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极逞威 下章
第二十章
 已然入夜,练雪瑶与那两兄弟正要寻客栈安歇,却听得风中隐隐有异声传来,两兄弟看了练雪瑶一眼,却见练雪瑶神情呆滞了一下,才招呼两人一同追去。

 若只是隐隐约约的靡靡之音也还罢了,几之前练雪瑶才看着梅雪香失身,被浓烈情出的语自然不会陌生,心知若男女合舒到了极处,情不自的呻叫自是难免,完全无法控制,便如梅雪香一般,先前全霓裳宫可没人想像得到,当失去贞笫之时,梅雪香会那般娇媚臣服,全无抗拒地享受极乐,醉彷佛登仙。

 但耳边的声息还带着些许女子哭啼,虽有可能只是女子本能的反应,却也难保是贼正逞威行,无论如何也得先弄清楚状况才成。

 三人轻功俱佳,很快便到了现场,那处已在城外,是座小小别业,虽说声颇响,却没吵醒旁人,一望便知贼行事之前,已将旁人点了睡,才能这样肆无忌惮地寻作乐。

 走到窗外,练雪瑶凝神看入,上一个面红耳赤的貌美女子,正被男人在身下肆意寻,偏过一边的脸儿虽是晕红娇媚,眼角却泛着泪光,神情虽仍带抗拒,更多的却是不受控制的足快意。

 那享受的神色练雪瑶也曾从梅雪香脸上看过,自知那是无法抗拒的冲击,只是看眼前此女模样,虽说正被征服的死去活来,芳心却颇有抗拒,显然直到此刻,仍不愿接受被污的现况,偏生股间随着溢出的汁水落红,却无情地证明了贞已失的事实。

 看上散着破裂纱丝,显然都是女子内裳,再加上那女子神情,明显地就是贼采花。

 虽说看那女子身体不受控制的反应,显然虽刚破身,却已尝到其中快美愉悦,但贼下手时,却是急地撕扯剥除女子衣裳,难不成这般烈而毫不怜惜的手段,也能将女体的情发出来?

 本来在发现情况之后,该当破门而入,击斩贼,虽说房中女子已然失身,却不能让她再受污,但练雪瑶却似看呆,全没该有的反应,跟来的两人一时间也不知所措,竟只旁观。

 眼见那女子虽正淌泪,四肢却不受控制地紧紧搂上身上男子,纤更不由自主地上下动,合着男子的,细的肌肤上布满汗水,一双秀随着娇躯动作不住弹跳,显然便心中不愿,身体仍不再听从指挥,欢喜地合男人的侵犯,一步一步地被送上快乐的巅峰。

 看着那女子承受时的种种媚态,练雪瑶不由娇躯发热,腿股甚至有些酥软。

 先前她也亲眼见到梅雪香纵情

 可那时明显的梅雪香全没抗拒,身心都醉其中,看的练雪瑶芳心里竟只想着,没想到梅雪香的身子,竟真能承受得那般壮巨伟威!可现在眼前女子,明显还有几分抗拒,却是无法自拔地被上高,令练雪瑶芳心又是一阵剧颤震。

 “呜…要…要丢了…啊…”一声高昂的娇,女体娇躯弓起,在一阵痉挛后软软地瘫下,阵阵娇,练雪瑶知道那是女人合到高时的自然反应,虽然眼睛看不到。

 可男女亲合的深处,想必是,美到难以自拔的滋味。

 而眼前贼也暂停了动作,表情看来还不到舒之时,也不知是正运功采补处子元,还是要使其他手段,突地他猛地下身子,吻上下女子娇,高迷茫的女子全无抗拒,一双纤手环上了贼颈后,就这么密切绵地深吻起来。

 也不知这样吻了多久,被贼恣意享受过的女子回过神来,却是无力推拒,直到贼松口,她已是两颊晕红、娇羞不已,却见贼嘿嘿一笑,搂着那女子坐在沿,双手托住女子圆,缓缓上下抛送起来。

 而那女子已被过一回,身子正自虚乏柔弱,那里还有反抗的力气?随着娇躯上下动,嘤咛娇啼声渐渐又混入了快乐的呻,交接之处汁水渐渐涌现,混着点点落红,沾的不只身体,还染到了散在一旁,早被撕破的女子贴身衣物,显见方才破身时的烈狂暴。

 “呜…不…不要…好…好痛…可是…啊…别…那里…不要…好…哎…那里…要麻了…”

