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极逞威 下章
第十三章
 本来在媚药与贼的双重作用下,明月馨已是火焚身,赤体那堪这般多管齐下的手段?她不由自主地娇,双手环在雾隐步背上,一双玉腿更紧扣着间不放,感受着那的不断深入,此刻的明月馨那有半分霓裳宫高洁仙子的影子?全然一个沉醉爱间的热情女孩,待得雾隐步顶至深处,轻轻地咬上了明月馨花心之时,她已身子一阵,又臻高

 “好…啊…好…唔…馨儿…馨儿了…”虽说已在贼的手段下高数回,但此刻身子已破,都已顶到最深处了,高时小紧缩的刺,还要加上这般妥贴下火热的灼烧,感觉比之先前越发不同。

 尤其他并没有就此罢休,顶端彷佛生了张小口,衔住了明月馨花心,那美妙的刺让明月馨美目一阵迷茫,前一波高还未过去,新一波高又已冲来,美的她四肢八爪鱼般紧搂住身上的贼,彷佛想将一切都献给他:“的…好…馨儿…唔…”“明仙子…真是厉害…”虽说笫间经验无数,绝非明月馨这雏儿可比,但那小的娇媚火热,却是直透心窝,尤其干到此刻,雾隐步自然感觉得出,身下这漾的美仙子,果然是天生媚骨之女,幸好现在给自己破了身子,否则一直待在霓裳宫,不知云雨之乐,岂不浪费了天生丽质?他低下头,在明月馨晶莹剔透的小耳上轻咬慢,时而吹几口热气进去,逗的明月馨酥不已:

 “又紧又会,还这般易的这般舒服…女子花心…可没这般易吐的…仙子花心早在那儿,待我采摘,果然是天生…就要在上舒服痛快的…仙子你说是不是?”

 “唔…嗯…”虽说含苞初破,但明月馨也非不知,若非是动情至极,花心妙处只会深藏女子体内,绝不轻易现踪,更不用说自己还是第一次尝得此味,没想到便能尝得如此美妙,虽有些羞,却不能不承认,自己真的是天生要尝的女子:“是你…太高明…采的馨儿舒服…”

 “既然如此…我就真要采补你了…仙子可想一试被贼采补元的滋味?”

 “想…啊…馨儿想…想被采补…”一来身子已被他占了,二来那正自作怪,明月馨只觉花心被时轻时重、时缓时急的挑逗玩,早已舒服的不知人间何处,娇细细、媚眼如丝的明月馨搂紧了他,用身体的反应表现出她的渴求,虽说心底暗骂自己没用,虽是出言投降,却降服的心甘情愿:“步郎…啊…在馨儿身上…狠狠的来吧…馨儿想…想被你为所为…尽情享用…采的…采的馨儿死去活来…再没一点保留的…被你玩成妇…啊…好…好舒服啊…”听原本高贵皎洁,真如明月般的明月馨,在自己身下娇媚呻,娇躯更是婉转合,火热渴望地承受他的,雾隐步知道明月馨已渴待被他彻底占有,这才缓缓动作起来。

 “唔…啊…好…啊…馨儿…又要了…唔…你…好厉害…啊…”虽说花苞初破,照说不堪蹂躏,但此时此刻,明月馨无比感激这天生媚骨,虽说难免疼痛不适。

 可那强烈的快乐,却让这一切都变的不值一提,当不断送、不断顶着她感的小,当花心不住被挑弄采撷,随着高快不住倾,那昇天般的快活,让明月馨泪水直,却非苦楚。

 而是快活的无法控制,即便知道珍贵元被采补的后果是功力大减,但跟快乐相较,却是无比值得。

 “好…啊…好…唔…你…又…又的馨儿…啊…要了…”感觉到高节奏越来越快,一波接一波就快要没有间断,明月馨之间,也知尽头快要到了,不由搂的男人更紧,呻虽是娇媚人。

 可她却觉得根本不能将快述说于万一:

 “啊…要…要死了…馨儿的好舒服…啊…都…都丢出来了…唔…你…你采的…馨儿要死了…啊…要丢要丢…馨儿要丢身子…啊…”在一声最娇媚甜蜜的呻声中,赤着身子的明月馨只觉身心再无束缚,快活的就要冲上天霄云外,就在此时雾隐步也一声低吼,狠狠了几下,紧紧顶进花心之中,随即一阵热直透心窝,即便飘飘仙的明月馨也知道他了出来,的这般深、这般火热,那毫无阻滞的直入子,深深地烫到了最深处,灼的明月馨似又了一回,虽还残存着担心,若被贼搞怀孕了可怎么办?但那强烈的愉悦,却令明月馨再也不愿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正自之间,猛地气息一窒,贼的嘴已掩了上来,将明月馨晕红微启的樱封了个严严实实。

 虽说心中难免骂贼征服太强,前后都开了连樱桃小嘴也不放过,但情之间,明月馨芳心只想着把自己的一切全都供他享用,嘤咛声中香舌轻吐,娇稚地卷着入侵的舌头,随着舞起来,把口中香唾一滴一滴地扫过…

 绵之后,好不容易等到雾隐步把她放开,媚眼如丝、娇无力的明月馨软倒石上,虽说高之后难免慵倦,方才的舌交流,却令她体内隐隐有股蠢蠢动的漾,身之后稍稍自情中清醒的明月馨不由暗怪自己,才被他干了一回,难不成自己就彻底坠落深渊了?偏偏方才的刺如此美妙,即便股间仍有刺疼,前后二都开,疼痛处越发异样。

 可明月馨却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爱上了这种绵、男女,纯粹体上的悦放纵。

 娇渐止,本想遮掩着正被他火辣目光赏玩的赤体。

 可还没动作,股间那腻酸麻的疼痛就止住了她,明月馨轻咬银牙,这才感觉到雾隐步手段之高明,先破她菊不只是摧折侠女的骄傲,更是为了让明月馨,在那极端的疼痛之中仍快难抑,同时也发她媚骨的天,当珍贵的‮女处‬身被他强夺的当儿,疼痛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反而是快将她彻底淹没,现在的明月馨非但没有打算抗拒,反而隐隐渴望着,接下来他又会用什么手段,来让自己死的献出一切?“你…的馨儿…要死了…”

 完全不敢相信这般娇柔冶媚的言语,会出自自己之口,更不敢相信的是,这般言语出口,体内竟似便有股热在涌动,明月馨虽知自己天生媚骨,那想得到效果会这般好?就只是柔腻娇媚些的言语,就让自己渐渐动情。

 偏偏以贼的本领,上把女子连玩几回乃兵家常事,想到自己花苞初破,就要再次承,明月馨不由又惧又爱的期待起来。

 “啊!”的一声惊叫,还带三分甜媚,明月馨娇躯一僵,突然侵入小的手指虽只是轻轻按着,没怎么动作。

 可异物入侵的刺,却似把才刚冲击过她的疼痛跟快活全都勾了回来,即便知道贼绝不会放过自己这娇媚酥软、只待采摘的尤物,却没想到会这么快呀!

 “好明仙子…我很怕呢…怕你跑掉…”雾隐步嘿嘿一笑,手指虽没怎么动作,轻按之处却似有种异样的刺,似有若无,明月馨只觉小里阵阵酥麻酸,忍不住缩起小,紧紧住手指不放,虽知必是手段,但现在的她,对此可是之至,她娇声呻、彷若恍惚,雪微微抬起,面上虽还有忍着疼的神情,却是尽力给予入侵的手指方便,耳边只听着雾隐步的声音:“所以…我要在你身上,施加下的催情手法…让仙子越来越爱被男人干,只要被上…就会幸福到昇天…”

 “前…前后都是吗?”早知贼对催发女子本中的必是出色当行,方才明月馨才以身试法,知道那绝非可以轻易抗拒的手段,但雾隐步既然开口,想必将要使用的手法,与方才挑逗自己的手段多半不同,十有八九是会长久留在自己身上,彷佛印记一般,绝不是随着高身,在慵倦虚软中渐渐散去的刺

 可小里的酥麻,却是直透心窝,似是再也排除不掉。

 虽说正被贼以手段催发情,一来才高过的身心对此全无抗力,只能照单全收,二来也不知是天生媚骨的影响,还是自己天里就有着爱的渴望,就算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只会沉沦海,若变成贼专用来发奴还算好的,最怕就是被带入妖极宗,被众贼轮玩,做为霓裳宫的宿敌,对自己必是毫不保留的摆布玩,只怕当真要英风尽毁、彻底失去侠女矜持,变成无男不妇,但不知为何,明月馨心中竟对这可怕的后果隐隐有着期待。

