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极逞威 下章
第十九章
 美目一飘桌上更漏,梅雪香芳心一惊,便算得应红莲用双头龙开了自己后庭,让她事后到外头休息的时间,也不过个把时辰之前,没想到就在这短短时光,自己不只由处子变成了女人,还是由蛮夷开的苞,甚至还心甘情愿地被两个黑人轮死,眼看着连‮花菊‬都要奉献给黑人,芳心非但没有抗拒,反是又羞又喜地期待着,想到自己破了身子之后竟展现出这般妖冶的一面,那比自己还要冷,彷若玉骨冰心的师姐练雪瑶,若被男人摘了又会是什么情况?

 尤其抚摸‮弄套‬之间,玉手里物蓄势待发,不由令梅雪香芳心漾,接下来恐怕不只‮花菊‬盛开,还要被两个黑人前后夹击,想到那时候小被满满的占着,火带来了无限悦,菊却被物火辣辣的,那痛只怕不在开苞之苦下,被两种截然不同的刺攻击,她可真不知要为里之美而,或为‮花菊‬之苦而痛,一时间芳心甚至有些纠结,偏生这绝对是逃不掉的。

 “呜…”的一声轻,梅雪香娇躯微颤,小里已小小地了一回,淋的身下的应红莲不住品尝,感的小口被不住舐亲吻,让梅雪香娇躯酥软,连纤手都松了下来。

 不知何时已轮转过来,刚夺了梅雪香‮女处‬身子的黑人双手轻箍梅雪香纤,身子贴了上去,物在梅雪香瓣阵阵轻顶慢,火烫的刺灼的梅雪香一阵娇,玉腿轻轻分开,当物缓缓地攻入菊时,梅雪香虽痛的柳眉紧蹙,角却不由泛起一丝笑意,她真的已将洁美的体完全全地献了出来!“呜…嗯…唔…呜…”

 身子正酥软着、芳心正着,虽说‮花菊‬被物渐渐撑开,一点一点地深顶进去,苦痛着实难耐,但一来梅雪香早有准备,二来潺潺淌的小被应红莲舌浅尝,娇肌肤更被黑人四只手不住把玩爱抚,连樱都被身前的黑人热情地吻着,封的严严实实,一时间只有她人的鼻音轻轻哼

 一双玉手紧搂着身前的黑人,舌正的火热,彷佛再也不愿分开,感娇的香肌雪肤被黑人大手不住的挑逗狎玩,加上股之内虽是疼痛难当,隐隐约约间却有种异常紧贴的,令梅雪香不由自主紧夹雪,好将的更紧。

 此时此刻,梅雪香知道,自己已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个妇,渴望着被物尽情蹂躏身心,这滋味如此愉悦快美,令她难以自拔。

 “呼…呼…”好不容易舌恢复自由,不用看也知两人间正拉着一丝光亮的牵连,梅雪香的呻着,感觉身后的黑人已停下了动作,却非手下留情。

 而是身子已抵紧了她,那物也已送入了梅雪香体内最深处,被物紧紧烙着的梅雪香面上仍是既痛又喜的挣扎,口而出的邀请言语却是那般惑:“好…啊…好哥哥…你…已经到最里面了…哎…前面的…前面的哥哥…你…也进来吧…用大宝贝前…前后夹击…嗯…彻底的…彻底的让雪香快活…快活到死…”

 “这样…好吗?”虽说不只应红莲,连两个黑人到此也看得出,梅雪香本里的媚冶,早已被火引了出来,却没想到破身还没多久,这小娃已渴望着被物前后夹击,彻底崩溃深渊,虽说侠女底子深厚,身体恢复极快。

 可一下就来这么猛的,自是不小心不行,即便只是要玩她几,总也不能在一开始就弄伤了:“不是很轻松…就吃得消的…”