 看得出来上男女的笫经验差距极大,加上空气里隐隐有着催情媚药的气味,女子虽想抗拒却不能自已的呻哀啼,显是贼行的现场,一直到女子高酥软,又被贼摆布的火渐昇,练雪瑶却是没法阻止,那种快与女子的贞洁矜持,实难言孰重孰轻,更何况看着房内宫,原本站在练雪瑶身旁的两人,竟也难以忍耐地对她动手动脚起来。

 被身后的男人搂入怀中,轻轻吻着白腻细的颈间,双手隔衣着练雪瑶双峰,才刚捉上便微微一震,这才开始用力起来,练雪瑶自知那是男人亲手感觉到,自己这冰霜美女竟有着难以想像丰身段的一时错愕,但现下她也难出口阻止,何况另一人也已动作,大手起练雪瑶长裙,一双手顺着白柔滑的玉腿缓缓上移,一点一点地移向重点。

 鼻息微见重,练雪瑶芳心一时慌乱,但眼前之美着实动人心魄,看到情昇也是难免,何况两人与自己同来,总不好强行推却,练雪瑶微微挣动,却难两人强壮的掌握,挣得几下也就停了下来,感觉那充满情的四手,正温柔又火热地挑逗着自己傲人的娇躯。

 练雪瑶既未反抗,两人心大起,自然不会收敛,何况眼前又是一场曼妙宫,上的男女换了姿势,仰卧上的男人任得女子坐在身上上下动,只双手时而伸出把玩跃动的一双美,一边一个掌握着尽情玩,时而轻箍女子纤,协助她送扭摇,这般主动合,展的本就是女体的惑,那女子初尝此味,那吃得消这般狂送扭摇了一会,已快活地败下阵来。

 当女子的酥软,难以动作之时,娇躯软软前俯,正瘫在男人身上,微呶的樱自是再难逃贼热吻,听她息声显是已美美的了一回,瘫软的娇躯再难挡住贼魔手在身上无微不至的爱抚,只余樱好不容易获得自由时的一声哀

 “不…不要…”虽说呻的是那女子,但练雪瑶心里,却也正暗叫着同样的话,倒不是她真那般重视贞洁,亲眼看到梅雪香献出身心,快乐地享受云雨之,任黑人在身上留下占有的痕迹,练雪瑶对云雨之事虽算不上跃跃试也不至抗拒,只是再怎么样,也不要这般糊里糊涂地失身。

 娇躯微微耸动,推开了已探入衣内,正挑逗她感三点的大手,练雪瑶身子一退,虽仍衣衫不整、钗横鬓,神情却依然冷若冰霜:“夜已深了,还是…先找个地方歇息吧…”

 没想到到手的美女竟飞掉了,两人互望一眼,心知现下不是吵闹的时候,方才那般轻薄行动,练雪瑶便是翻脸动手也是占理,现下她只当两人是被眼前了心神,没打算追究,对两人已是上上大吉,忙不迭地点头,就这么跟着练雪瑶离开,只耳边还传来房内的销魂声响。

 走在前面的练雪瑶神色不变,身子却已热了几分,房内种种在在展现,当贼大展威,挑逗‮物药‬多管齐下。

 可以将女人逗成什么样子,方才若非她还把持得住,又只是旁观隔了一层,尚可悬崖勒马,只怕就那样还拒地失了宝贵贞

 即便如此,练雪瑶仍觉前双似被火灼烧,原已高耸傲人的美,现下竟似又了几分,颇有种渴望被捏挑逗、尽情玩的冲动。

 一边强抑着光只呼吸,前便肿火热似狂放的冲动,练雪瑶一边暗想,方才站在窗外的若不是自己,换了已在黑人下尝过美妙滋味的梅雪香,说不定便情,带着两人攻入房内,在上三男二女尽情享乐。

 先前练雪瑶亲见,当女子被两个男人轮享用,甚至前后夹击之时,虽貌似娇弱难以承

 可当全神投入,彷佛娇躯每寸都满了情,渴望着被充满的攻势尽情侵犯,那种模样,才真正叫做沉溺海难以自拔,偏又是那般快活美妙。

 寻得客栈歇息一晚,那两人难免呵欠,显然昨夜难眠,脑子里想的也不知是练雪瑶娇躯被两人轻薄触摸时的滋味,还是想着要觅机再进一步,夺取练雪瑶贞,至少要比旁边那人快上一点。

 至于练雪瑶神色虽冷若冰霜一如往常,实则也未睡的好,浮现心湖的一下子是昨夜女子被糟蹋的死去活来的种种,一下子是梅雪香逢于两个黑人之间的妖冶,不知何时起,甚至变成了她自己沉醉其中,梦中也不知被蹂躏玩了几回,一早起来股间腻沾黏的甚是不适。

