着自己的体又被男人享用,美妙的中,虽不由对自己甫破身就被贼轮,还酥软快活地乐在其中,全没半点侠女矜持。

 可合是这般快乐美妙,令她只想忍着痛再次快乐承

 尤其想到当贼哥哥在自己身上之后,还有个生力军的贼弟弟在旁等着,再之后老贼说不定也会重振雄风,练雪瑶大羞之中却也大乐,正如梅雪香被黑人轮时在旁所听得,女人天生就是要被男人干的,想到自己的体能让贼们足,即便高之后,也能很快恢复正次行云布雨,练雪瑶不由心生感激,明月馨和梅雪香先后失身,现在就换自己赶上她们了。

 被深深顶入,情的热力不住焚烧娇躯,当探到深处,在厮磨顶间令花心又美美地绽放时,又一次高的练雪瑶忍不住一阵搐,整个瘫软下来,直到此时她才娇羞地发现,动情之时自己不只樱与他热情拥吻,四肢也紧紧搂着贼哥哥,加上花心大开,整个人真的毫不保留地献给了他,偏偏那充满每寸肌肤的快愉悦,让所有的奉献都是值得的,她酥软地期待着恢复体力好婉转承,嘤咛声中舌依然绵,练雪瑶身心醉,彷佛正飘的巅峰。

 虽没能拿下练雪瑶的处子身,但看这仙子甫破身便那般醉享受,现下干了进去,被窄紧的小紧紧包裹,顶端轻咬花心之处感受尤其酥酸澈骨,加上身下的仙子虽是娇慵乏力,呼吸间不住透着女体香氛,小却丝毫不肯稍稍放松,高之时反而的更加甜蜜,贼哥哥自知这冰山仙子已然发情,正渴待他的尽情蹂躏,不由深深下,一边热吻一边慢慢起来。

 被吻的无法息、被的情热难抑,不知不觉间练雪瑶又已有了动作,这回不只是四肢紧搂、绵,雪也不住送,好让之时,能更深刻、更有力的占有练雪瑶身心。

 承受着,没尝过几次滋味的小虽难免有点不适。

 可那满盈身心的快乐,却让这一切是这么的微不足道,虽说身上的贼哥哥已难保持这般上下接的姿势,变成起上身,双手擒着练雪瑶汗的纤,专注深入浅出的送,但花心已在的刺之下大开,快乐一波接一波侵袭练雪瑶身心,芳心醉的她娇不止、媚眼如丝,心甘情愿地在送下丢盔弃甲,再次快乐地成为下的俘虏,足地将体完全献上,好换来那难以言喻的美妙。

 在下高不止,虽说每次之时,贼都体贴地暂停动作,转而爱抚轻薄,在练雪瑶酡红的肌肤上不住留下情的印记,樱粉颈、香肩美更逃不过贼疼爱,直到练雪瑶再度动情,才开始大展威,但人花心的着实令人醉,贼哥哥终于也到了尽头,他深深顶入练雪瑶体内,狠狠地过花心,直攻子深处,这才在练雪瑶娇哀啼、彷佛就要断气般的娇弱声息伴奏下,一滴不留地了出来,的练雪瑶又一阵娇媚入骨的呻

 连着被父子俩轮,初尝美味的练雪瑶只觉娇躯似都没了力气,小里刺疼难耐,毕竟她才刚刚失去贞贼才各一次,她却已高了好几回,即便功力深厚身子吃得消,刚开放的小却不是这么简单就能习惯。

 说来若非明月馨失身之后,所练功力带了点双修痕迹,连带两个徒儿也稍稍改变了内功路子,即便在上都不是毫无反击之力的待宰羔羊,怕早瘫到难以承了。

 只是既然身陷虎口,早知道完美人的体要让贼享用,接下来几三四个贼都将用自己的体尽情寻作乐,练雪瑶已豁了出去,她轻咬银牙,勉力坐起香汗淋漓的躯,小里既酸疼又酥麻,还加上子滋润清洗的余韵,一坐起身子汁汨汨溢出,美目一扫,原本洁白的股间,不只渍班班落红点点,满是处子初享的痕迹,连粉的小口处,都还染着红,虽不忍卒睹。

 可想到那绝顶快,这么点代价也就微不足道了。

 看贼弟弟坐在沿,高昂,又羞又喜的练雪瑶粉脸一红,那强硬的巨,自是因为自己放间受到的刺,喜的则是接下来又将降临自己身上的快美,她循着贼们的指示,玉腿分登沿,缓缓蹲下娇躯,这样的姿势自是难闭小,当股间触及身下的男体,汁淋洗在上头,淋的越发强硬,练雪瑶只觉身子整个酥麻了,当…梅雪香就是这样破身的!