 “没…没关系…”羞人的邀请才出口,梅雪香便有些后悔,但听黑人言语中的体贴,却令她鼓起勇气,将心中火辣的渴望全盘托出:“雪香的身子…受得了…而且…而且雪香想要…要用身子服侍哥哥们…到哥哥们舒服为止…唔…雪香希望…哥哥们用雪香的身子…得到快乐的经验…所以…所以不要在乎雪香痛不痛…只要哥哥你们…尽情的足自己…就好了…所以…请哥哥们…大展威…让雪香投降…一次又一次…被哥哥们玩的高迭起、死去活来…美的上天了…”

 一边说着这般恳求言语,梅雪香芳心虽不由微疼。

 可想到黑人物之威这般强悍,让自己只有被彻底征服的份儿,此刻还深深在菊里的物,虽令她得疼却也极有体紧合的快乐,即便天生媚骨的师父,恐怕在下婉转承之时,也没自己这般放,想到此处梅雪香勇气倍增,主动与身前身后的黑人各接了个长吻,雪轻扭,娇滴滴地展现出她的驯服。

 “求…求求哥哥们…用你们的…大宝贝…让雪香打从骨子里舒服的宝贝…狠狠的…狠狠的蹂躏雪香身子…把雪香的小…还有‮花菊‬…都干的开花…哎…雪香的花心…已经被你们都…都干的开了…被你们烫烫的着…好舒服…的…好痛快…啊…这么…这么硬…还长着…哥哥们…的雪香…好舒服啊…雪香…嗯…雪香好幸福…能被大宝贝干…还被哥哥们轮…每次都…都的雪香痛快身子…让雪香舒服…雪香好…好爱你们…好爱被你们干…干到心花都开了…”

 “好个的雪香…”见梅雪香这般配合,语蜂拥而出,纤扭摇间再没半分勉强,也知这刚破身的侠女已然动情,此刻她所期待的不是温柔怜惜。

 而是刚猛威,令她一次又一次享受着被征服的快乐,黑人们也就不留手了,两人前后一夹,在梅雪香一声娇哼中,三人已黏成了一块,前后两都被满的梅雪香只觉那快美充盈周身,没一寸不在望下快乐地雌伏,随着黑人们的指示,慢慢扭摇配合起来:“哥哥们…要一起上…一起玩死你了…”

 “好…好…啊…哥哥们一起…一起雪香身子…让雪香…整个人都被…被哥哥们玩了…被哥哥们这样玩…这样痛快的干…干到雪香…雪香好美…好幸福啊…”软绵绵的娇躯瘫在上,梅雪香阵阵息,一时间真的连指头都动不了了,美目迷茫地张了开来,却见身旁的应红莲正取了布巾,细细地擦拭着梅雪香娇躯,虽说两个黑人都已不见,但就算不管此刻梅雪香娇躯虚酥软,光看被褥之间印痕点点,有些犹未全干,即便已干的也仍有痕迹,虽大却是无处不见印痕。

 可见方才时的绵。

 感觉腹中颇有点饥饿,梅雪香心下微微苦笑,以她的功力虽还远不及辟谷之境,却也不是这般容易饿的,从腹中空虚来算,自己失身之后,在笫间与蛮夷的时刻,便没三也有两多了。

 想到数之前,自己还是清纯处子。

 可现在就算整理干净的出去,别人便看不出来,自己也没办法否认,她本质之与明月馨的天生媚骨,几可说不遑多让,尤其自己还同时跟两个黑人搞上…想到此处梅雪香不由娇羞,芳心却不由漾,想着黑人们还会不会回来?“唔…疼…”

 本想稍稍动动身子,没想到一动之下,不只小里撕裂般的疼痛,连菊里都有种异样的感觉,梅雪香虽不由呻

 可想到以这般苦楚换来的极上快乐,却是颇为值得。

 “香妹妹玩的太疯了些…”拭擦的手极为温柔,应红莲微微摇头,似是还不敢相信先前所见:“红莲原本只想…让香妹妹帮忙分担…稍稍为他们火…没想到…变成了香妹妹跟他们,把红莲都丢到一边了…不过香妹妹的上风情,也真美的让红莲叹为观止,老实说…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香妹妹被他们破了处子身,还有落红出来,还真以为…以为…”