 虽然已经清洗过,现下黏难堪不再,但清洗之时纤指触及感处时,那酥酥麻麻的感觉令练雪瑶险些脚软。

 连纤纤玉指触及都是如此,练雪瑶这才知道,为什么那时梅雪香当小‮花菊‬被物触及,甚至肌肤落在黑人手中爱抚把玩之时,都娇不止,媚快活的彷佛要昇天,若云雨合的滋味比自己玉指还强烈百倍,也难怪会令人留连忘返。

 出城之后走到山路上时,白当头晒的甚为温热,本该将昨夜种种抛诸脑后,但当那靡靡之音传入耳中时,别说那两人,连练雪瑶都不由娇躯一震,三人互望一眼,昨夜还可说是贼趁夜犯案行,今儿个却遇上了白,连着遇上这种事,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运道?

 脚下生风奔上声音来源,当仍在林中的三人看到外头空地上的种种登时止步,也不知是眼前情景羞人,还是只想如昨夜般再旁观一番。

 只见空地上一个赤女郎,正坐在男人间上下动娇躯,时而左右扭摇,微启的樱不止,纤白细滑的肌肤上香汗淋漓,衬着肌肤上头灼烧的酡红越发光润人,动作之间乌黑光润的秀发不住飞舞,散着汗水如珠,光看她送的那般快享受,便知此女正自沉云雨乐之中,若被人坏了好事,只怕第一件事不是羞的寻衣遮身。

 而是向坏了好事的人寻个晦气。

 “佛爷…啊…真是…太…太美妙了…哎…啊…啊…眉儿…眉儿以前太傻了…早知道…哎…早知道有这么痛快…这么舒服…眉儿以前…也就…啊…不会拒绝了…哎…真…好深…真美…”

 听女子声声句句甜蜜娇,显是乐在其中,本想离开的练雪瑶突地美目一动,那上下顶的女子太过人,是以到这时候,她才发现被那眉儿骑在身下的男子,虽以角度而言难见五官。

 可不只光头上面还有戒疤,分明是个破戒僧!

 虽早知会在光天化之下,与女子在野外林间之地肆意翻云覆雨,绝非正人,却没想到还是个僧,练雪瑶芳心微动,虽曾听说和尚是中饿鬼,憋得久了必要发,发起来必然凶狠,却没想到竟会在这儿被自己亲眼见到!

 既已发现问题,自然不会因眼前事转移了注意力,练雪瑶细看女子背后衣衫散落的方向,在心中细算两人动作,竟连冷脸儿都不由红了三分。

 以她所见,开端乃是立在中间的僧搂着那女子热吻,一边双手玩挑逗着女子体。

 而有心相就的女子只来得及解裙子落地,随即便被坐躺下来的僧拉着坐在身上,女子裙内竟似无蔽体小,这一贴紧顿时立的便被女子沉坐而下,满紮实地填满小烈的情让女子不由自主地扭摇动,一边寻作乐一边解衣物,甚至连发饰都在合之后才来得及解下。

 没想到女子主动起来,竟会变得这般主动妖媚,看着女子在僧身上动娇躯娇,练雪瑶暗了口气,直到此时她才发现,两人合之处竟似隐隐有着血丝,只是看那样儿,该是因为女子经验不多,那又太过壮,情之下才难免刮擦,事后虽难免疼痛,但若两人舒之后没等多久便再行战,极端舒之下那种小事便微不足道,就如先前梅雪香与黑人颠狂时一般,看那女子态,要说她是才刚破身便主动扭摇,成这等模样,练雪瑶实在不敢相信。

 “看来…似乎不是贼…”听声音在耳边响起,练雪瑶这才发现,身后之人又已凑了过来,几乎就要把她搂在怀中。

 而另一人也在一旁,近的除了轻薄之外别无他解,显然自己看的太过入神,又因两人亲近而少了防卫,才会被两人轻而易举地贴到近处而不自知:“要先离开吗?”

 “嗯…”轻哼出声,脚步却是难行,彷佛美目所注除了眼前态再无其他,虽说先前眼见梅雪香一女侍二男已足够

 可现下女子骑在僧身上尽情扭摇送,不住波涛般漾,那主动态却是前所未见,教练雪瑶如何能移开目光?