 纤手轻按在贼弟弟肩上,练雪瑶轻咬银牙,在扶着纤的大手辅助下缓缓沉坐下去,动作虽难免稚

 可一来都已抵入里,二来刚玩过自己的贼们就在旁边,目光毫不留情地火辣赏玩着她的躯,令练雪瑶鼓起勇气,将体完全向贼献上。

 当沉坐至底,整个人坐入贼弟弟怀中,练雪瑶似足又似难受地一声娇,双手不由搂住了他,本能地献上香吻。

 一边热吻一边轻扭娇躯,的美不住摩擦着男人口,蕾难堪刺地硬着,令练雪瑶不由觉得,自己真的是全无保留地与贼合为一体,再也无法逃离,只能心甘情愿地任其宰割享用。

 而所换来的快,是那般强烈、无与伦比地侵袭着她,令练雪瑶彻底沉,直到此刻练雪瑶才真正感受到,明月馨和梅雪香身心都被彻底征服时的美妙经验。

 舌才分,练雪瑶正想动作,突地一声哀,转过晕红娇媚的脸儿,那老贼已贴了过来。

 而正着练雪瑶的贼一双大手探到她后,托练雪瑶雪,默契十足地将浑圆的瓣分开,让老贼又已硬正温柔地贴在,正自微微揩磨,老贼的大手则轻扣着练雪瑶纤再加上贼哥哥正低头亲吻着练雪瑶感的肩颈,逗的练雪瑶娇躯酥软,令她想逃也逃不掉。

 知道老贼打算开了自己的‮花菊‬,让她的身子当真如花朵盛放,无论前后都能承受爱的恩泽,练雪瑶仍不由有些紧张,虽说早打算将身心全盘献上,任涛侵略洗礼,加上正在雪连厮磨的上头滑黏腻,是练雪瑶破身高时情淌,在在提醒她菊被开苞多半也先苦后乐,但此处终非正道,教她不紧张实在难上加难,偏生就在此时老贼手已探到她下,抢在前头,正轻缓温柔地按摩着‮花菊‬口,一点一点地舒缓练雪瑶的紧张和抗拒。

 “雪瑶仙子放心…别急…慢慢的…交给老夫…老夫会等着…等雪瑶仙子习惯了…再让雪瑶仙子股开花…”

 “呜…”知道已入了虎口,连小都正被充的满满实实,痛快高过两回的身子别说酥软乏力,更多的却是渴望着菊开放的瞬间,练雪瑶知道再逃不掉,樱轻呶间又跟老贼吻上了。

 见练雪瑶没有抗拒,三人放下心来,三口六手在练雪瑶娇感的肌肤不住爱抚把玩,只暂停的动作。

 换了还是‮女处‬时或能勉强抗拒,已尝滋味的练雪瑶那堪这般挑逗?不一会儿她已被轻薄的娇嘘嘘、媚眼如丝,每寸肌肤都透着情的酡红,轻扭之间小不住包裹,此刻的练雪瑶已抛开一切矜持,任由火一点一点将她烧熔,当菊侵入的当儿,疼痛竟也没能令她稍歇,当前后都已被深深入,被前后包夹的练雪瑶已软瘫了下来。

 被贼父子夹的极紧,一时间练雪瑶似都不过气来,她柔弱地轻扭娇躯,偏生越扭越觉肌肤不住与男人的体摩擦,加上前后二撑开,满溢的火不住涌入体内,灼的练雪瑶魂飞九霄,樱忙于与前后两人热吻甜蜜,每寸肌肤都在男人的爱抚下火热灼烧,小‮花菊‬更是没一点遗漏地被侵犯占有,练雪瑶虽知以自己刚破的‮女处‬身,这般放实在过火,却不愿也无力抗拒,此刻的她只想敞开身心、放开一切,在情的洗礼下爱恋情浓地胎换骨。

 “唔…”感觉前后两终于攻入了深处,虽只隔着一层薄皮难以会师,那火热却灼的练雪瑶似融化。

 偏生那毫不安生,虽是缓慢,却不住前后送,偏又默契十足,不一会儿练雪瑶已心甘情愿地溃不成军、败下阵来,盛放的花心不住,甚至连‮花菊‬都裹紧,渴望着那火热的侵犯,窄紧双被撑开虽难免疼痛。