 “以为雪香…是个妇…爱死了被他们干…”轻声接了下去,虽说羞的浑身发热,但想到自己在黑人下的表现,除了这个以外也真没其他的形容。

 直到此刻,思及此处梅雪香仍是又羞又喜,那般滋味的确值得抛弃一切地投入,也难怪妇之名虽沾染不得,仍是有人前仆后继,还是处子身的时候自然不知其中关键。

 而到了现在…梅雪香只知,若又碰上了贼要对自己动手,说不定她便会全无抵抗地任他为所为:“其实…雪香真的很爱…很爱被那样子呢…”

 “这样其实…也算不得坏事啦…若是一辈子尝不得登仙滋味,身为女人实是憾事呢…”

 一边胡乱闲话,梅雪香一边暗自运功,心知她又非天生媚骨,甫破身便连遭蹂躏,又是物,连‮花菊‬都盛开了,这样不知节制地被黑人轮了好几天,功力大退也是意料中事。

 没想到一运功,功力虽似稍退,却是越发纯,真要说起来比失身前也差不到那儿去。

 “香妹妹…”观察梅雪香的脸色,应红莲声音里颇有犹豫,显然也看出了梅雪香疑惑的是什么:“要不要…追杀他们?”

 “不…不用…”听到追杀,梅雪香心中暗叹,便是杀了他们,自己也回不去了,何况此刻自己四肢虚软无力,便追上了黑人,也只是被两人轮的地方,从房内换到了光天化下平野之中,还不知会不会被旁人看到…想到此处小里又是一阵濡,她忍不住摇了摇头。

 “可是…”犹豫了一会,应红莲才开了口:“刚刚…刚刚他们玩香妹妹玩到一半…趁香妹妹的神魂颠倒、人事不知之际…把贵宫的内功心法…问出了一部份,说是要配合双修采补之法…让香妹妹功体不至受损太多…”

 “原…原来如此…”心想怪不得自己功力似是不退反进,原来真的是两人下留情,以方才自己被的服服贴贴,连本宫心法这般绝密都招了出来,若黑人们想把梅雪香活活死,也是轻而易举,更怕的是他们干脆倚其威,不断地玩征服梅雪香的体,让她再也无法自拔地成为黑人下玩物,落得那般下场才真的叫呢!“罢了…现在去…也追不上他们…”

 “可不是吗?”清冷的声音自门口传来,只见一人身影修长,斜倚门口,身量高似男子,只女声冰冷轻柔,应红莲陡地一惊,一丝不挂的身子虽遮护着梅雪香,却也没法动作。

 反倒是梅雪香轻吁了一口气,她缓缓坐起身子,目光飘过四周,不由又羞了几分,窗台地上桌椅之间,竟都洒着汁水痕迹,先前自己与黑人之时,还真不只在上而已,想到自己扶着桌子翘起雪,让黑人从后而来的媚态。

 想到黑人坐在椅上,自己或坐在他怀里上下耸的放,或跪在他面前双手托擦拭物的娇姿,甚至还有自己独立当中,左腿高高抬起,让黑人前后夹着自己尽情冲刺的,梅雪香不由又羞又喜,自己竟真的变成这般放娃啊!

 “方才他们离去的时候,雪瑶曾试着追杀,结果一时不察,被他们给跑了。”听练雪瑶这么说,应红莲还不觉怎地,梅雪香却发现问题了,以往练雪瑶从不倚物站立,加上才刚在自己身上过的黑人竟能逃出…她望了望练雪瑶裙摆,发现里面竟有块若隐若现的阴影,心下暗自叫妙,没想到向来清冷的练雪瑶,听了声也会有反应啊!