 见练雪瑶看到不想走,两人对望一眼,又贴得练雪瑶更近了些,感受到男人气息扑面而来,练雪瑶娇躯微颤,却没有逃脱,两人见状不由更进一步,一个拨开练雪瑶秀发,轻轻舐着练雪瑶晶莹剔透的小耳,另一个则是手在练雪瑶间游走,轻触着位,逗的练雪瑶身子微微颤抖,却未推拒,只是肌肤越见灼热,令两人都不由探出一手,轻点慢捻着滑香肌。

 感觉两人的手越来越不规矩,练雪瑶银牙轻咬,纤手正推挡,却被两人另一手一边一个拿在手中,还没来得及回,已被大手带着向两人里伸去。

 当纤纤玉手触及那火热的硬物时,练雪瑶只觉身子阵阵火热,一开始还只惧烫带羞地微触几下,待感受到那热力之后,便纤手轻握,将两人拿在手中,那充满望的火热强壮,了侵犯女人的强烈本能,想到就是这东西,令梅雪香死的献出身心沉,练雪瑶也不知自己是否早晚也要在上遭殃。

 偏生就在此刻,骑在僧身上的女子陡地娇躯一震,酥软无力地瘫倒下来,显然已被高冲击的没了力气,那僧搂着赤女子,缓缓坐直站起身子,竟就这样缓缓步行起来。

 那女子的浑身酥软,半空中又无处着力,只能四肢紧紧搂着僧,就这样任他一步一,似是顶的深刻,原已无力的娇躯也不知那儿来的体力,又在僧身上厮磨动作起来,樱时而与僧亲热吻,时而婉转娇,随着僧的每一步踏出,两人身子四周光芒不住闪动,不只是合之处汁水不住飞溅,女体也是香汗如雨,连僧身上也汗水不少,显见这样干下来,无论男女都火狂昇,正自合的神魂颠倒,说不出的恩爱绵。

 见眼前两人正的快活已极,听那女子娇声声,彷佛就要到了九霄云外,娇躯更被两人不住轻对,练雪瑶只觉呼吸都热了几分,纤纤玉手早已不是把握。

 而是捉着上下滑动,‮弄套‬之间极尽温柔,便如先前眼见梅雪香承之时,玉手还甜蜜爱怜着另一黑人的,好让那东西能更快的强壮坚,将女人玩的死去活来。

 那时梅雪香还香舌轻吐,吻着才在她身上过的,那媚臣服模样,练雪瑶可学不来,即便如此,当玉手轻柔爱地上下‮弄套‬着充满热力的男象徵,仍让练雪瑶芳心漾难安。

 加上两人既受僧鼓舞,又被爱抚的火热,空出的手又回到练雪瑶身上,动作越发落力,身后那人的口舌已不只舐轻啜小耳,更在脖颈之间不住滑动,双手轻托美,即便只是隔衣弄,那难以一手掌握的巨都是练雪瑶要害,被他这般爱抚把玩,不由令练雪瑶酥了一半。

 另一人的手段却更具威力,他半跪在练雪瑶身前,双手从下探入裙内,轻捉着练雪瑶修长笔直的玉腿,不住温柔抚爱,缓缓而上,手掌滑动之处阵阵热力涌上,加上他的头埋在练雪瑶怀中,虽然还隔着衣裳,但那处绝非可轻易触及的所在,从他呼吸时的热气隔衣烘烤,加上头脸转动时的接触,种种火热滋味,险些令练雪瑶软了另外一半。

 轻咬银牙,强忍着那火般炽烈的望,练雪瑶可不想在这儿糊里糊涂的失了‮女处‬身子,这两人更非她感觉想将身子献上的对象,迷茫的美目只见被僧搂着的女郎又是一声高亢呻,显然又已美美地被送上高仙境。

 而那息渐重,连着将女郎的高不止,也将到极限,直到此刻沉溺僧或许还没发现三人旁观。

 可若之后耳目恢复灵动,恐怕就瞒不了人了,心急之下练雪瑶一咬牙,玉手滑到底轻轻一捏,趁着两人一惊松手之际退后数步。

 虽没想到又让美女逃了出去。

 可要害被纤纤玉手一捏,表面似若无力,却明白表示练雪瑶若有意思,随时可让两人痛的在地上打滚,甚至当不了男人,知道方才手段还不能让练雪瑶这仙子放下矜持,两人也只能乖乖缩手,顺着练雪瑶的指示,跟着她一边整理衣裳的背影逃了出去。

 听着身后远处一声低吼,显然僧已然完事,的那女郎肌酥骨软,短时间内动弹不得,整好衣裳的练雪瑶一回头,见两人低头贴耳。

 可怜兮兮的模样,芳心不由微起波澜,她虽不想失身在这两人手里。

 可连着被这些戏勾的心也热了,练雪瑶竟不由也有些想要发的冲动,她放轻了声音:“等…等晚上…你们到雪瑶房里来…只要…别伤了处子之身…其他都…没关系…”  M.JigUaNgXS.cOM
上章 妖极逞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