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极逞威 下章
第十二章
 玉手轻柔地滑入颤抖的股间,当指尖探入那从未被旁人见识过的小时,无与伦比的刺,令明月馨娇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抖的极为烈,差点连玉指都要滑出去了,轻咬银牙强忍颤抖,明月馨芳心越知不少,天生媚骨的她,夜里发梦的次数自不会少。

 可就算‮夜午‬梦回间,在梦境的震撼下,身子也不曾感成这样,这回的事儿看来可比想像中糟糕得多。

 “嗯…哎…啊…啊…唔…”纤指缓缓在小口处勾挑动作着,前所未有的刺让明月馨身子不由发烧,脑子已渐昏沉的她心知不妙至极,本来还想着只是这样坐着动手,直到药力尽便罢。

 那里想得到体内情汹涌澎湃,原本直坐的上半身不知何时已仰躺下来,空着的那只手托着香峰抓‮弄抚‬,一双玉腿更是无力地轻踢着,即便未曾眼见,也感觉得到袜内的玉足足趾紧紧收缩,整个身子彷佛被火焚烫着一般,尤其小里空虚又饥渴的感觉,是那么的火热和难以言喻。

 偏偏即便自己已被火灼的这般难堪,小里的渴望仍似没有减少半分,被火灼的头昏眼花的明月馨心知,此时此刻自己的护守本能已降到了极限,若被男人摸上身来,只怕真的会半推半就地献身合。

 就算美目未睁,也知道现在仰躺石上的自己衣衫散、娇嘘嘘,若被男人看到了,就算是入定老僧,只怕也要抛却戒律,狠狠地扑上来,将自己尽情蹂躏,直到足方罢。

 “呜…”娇声中,纤指继续滑动勾挑,闭着美目的明月馨只觉身子被不住推送沉浮,雪时而轻抬绷紧、时而无力沉落,扭动之间下身一凉,她知道是自己动作的太过烈,裙系带难堪拨动而滑落,虽知现在自己已是春光外,但火正炽的明月馨已管不了这么多,只能让玉指尽情滑动,感觉那本能的火热刺,一点一点地把自己占据,反正在上玩的玉手,还没能把衣裳给卸了,没得完全赤、一丝不挂已算上上大吉,现在…就先这样吧!“啊…”突地,一只不知从那出现的手,捉住了明月馨正在小中动作的玉手,明月馨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股热气已罩住了小口处,随即一阵火热柔软的刺,随着异物攻入小猛地涌上身来,强烈的让人难以想像,虽说肆只在小口处。

 可那热气吹拂之间,刺却似直入深处,将明月馨强行推上高,汨汨澎湃出,无力反抗的明月馨只余一句:“了…”

 虽说天生媚骨,即便未经人道,夜里发梦的时候也曾尝过高滋味。

 可在清醒状况下又是另一回事,更何况体内媚毒催火一发不可收拾,那刺来的既深且烈,一瞬间就让明月馨飘飘然如登仙境。

 刺来的这般强烈,明月馨虽稍稍清醒。

 可在小里活动的异物,却越发灵巧地挑逗着她,虽猜得出那是口舌施

 可却灵活的让明月馨难以抗拒,何况那舌头在啜饮了她的后并未放松,反而来的更加强烈,令明月馨恍若沉浮在海涛之中,飘飘然难以稳定。

 一只手被来人紧紧扣着,虽感觉得出那是男人的手,芳心既期待又怕苦楚,毕竟现在的自己若落入男人手中,那里逃得出失身之祸?可体内漾难收,男人又将水月馨感娇的小,逗的泉涔涔,明月馨只被逗玩的娇躯直扭、咬牙呻,‮腿双‬时而被刺的抬起,却全然没打算踢向来人,空着的手更只在玩爱抚,将蓓蕾挑的越发红,全没意愿抗拒。

 紧咬银牙。

 可高的刺却一波波冲击着她,令明月馨芳心漾,情一发难收,她武功虽高,本门心法又有压制情之效,一般媚药毒对她全无效果。

 可天生媚骨绝非泛泛,一旦情爆发,会比一般女子更加难以抗拒,尤其男人口舌功夫至为高明,要害落入敌手的明月馨只觉小里酥酸麻,种种异样刺不住涌上身来,一波接着一波彷佛全无止息,令明月馨不知不觉已是娇嘘嘘,浑身火烫,小里更是滚滚,已不知在男人口舌之中快活地了几回。

 虽说心知此次失身难免,但既然媚骨天生,又已落入男人手中,成了他囊中之物,明月馨也知此事难免,但芳心却难免忧惧,一来此人挑逗功夫如此高明,绝非常人,二来会在夜间晃到山林深处,也不是平常人会做的事,更何况即便小被挑弄的泉水汨汨,明月馨仍感觉得到,那人空出的一只手,正似有若无地挑弄着后庭菊,那异样的刺混在情之中,越发心难搔。