 方才之间,梅雪香迷茫的美目其实已看到练雪瑶在旁观视,只是那时樱被黑人紧紧啜因而无言,现在看来,若不是练雪瑶看到自己那般烈的,竟也难免漾,股间濡因此难以动作,或根本是看到高玉腿发软,否则那两个黑人那里逃得掉?

 想到自己着娇躯,身不由己地将身心全盘献上,在黑人强悍火热的挞伐之下,一次接一次的高身,莹洁如玉的肌肤在黑人的把玩之下染满情的酡红,那羞人模样全都被练雪瑶看的清清楚楚,梅雪香虽不由娇羞,芳心深处却不由以为这样也好,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碰上,想到自己刚刚被黑人快乐无比的轮的飘飘仙,都不知的死了几回,梅雪香竟不由有些期待,到时候自己宽衣解带,主动献身任黑人们为所为,也不知会否比现在更为快活?…“雪香…就是这么失身的…”

 想到当时种种,梅雪香脸蛋微红,许久不见那两人她还以为可以将此事深埋,没想到一进来便遭挑逗,又被雾隐步了身子,身心漾中那猥美妙的滋味又回到了身上。

 虽说才招供一半,连连身的梅雪香已被雾隐步放下,樱轻吐的记忆仍不停止,等到话都说完了,梅雪香已是娇躯酥软,再没法动弹的瘫在一边,感受着高的甜蜜余韵。

 倒不是梅雪香想投降的这般快,但一来连连高,令梅雪香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娇媚承,任快将身心完全淹没的美妙滋味,二来面对的虽只有雾隐步一人,但妖极宗贼众多,就算雾隐步在这儿轮过师徒三人,事后依然还是要把她们都带到大厅,让众贼一一品尝侠女的体美味,光思及此处,梅雪香已是漾,体内竟有种渴望从子里涌现,想被尽情送入众贼虎口,让他们疯狂火热地在自己身上发,用那不住冲洗饥渴期待的子和‮花菊‬深处。

 见梅雪香光只是回想,便已将自己逗成了这副动情模样,明月馨微微一笑,她何尝不知落入敌手,早晚要被贼们尽情享用,显然梅雪香嘴上不承认,身子却早已准备好了。

 只是知徒莫若师,梅雪香表面强硬,实则早被黑人的服服贴贴,被发的子正适合即将到来的雨侵袭。

 但练雪瑶生清冷,对当之事也说的不多,一来这般冷美女更易引贼食指大动,二来霓裳宫诸女虽说容颜兰秋菊各擅胜场。

 可要说到身材火辣、前凸后翘,充满惑,宫内也只方雪与练雪瑶堪称绝尤物,当赤地被送入众贼手中,练雪瑶所承受的恐怕比当师父的她还要强烈,到时候明月馨自身难保。

 可救不得徒儿。

 本以为自己与梅雪香将当之事娓娓道来,自己为了逗弄徒儿情,说的特别入骨三分,梅雪香也不知是懂得自己意思,还是当真被黑人的快美无伦,竟也说的惑至极,偏生练雪瑶神情却还是冰霜一般,甚至连白雪般的俏脸都只微微晕红,顶多是小耳红的透了,若非看她蔽体小衣前已被撑的鼓,两点凸甚是人,明月馨都差点以为自己是白用功了。

 见师父看自己的表情异样,软瘫一边的梅雪香娇慵无力,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的练雪瑶娇柔一笑,纤手移到颈后一拨,小衣滑顺地落了下地,完美人的体登时展现,却见练雪瑶纤手轻举,托住一对傲人巨轻轻弄,纤指尖尖轻拈那的蓓蕾,显见在明月馨和梅雪香的努力下,旁听的她也已渐渐动情:“现在…要换雪瑶招供了…只是…雾隐前辈…你若要边玩着雪瑶身子边听…只怕雪瑶就说不清楚了…所以…”