 全没想到明月馨会是这个反问,一时间雾隐步倒真吃了一惊。不过幸好被问的是他,中土徒的‮情调‬或采补手段,多由道门双修之法而来,后庭既非正道,在这方面自无双修之法派上用场的时刻。

 但雾隐步出身东瀛,无论武功或挑逗手段都带了东瀛特点,剑走偏锋,总合虽难称强,第一个别而言或许还胜中原手段一筹:

 “明仙子这倒提醒了我,你的小‮花菊‬…也很让人舒服…”

 “啊!”一声尖叫,明月馨只觉整个人都绷了起来,雾隐步竟又伸了指头直探菊,异样的感觉从前后两一起涌上,不只提醒明月馨那两处都被男人蹂躏过了,更加发了还没褪去的记忆,尤其前后一起发动,那刺不只倍增,简直像在一瞬间膨了好几倍,爆发般的刺瞬间席卷了明月馨每寸神经。

 便在此时,贼已吻了上来,令明月馨的尖叫戛然而止,香舌醉地随着男人的侵犯而绕配合,他轻顶在明月馨颈后的手,更令明月馨无从逃遁,只能热吻陶醉。

 “唔…”的一声娇,当他终于松开明月馨樱,媚眼如丝的明月馨微微抬头,樱轻抿,竟似对那热吻还有一丝依恋,但高的刺,令明月馨娇躯酥软,只能娇嘘嘘,甚至无力夹紧‮腿双‬,只能任的汁甜蜜地润着还在其中的手指,快虽不若合,却也是美妙无伦,美的令明月馨真想再来一回:

 “好步郎…你那下的催情手法…已施在馨儿身上了吗?”

 “这是当然…”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轻明月馨即便仰躺也不见软塌的坚美峰,更不放过已动情硬的蓓蕾,一手犹可,另一手还带着明月馨刚刚出的汁,如火上浇油,让明月馨一时只有娇承受的份儿。

 雾隐步手上动作,心下却有些发虚,他确实在明月馨身上施下催情手段了,先前霓裳宫门下也有人落入妖极宗手里,被他施加催情手法,原本还抗拒的意志云散雾消,身心彻底堕落,显然相当有效,但在明月馨身上却不见多少效果,顶多只是把明月馨原已澎湃的情,的越发奔腾,即便身都不见消散。

 虽说以结果而言,与催情手法的效果殊途同归,但无论他怎么看,都只像是提醒了明月馨的天生媚骨,让媚体质再无从压抑,这般失手对他可是前所未见。

 难得失手,却非自己手段不济。

 而是特异体质令他难施其技,雾隐步不由心下有火,但看着原为高雅矜贵、英气的仙子侠女,在自己手下婉转娇、媚态横生,彷佛已完全忘怀一切,除了自己布施在她身上的雨外再管不了其他,便有火气也早湮灭在自得之中,他一边摆布着明月馨娇的双的明月馨美目如丝、娇不止,一边俯下身去,轻咬着明月馨珠圆玉润的小耳,舐的明月馨娇躯颤抖不止,彷佛难堪威:“好明仙子…你下边…已经的很多了…”

 “唔…是…是步郎你…手段高明…啊…”被雾隐步多管齐下,摆布的娇躯火热难挨,明月馨不由自主地娇嘘嘘,心道这催情手段果然下的紧,明明只有双被玩、小耳被咬,空着的小却是酥麻酸,一发不可收拾,换了先前犹可强忍,现在的明月馨却只想着,等雾隐步再次占有她火热渴望的小,自己会是多么心甘情愿地他的侵犯:“才让馨儿…唔…这样…”

 “不是喔…”感受着手上触觉异样细致柔软,即便雾隐步御女无数,连霓裳宫门下也玩过不少,这般肌香肤腻,无论触感或干起来都美不胜收的绝却也初见,不由暗忖天生媚骨果是难得,幸好明月馨给自己采了,若这般美人竟在霓裳宫守身终老。