 就算要失去贞洁。

 可想到不只小,连后庭都要被男人攻占,异样的心理刺令明月馨越发激动难抑,在一阵高冲击之后,她勉强将玩着的手移开,勉力想要推拒,力道却弱的似还拒,一下便被那人扣住,轻轻松松地便一手扣紧明月馨双手,轻在明月馨平滑没有一丝赘的腹上,轻的力道彷佛直透小,甚至连手都感受得到那人口舌带来的刺,令小不住颤抖搐,事已至此已无力回天,明月馨甚至感觉到花心正渐开放,等待着男人的侵犯。

 “呜…”又一次强烈的高涌上,明月馨一声娇,只觉下体一阵空虚,男人竟已放开了她,正不知该怒还是该庆幸的明月馨只觉男人一把将她抱起,随即把她摆布成四肢着地趴伏石上,不知何时身子已完全赤的明月馨美目离,只见白衣不知何时已是一地零,显然男人已是箭在弦上,这般羞人姿势令明月馨只能任其鱼,等待着贞洁被男人强行夺去的那一刻。

 知道自己现在已是男人的囊中之物,芳心酥麻漾的明月馨无从抗拒,她软弱无力地雪高抬、玉腿轻分,准备好了被男人彻底攻占。

 没想到身后男人的行为,却是大出明月馨意料之外。

 “啊!”的一声惨叫,即便明月馨已被媚毒冲击的娇躯酥软、漾,但贞洁未失,‮花菊‬已被迫敞开的滋味,仍痛的令明月馨示弱地哭叫出声,被强迫着撑大和充满,尤其更不是已漉漉地期盼男人侵犯的‮女处‬,混着无比羞的感觉,令明月馨一时间错觉身子都快被弄坏了,连愉悦的滋味都减少了许多,明月馨痛的整个人都僵了,纤指紧紧地扣着身下的衣裳,只差没把衣裳给撕下来。

 只是事已至此,男人岂会放过她?含羞忍痛的明月馨只觉暂停推进的他魔手轻探,小顿遭手指侵入,连小口处那感的小蒂都没被放过,种种酥麻登时涌上身来,甚至连被撑开的‮花菊‬深处,竟都感觉不到剧烈的痛苦,但那不熟悉的巨大填满,仍令明月馨难以适应,被媚毒刺的灵活倍增的感官,竟似能感觉得到,‮花菊‬深处的肌,是怎么收缩绞紧,想把入侵的挤出去,偏又没法成功,只能任他缓缓动作,将尽情深入,直到全尽没方才停下。

 虽说没怎么动作,甚至连旋转送的动作都极尽轻柔。

 可被侵入处绝非正道,反而使得刺倍增,加上那人的手正自在明月馨内蕾上爱抚轻薄,明明不喜欢被这样侵犯。

 可明月馨不知怎地竟有些渐渐的依恋,她无力地俯着上身,随着呼吸动作,双与垫在石上的衣裳不住厮磨,腹上的大手牢固强壮地捧住了她,令明月馨雪高耸着承受,不让明月馨有半点逃离的机会。

 承受着男人的摧残,不知何时明月馨又羞又怒地发现,高涨的极端快,竟已超过了疼痛,令她不由自主地颤抖搐,非正道的‮花菊‬盛开时已是如此,等到男人终于占有自己的‮女处‬,到时候自己岂不在快乐的高中彻底没顶?可明知如此,明月馨却不愿也不能抗拒,她紧咬银牙,泪水忍不住出,‮女处‬缓缓溢出的泉,却已渐渐滑到嘴边,尝来竟有丝异样的香甜。

 “呜。”的一声娇,既羞又悲的明月馨完全无法抗拒地被送上高,‮花菊‬忍不住紧紧收缩,夹的那深入菊更形巨大,彷佛每一寸肌都被灼烫着,那刺令明月馨所承受的高滋味越发强烈,她一边羞于自己‮花菊‬被破,竟还高,难不成自己的天生媚骨,真令她变成了即便在这种状况下,也会享受冲击的妇?可那强烈的、深入体内的刺,却令明月馨不由自主地心思漾起来,‮花菊‬开了已是如此,等到内花心被占,会是怎么样一番滋味?