 看练雪瑶娇躯赤,木马上的明月馨和瘫在一旁的梅雪香都不由自叹弗如,肌光肤润,光看都看得出那香滑细腻,一双玉腿笔直修长。

 可以想见夹住男人时的娇媚热辣,更引人注目的一双傲,硕美坚,无论形状弹力都完美无瑕,尤其柔如柳、圆似璧,整体配合起来格外的引人心跳加速,比之来此前的方雪更多一分人的媚惑,两女真不知道,当破了练雪瑶身子的贼,怎舍得不把她彻底控制征服,留做用的绝美尤物?“这…可就不公平了…”

 虽也在木马上头了几回,但天生媚骨的好处,让明月馨还能下地,缓缓坐到练雪瑶身后,两女赤的娇躯不住相磨,加上练雪瑶身下的木马也前后动作起来,让练雪瑶的声音也带起了几分娇甜…

 将梅雪香送回宫里,重回江湖的练雪瑶虽说神情依然冷若冰霜,芳心却不由慌乱难安。

 本来在霓裳宫里,若要说身段前凸后翘、火辣人,便算她与方雪

 但若论冷如霜,就还要加一个梅雪香了。

 三人之中练雪瑶自己是生就的清冷,方雪则是杀气甚盛,血衣仙姬之名确非泛泛,梅雪香却非那般冷淡之人,只是明月馨出事之后,梅雪香便变得越发冰冷,颇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风格。

 偏偏自己在外头发现本宫之人的联络暗号,前来之时,远在林中便见到山坡上头梅雪香衣着轻薄犹似闺中,神情更不若以外冷淡,心觉不妙的练雪瑶寻到时,正见到身着轻薄纱衣,亭亭玉立屏风旁的梅雪香被两个黑人注意到,正物、虎视耽耽地向她走去的情景。

 虽说梅雪香衣着清凉,又没兵器在手,但若真要打那两个黑人恐也非敌手,更不用说上已被摆布的酥软无力的女人,但让练雪瑶大吃一惊的事,却立刻发生了!眼看着两个黑人打算污她的‮女处‬身子,梅雪香非但没有反抗,反而还拒地任黑人们为所为,一路被弄到了上。

 本还以为梅雪香犹有后招的练雪瑶,在看到梅雪香娇羞无伦地主动合,全没打算保留地将宝贵的‮女处‬身献给黑人,一时间真的目瞪口呆,别说出手救梅雪香了,连逃之夭夭都没打算过。

 就这么旁观,看着梅雪香放愉地在黑人下婉转承,身心完全献出供其享乐,才破身便被两人轮也不管,开始时的疼痛很快就被快取代,点点落红被情的次次洗涤渐渐浅淡,完全抛弃侠女矜持,从身到心都成了沉的尤物,即便前一刻已被的浑身酥软,当物侵入时,又已快活合,那模样看的练雪瑶芳心漾不已,体内彷佛有几千只虫蚁在四处爬走,酥难搔,甚至不由想像,先前明月馨失身贼之时,是否也是这样的痛快享受?

 也因为如此,当黑人们的梅雪香死去活来、死不知几回后扬长而去的当儿,练雪瑶虽也动了动脚,却全没打算追击,她不知道旁观了那样活生香的宫好戏之后,追上黑人的自己是动手呢,还是干脆献上清白‮体玉‬,好享受梅雪香身受的美妙滋味?

 一边想着,一边和友伴会合,练雪瑶此次行走江湖并非孤身。

 而是与两位少侠为伴,两人眉目五官依稀相似,就算不是兄弟也非陌路,偏是各属一派,门派间还不怎么和睦,同行之时虽没真打,冲突也是不少,练雪瑶虽是冷若冰霜,但看在两人对自己都有点慕艾之心,偶尔出言相劝还有几分效果,只是为了调和已费不少心神,便懒得问清楚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了。  M.JigUaNgXS.cOM
上章 妖极逞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