 可换来的快乐却真正是物超所值。

 便在此时,练雪瑶才发现,自己的纤手已被跪在旁边的贼哥哥捧着,往股间那硬去。

 虽说先前也亲手触及,但此刻小‮花菊‬都被干着,连纤纤玉手都难逃,更不用说玉手触及的不只灼热硬,上头的润黏腻也已浸入肌肤,光想到那才刚过自己小,上头的腻正是她被的高迭起、的证明,练雪瑶羞喜间越发难以自制,玉手柔顺甜蜜地‮弄套‬起来,彷佛正期待着这回高过后,立刻就被手中的强攻猛打,再次死。

 芳心都已醉的结果,就是身体的不堪一击,尤其这回是前后一起发力,在涛的拍打下,很快练雪瑶便被送上高,一声哀之后美美地瘫软,娇躯在前后耸动之下不住颤抖,花美美地倾出来,偏生正深她双犹未餍足,仍威猛地侵犯着她。

 娇躯不住随着起舞,练雪瑶声声娇,直到此时她才感谢老天,生给自己这般美好的体,正如老贼所言,她虽花心易采,却极快恢复,明明前一刻才被采的元、慵弱无力。

 可当火再次燎原,也不知从那儿生出的力气,让她能够愉悦合前后的深,被男人紧紧包夹令练雪瑶无从动作。

 可身体里涌出的力气,却让她能更深切地体会着在体内,将她彻底占有时的滋味。

 前头的的极深,既是生力,又被她连着被上高的媚态勾引,强壮的无以复加,盛放的花心全然无法抗拒,被深入浅出的顶,将香甜花和盘托出。

 菊里的虽说动作轻缓,却也火热熨贴地灼着香肌,与合作无间,火旺盛地灼烧着练雪瑶下身,令花心无法自拔地尽情开放,任得予取予求,快美地享用云雨之

 这般强烈的刺,是练雪瑶头一回经历的,即便是天生就要沉醉欢乐的她,一时也真吃不消,在接连不断、数也数不清多少回的高之后,练雪瑶终于心甘情愿地崩溃下来,臣服于望之下,此刻的她只迷茫地感觉到,小跟‮花菊‬正回光返照地紧紧,彷佛要将一滴不剩的全出来。

 而正被强劲冲洗的子,更是饥渴无比地享受着的滋润,连‮花菊‬深处也正快乐承受着洗礼,似是前头两回,都没能将渴求的体填

 前后两人已分了开来,软绵绵地瘫倒上,练雪瑶娇不止,甚至感觉得到体深处被火热滋润灼烧的快乐滋味,虽难免想到,甫破身便这样合,还被贼们轮死,若怀孕了也不知是谁的种。

 可想到那的滋味,似是连这点后果都不值一提。

 渐渐恢复神智,却觉耳畔似还有着合的人声响,练雪瑶睁开美目,这才发现就在自己身边,先前在邻房被的死去活来的女子,正仰躺着赤娇躯,双手环着身上贼的脖颈,‮腿双‬情浓意地勾在间,快活地承受的冲击。

 看她香汗如雨媚眼如丝、听她婉转哀啼似若不堪,显然正登着高之路,想到片刻之前,自己也像她这样快乐地贼的污,直到此刻还娇躯乏力,难以抵抗下次的求,练雪瑶又羞又喜,一时间却无话可说。

 不知老贼用的什么方式,在合之间还能通知旁人,全都聚到了此处,练雪瑶芳心中不由混着期待和畏惧,老贼通知那人,显然是要让他也尝尝自己体的滋味,自己才破身便被四人轮,比梅雪香还多上一倍,虽不可能就此向梅雪香夸耀。

 可那滋味想必大大不同。

 可若贼中还混着那两个黑人,被轮的销魂蚀骨的滋味,才真的是难以想像呢!

 听得身旁女子一声似苦似乐、如泣如诉的娇,显已到了尽头,高之后的娇躯满是汗水,滑柔腻,眉目之间满溢着快乐足,虽说被深深入的娇躯一时难有动作,随着呼吸不住起伏的赤体,却令人除了温柔疼惜外,更有种想再次上尽情挞伐的冲动。

 先前自己也曾变成这般媚惑人的模样,等他们重振雄风,很快自己又要变成这般模样,一夜之间从清纯处子变成能让贼尽情足的尤物,练雪瑶芳心中不由自豪,有这般惑的体,自己真是幸福啊!