 感觉男人终于缓缓地离开了她,离开菊之时,彷佛把快也刮了出去,明月馨一声唔嗯,娇躯整个软绵绵地瘫了下来,彷佛再没有一点力气撑起身子,虽然明知道对男人而言,看着女人酥软瘫痪,再没任何抗拒能力,会是最惹起念的一回事,但此刻的明月馨再无抗力,何况她也感觉得到,即便方才那般紧收‮花菊‬,也没能让男人出来,接下来仍如中天的,要享用的就是自己珍贵的‮女处‬身,尤其她的‮女处‬,也已正期待着被男人侵犯占有。

 软绵绵地被男人翻了过来,明月馨柔弱无力地仰躺着,四肢大张,充满媚惑的体再也没有一点遮掩,男人火热的眼光犹若实物,细细地赏玩着刚受摧残,表面上却除了动情痕迹外再无任何伤痕的完美体,目光到处明月馨香躯微震,既娇羞又期待的感觉,竟似随着他的目光游走在自己身上,她虽忍不住想移动无力的身子逃避。

 可纤一动,后那撕裂般的苦楚,便令明月馨动弹不得,更令她不由忆起方才那既痛且快的滋味。

 “唔。”地一声轻呼,男人伏下了身子,口舌再次光临明月馨泉潺潺的小,虽是同样的口舌刺

 可在后庭强烈的肆之后,甜美的刺竟似倍增,舐的明月馨漾,体内媚毒越发张狂,一双玉腿无力地夹着男人的头,却完全无意抗拒。

 而是引着他更加深刻地玩着她。

 被男人的口舌逗弄着,才褪的高立时又冲上身来,明月馨娇躯一阵颤抖,又是一阵美美的舒,迷茫的耳朵彷佛光只听着男人啜饮她甜蜜的,就似又想再一回。

 尤其男人打蛇随上,虽似连忘返地净明月馨的,却渐渐转移上来,口舌缓缓地舐过明月馨结实没有一丝赘的小腹,慢慢游走而上,没有立刻攀登峰峦。

 而是在美周遭慢慢滑动,舐着明月馨香甜的汗水跟透体而出的幽香。

 虽没被他立刻攻上重点,但光只在下勾舐,刺的滋味已令明月馨神魂颠倒,尖的蓓蕾早被刺的硬起来,当他在间的沟壑中来回舐的当儿,头发轻拂过硬的蓓蕾,光只如此竟就令明月馨娇躯一阵搐,忍不住又小小了一回。

 虽是高的刺,但这样小小身,非但没将明月馨满腹火舒,反而像火上加油般,让明月馨更加渴望着就要来临的洗礼。

 “哎…你…唔…”没想到男人灵巧的口舌,竟弃她娇美傲的美不管不顾,明月馨虽不由有些失望,但檀口方开,男人的已覆了上来,此刻的明月馨已完全失去了抗拒和顾守的本能,樱轻启、香舌微吐,合作地随之起舞,任他尽情享受她的口舌芳香。

 不知不觉间男人吻的越发深刻,舌头扫过明月馨口中每一个角落,温柔而火热地啜着她的香甜。

 而明月馨却只剩合作地任他予取予求,香舌随他动作,被他尽情地侵犯享受,彷佛除了口舌间的水融、彻底融合之外,再也管不了其他,不知不觉之间甚至连双手都已上了男人脖颈,和男人绵深吻起来。

 即便是高渐褪,逐渐回神之后,明月馨竟也没有一点想推开他的心意,任得他为所为,等到男人终于松开口舌,娇嘘嘘的明月馨软瘫石上,媚眼如丝地望着这即将蹂躏她身子的贼,虽已认出了来人身份,知道自己就要失身在这恨之入骨、以往遇上只有杀之后快的贼身上。

 可赤体、体内的,却令明月馨再也不愿反抗,她轻娇躯、微微扭动,让男人擒握着她美的手更好动作,方才的疼痛竟似已消失无踪,正等待着再一波男人的侵犯。

 香舌轻吐,恋恋不舍地舐着瓣间他所遗留下来的味道,即便知道接下来自己就要被这贼强夺宝贵的贞洁,知道自己一旦被这原为敌人的贼占有征服,等待自己的绝不是怜香惜玉。

 而是贼对侠女的尽情侵犯,以妖极宗与霓裳宫的梁子之深,对方若以具、又或摧情手法,彻底发自己体内情,让自己从冰清玉洁、高贵不可亵玩的仙子,变成无男不、夜夜宵的娃,都称得上是手下留情。

 可现在的明月馨,却已再无抗拒,只渴望着接下来的一切。

 “你…你赢了,雾隐步…”先前也与此人手过几次,若论武功是绝对不如自己,不过此人出身东瀛,称做忍术的诡异手法说来便来、全无徵兆,明月馨要胜他容易,要擒他却是千难万难,如今自己却是一丝不挂地赤在这人眼前,被他挑逗的火焚身、只待破瓜,明月馨也真不知会被此人如何蹂躏?好不容易才开了口:“来…把馨儿彻彻底底的…拿下吧…”

 “明仙子可知道…接下来我打算怎么弄你?”