 可真是暴殄天物啊!他轻轻咬着明月馨小耳,吐舌在她颊边耳内轻舐,原已心的明月馨越发火热渴望,耳边只听他说:“是明仙子外表高贵矜持,内里却渴望的紧,不然我的手法…也没办法这么快收效…”

 “是…哎…是啊…”听雾隐步竟说自己有的本质,明月馨虽是羞人,但天生媚骨的影响也难否认,何况自己明明失身在下,里还正疼痛。

 可被他那下的催情手法一搞,小里已是潺潺,漾的明月馨再也不想否认自己的渴望:“馨儿矜持侠女的外皮…是被你给剥了的…搞的好下,下面一直…好步郎…用你的手段,尽情的…蹂躏的馨儿…”

 “哦,不怕痛吗?”“不…不怕…那…那值得的…何况…”娇声中,明月馨一双藕臂已搂上了身上的雾隐步,将他搂的更靠自己一点:“被你多个几次…就不疼了…只会…唔…只会的…步郎…唔…”别说以往,就算换了三个时辰还未失身之前,明月馨绝不敢相信这种话会从自己口中道出,现在却是说的心甘情愿、顺利畅,全没半点阻滞,才刚被污就变得如此驯服,虽让明月馨难免羞意。

 可现在的她,却是打从心底渴望着接下来的雨。

 而这样的羞人言语既出,明月馨只觉自己已彻底暴在他眼前,饥渴的小眼巴巴地渴望着的再次光临:“好步郎…嗯…用你的宝贝…把馨儿…彻底占了…馨儿想…想被你尽情的玩…采到都…都给你…啊…”佳人既如此渴盼,身为男人那有不振奋的?只听得明月馨一声甜腻入心的娇已再次侵入了她的润,不知是因为尝过滋味后生涩渐少,还是全心投入后更加习惯,明月馨只觉得当缓缓侵入之时,每寸被摩挲过的肌,都酥麻快活的只想被更彻底的占有,不由得整个人紧了他,樱香舌毫无息地与他热吻绵,再不肯稍有松懈,即便两人肌肤已亲昵无间,仍是火辣地向他贴紧,再不肯留下半点间隙。

 “哎…又…好…”也不知是催情手法生效,还是破了‮女处‬身后矜持不再,越发投入,明月馨只觉子深处竟又本能地倾吐出花心,被衔个正着,比方才还要更快的高了,她一边与贼热吻,一边将他搂得更紧,唔嗯声中甜腻的呻不住吐出:“好…啊…步郎…馨儿又…又丢了…嗯…花心…又给你采着了…啊…采的好…唔…好步郎…用你的大子…的馨儿…啊…馨儿好爱…好爱被你干…干的好深…唔…美死馨儿了…”

 又是一声娇细细,赤的明月馨只觉身心都被推上云端,美的无以复加,但雾隐步的却还未尽兴,之中威更炽,美的明月馨神魂颠倒,她快地享受着贼的蹂躏,在他老练的手段引之下,毫无保留地献出身心,只觉以往的日子都白活了,这美妙的一夜,也不知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哗啦声不住作响,朝阳之下水潭之中,一条白色的美人鱼正在水中游动不止,肢体修长洁白,动作之间优雅秀气,真是美不胜收。

 游了许久,明月馨纤手按住潭边大石,起了上身,披散的秀发散落身畔,溅起水花点点,白若冰雪的衣裙透地服贴娇躯,娇美人的曲线彻底展前却是两点凸,显见洁白无瑕的衣裙之中并无贴体衣物。

 闭目感觉水珠滴落的明月馨暗自苦笑,一早起来便在清冷的水潭里畅泳。

 可体内那蠢蠢动的本能,却没半点消除,洗过的衣裙看似白皙无瑕,昨夜散在身畔难免沾染的渍看似不在,却是深刻体内,连她自己都没法当做一场梦做了就算。

 转头望向潭中,渐渐平复的水面将潭边的美女完全映照出来,明月馨本就清丽娇美如明月,虽说乌云散,衣裙也已透,却全然看不出狼狈之态,却也不若以往的高雅矜贵,多了几分娇柔妩媚,那模样若给男人看在眼里,惟一想到的就只有将这美女在身下大快朵颐。  m.JIgUAnGXS.cOM
上章 妖极逞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