 身下的并非宽大,虽说两人共卧绰绰有余。

 可一下了五六人却是绝容不下了,练雪瑶虽不知贼还有什么手段,也知接下来自己绝不可能像破身时那般躺着被,芳心正自忐忑,却见才刚在身旁女子身上贼坐在旁,向自己招了招手。

 虽知身旁女子到了此处,绝不可能只有那贼一个男人。

 可想到那见得这女子被贼破瓜之时,若自己稍稍放松抗拒,被贼兄弟弄上手,说不定也要被抱入房内,被贼轮享用,现在不过是那情景真正发生罢了,练雪瑶强忍股间疼痛走下来,每走一步股间便一阵刺疼,混着被滋润的温热和高的余韵,现下股间莹白如玉的肌肤上,点点滴滴仍是后的秽迹,落红在其中无力地主张片刻之前的贞洁,真好一副人的宫图画。

 完全抛弃侠女矜持,练雪瑶乖顺地跪在贼身前,顺着贼的指挥,纤手捧着傲人的玉峰,将才刚过,还带着腻的半软夹在峰峦之间,缓缓上下套动起来,还时不时地探头轻吐香舌,吻着那火红色的尖端。

 见这仙子如此驯服,贼们大是得意,虽未对她动手动脚,却是言语不断,指导这初尝滋味的侠女该如何用自己的美丽体侍候,好让雄风大振。

 也不知是贼真善于笫功夫,还是练雪瑶学的太快太好,很快便在练雪瑶眼前强壮地立起来,看的练雪瑶芳心漾,尤其贼趁机下手,伸手在练雪瑶股间轻轻掏抚,在练雪瑶情难自抑的呻声中,手指已探到练雪瑶眼前,腻的汁水虽令她羞于瞧看,却还是乖乖地顺着贼指示,吐舌轻舐着自己情动时的,同时感受着小润的饥渴,练雪瑶不由羞喜加,自己人的体,明明才刚高迭起,的酥软无力,竟这么快就可以再承受男女合了!

 心甘情愿地听从指挥,坐到他怀中的练雪瑶背对着贼缓缓蹲下,让小慢慢地,这姿势刺到的部位,与先前大有不同,尤其眼前正面对着贼兄弟,亲眼看着下的渐渐强硬,耳边听着以同样的姿势坐到老贼怀中那女子的呻,满溢的刺让练雪瑶心花怒放,她渴望着被烈地、渴望着被用各种不同的姿势尽情蹂躏,毕竟都已破了身子,从子到小,都被深刻地征服过了,此刻的练雪瑶已沉溺海,那里还想得到要抗拒挣扎?

 耳珠肩颈被贼的口舌不住吻的练雪瑶漾,偏生动作间没法转过脸儿,让樱也被贼封锁享用,只能不住娇,看着眼前贼兄弟的已然硬,准备待身后贼发之后,再来侵犯自己人的体,加上就在身旁,似连女体香气都弥漫身畔的女子也正愉悦动,想到这房里的男人都已使用过自己的体,本还忍着疼的练雪瑶不由自主地放怀起来。

 蹲着的玉腿不住用力,加上身后的贼双手扣住汗的纤,协助她快乐地上下动娇躯,一双美不住快乐地跃动,混着动作间飞洒的汗水,和上下套动间溢出的,还有身旁女子难以自拔的娇,即便闭着美目,也知自己也跟那女子一般的快乐享受,练雪瑶一边动作一边感受那直透骨髓的快,花心早在的攻势下彻底开放,子甜蜜情地承受着新来的火辣的顶,彷佛每寸肌都在的侵犯下快乐地啼泣,精美美地着再没有办法保留。

 这般投入的乐自然痛快,不一会儿两女已不约而同地娇声高,被送上高仙境,只是那女子却远没有练雪瑶恢复得快,当练雪瑶又在贼怀中热情‮弄套‬扭摇之时,她已的软绵绵,瘫倒在老贼怀中,只如雾美眸和肌肤上红,证明了她才刚承受过多么强烈的疼爱。

 感觉身旁的女子已了身,练雪瑶不由又羞又喜,又带着惧意,羞喜的是自己的身体果如老贼所言,即便已高身,尝到之美,仍能本能地恢复过来,再次承受雨的洗礼,惧的则是旁边的女子这般不耐,即便要恢复也要花不少时间,接下来自己得承受四个贼绝大部份的攻势,美则美矣,刚刚破身的体也不知是否吃得消?  M.jIGuaNGxs.Com
上章 妖极逞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