 “猜…猜得到一些…”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问自己,此种之事别说自己身为侠女,即便一般女子也开不了口,但外有雾隐步的灼灼目光洗礼周身,内有媚毒火,正逐步煎熬,要明月馨速速向贼降服,献上贞洁供他享用,即便知道无比羞人,明月馨竟也开了口:“你…既已开了馨儿‮花菊‬…接下来…馨儿的贞洁自然…自然逃不出你的手…身子既破,就看你…打算怎么辱馨儿…把馨儿调教的…没有男人不行…反正贼手段…自是怎么羞人…怎么来…唔…”没想到这种话,竟有从自己口中娓娓道来的一天,明月馨虽是羞愤难免。

 可在体内的火煎熬之下,竟不由有些渴望,当以往那些不忍目睹、甚至连说出来都觉羞人的手段,任他施加在自己完美人的体上头,究竟会是什么样一种滋味?彷佛光只想像、光只说出口,身子便合作无比地动情起来,明月馨情不自地雪微抬,颤抖之间竟是又一波高袭上身来。

 “给…给我…”没想到自己‮女处‬身未破,这般言语已是口而出,等到自己被他尽情糟蹋蹂躏,身心都被他征服占有,只怕笫之间的语,更会令她光听便无法自拔,明月馨美目转,当目光扫过雾隐步下那壮硕物之时,虽不由又羞又怕,不知那巨物占有自己紧窄狭小的小时,会否真的令自己痛不生,但只要想到自己天生媚骨,明月馨头一回对老天给予自己这样的天赋感到感谢,身为娃,本就不可能逃过此劫,明月馨只希望自己能承受得起。

 “啊…好大…”见明月馨这般乖巧柔顺,甚至主动出言求恳,再没一点侠女英风,雾隐步嘿嘿一笑,微一已轻轻地顶入明月馨小口处。

 虽说芳心已是千百个愿意被他里更是泉汨汨,但当顶入的当儿,明月馨仍承受不住地娇躯微震,虽只有顶端进来,却似已的令她漾的倒卷而回,再不出去,明月馨似喜似惧地飘了雾隐步一眼,一双玉腿主动环上了他的,完全展现出她的

 “哎…唔…好大…好…啊…痛…”感到初缘客扫的小,在的侵入下渐渐敞开,明月馨不由自主地轻扭雪,似拒还,动作之间磨擦更多,更觉得那火热似从上灼了进来,灼的明月馨婉转娇,她银牙一咬,既然要破瓜了,矜持和抗拒毫无意义,索将浮上心头的言语通通吐了出来:“痛…可是好…哎…再进来些…唔…好…哎…步郎…你…的馨儿满满的…虽然痛…可是…啊…好舒服…哎…那里…好麻好…你…好热…啊…好厉害…啊…”一声似苦似乐的哀,在雾隐步的步步深入中,明月馨的‮女处‬膜终于崩溃,在那痛楚涌上身来的一瞬间,出乎意料的明月馨却没有感到几分悲苦甚至失落,甚至连破身的自己再无缘霓裳宫主这等事都忘的一干二净,芳心只想着这样下去,自己就能彻彻底底地,享受到天生媚骨带给自己的好处,想到自己就要在贼的手段下变成妇,享受到前所未有死的曼妙滋味,明月馨便不由心神摇,勾在男人上的腿用着力,想把那更深刻地入自己一些。

 “你…啊…你破了…馨儿身子了…唔…好热…好深哦…”感觉到刺破她的贞洁之后,毫不停留地缓缓进,时而左右旋磨,时而稍稍退出、再缓缓进,火烫的不住刮搔着明月馨感的小壁,似要将的热力一点不剩地感染她小的每一寸,明月馨芳心不由漾,尤其当想到自己原为贞洁侠女,现在却赤地被破瓜,心花怒放地成为他下玩物,强烈的反差似令更加火热,明月馨不由雪轻抬,将自己向着他更靠近、更紧贴了些。

 虽说一直以来步步进

 可当刺穿明月馨的‮女处‬身,这仙子非但没有疼痛抗拒,反而向自己贴的更紧,若非含带媚的眉梢眼角间,仍难免初成妇人的苦楚,小虽是紧紧纠,动作间仍难免稚,怕他真要怀疑自己弄错了人呢!他一边轻,慢慢享受着明月馨的温暖窄紧,一边俯下身子,在明月馨耳边轻声细语,边安抚边挑逗这漾的美仙子,双手更是毫不停留地在明月馨周身游走,老练地引领着明月馨向他献出身心。  M.JiGUaNgxs.Com
上章 妖极逞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