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妖极逞威 下章
第五章
 没想到这么快,自己的美便落入了贼眼中,范雪芙不由大羞。虽说若论大小,在霓裳宫中算不得太大。

 但范雪芙也出去走过江湖,难免遇上些名门侠女,自然知道自己在女子之中已算得上双峰甚伟,也不知是否本门功法的关系,本门众师姐妹若论部,胜过一般女子不知多少,虽平也为此自豪,甚至偶尔还按摩塑形,保证形状完美,如今却被贼看了个,范雪芙又羞又恼,芳心却不由跳的越发快了,他会怎么看待这点?会不会跟外头的其他人一般?

 “真是漂亮。”赞叹了两句,那贼伸手轻拉,把还带着范雪芙体香的小衣扯开,凑在鼻尖闻嗅起来,眼睛更热辣辣地看着范雪芙再无遮掩的

 “范大女侠这身段儿…若换到宫或雪舞阁,恐怕要羡慕死那边的女人了…”

 听他这么评判自己,没说什么这般大必是妇之类的评语,范雪芙芳心稍平,这般恶语平难免听得多,他既没这么讲,虽说把自己跟宫及雪舞阁这两个盛产女的门派相提并论,倒也没那么惹人嫌。

 “唔…”一声轻,范雪芙不由娇躯微颤,那贼双手齐施,托着范雪芙的满玉温柔把玩,糙的触感本就令范雪芙娇的肌肤难以消受,何况他还不时手指轻捻着两朵蓓蕾,点抹挑,那处本就是极感的所在,贼手段又是最能让女人足快活,好让女人陷入深渊,不一会儿范雪芙已被逗的娇躯发烧,股间甚至已有些润,偏偏被控的四肢大张,想遮掩都没法。

 “哎…别…别这样…唔…”手指已是如此难当,当他的手顺着肌肤下滑,慢慢褪去范雪芙裂不成裳的白衣,口舌则吻住一边蓓蕾,吻舐个不休的当儿,范雪芙终于忍不住开口求饶,不只这巧妙的手段,比刚刚更令人心难搔,润温柔的感觉,比任何事物都令人联想到男女事,尤其范雪芙偶尔也会发梦,从那次之后,梦里就转成她被这贼尽情辱玩的种种,现下将要成真,范雪芙的抗拒能力自是每况愈下:“唔…不要…好…好难受…哎…别…求你…”“是不要…还是不要停…”口舌轻轻舐玩着柔滑玉,触感着实美妙,尤其在范雪芙为了美贼玩而心慌意之时,贼双手不停,早将范雪芙剥了个光,回过神来的范雪芙这才发觉,赤体在他眼前早已毫无遮挡,不由羞的又闭上美目,他的声音却仍回在耳边。

 “是…不要…不要啊!”虽说早知失身难免,肌肤头一次被男人把玩抚爱的滋味着实不坏。

 可范雪芙还是处子之躯,矜持总还是要的,即便范雪芙也知道,现在全无遮挡的自己,只能等着矜持被贼破除,被他尽情的份儿。

 可范雪芙却不愿这般快就松口,即便身为侠女的她,正隐隐期待着被贼强夺贞洁,身心都被他霸占征服,无法抗拒地臣服在之下的那一刻。

 “那…就先不要好了…”听到贼这句话出口,范雪芙惊的连眼都忘了闭,她都已赤地在他面前,完任是只待宰的羔羊了,贼怎还可能停手?可一张开眼却看不到人,正自疑惑,陡觉一股温热贴到双股之间,随即一股火热的侵入感传来,难以想像的酥麻酸软顿时涌上,范雪芙一声惊呼,娇躯顿时绷紧,竟似有种魂飞天外的刺,尤其体内似有股暖出,的范雪芙一阵酥软,却是不明所以。

 “这样就了?我才刚亲上去呢!”从范雪芙双股之间抬起头来,贼面上颇有几分不解,虽说先前机关开动之时,已顺势送出药,加上自己的手段也不错,不过才挑逗得这么一会,他的舌头才刚往范雪芙一送,就让范雪芙高了一回,也真的未免太快了些。

 “你…哎…”一时娇嘘嘘,范雪芙无话可说,方才那一下彷佛让体内的情去了些许,身子总算平复许多。

 可那一下刺,却也让范雪芙羞不可言,明明只是头一次经历,芳心却明白那就是男女合时女体快活的表徵,她虽知道自己早晚要成为贼的玩物,却想不到自己这般没用,这么快便败下阵来,难怪这贼看似惊疑却得意洋洋呢!“都是你…哎…坏…啊…不要…”

 没想到话犹未已,这贼又吻了上去,虽已有了经验,知道那一下刺不是贼的破自己的处子身。

 可女子何其感?贼的舌头又似带着火,舐到那儿那儿就灼烧起来、到何处何处就酥麻难当,完全无法反应的范雪芙当真只能任其鱼,任得那刺销魂滋味在体内窜,虽然知道贼的目的,是让自己的神魂颠倒,再也无法抗拒之后,再来破自己的身,令自己身心俱失。

 可那滋味如此美妙,范雪芙便有办法也不愿抗拒,更何况手足被缚的现在?

 “哎…不要…别…啊…求求你…别这样…呜…雪芙…雪芙吃不消了…哎…讨厌…你…你坏啦…啊…那里…那里不行…好…好好麻…啊…不要…”

 被舐的婉转娇啼,酥的也不知了几回身,范雪芙只觉头眼昏花,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全身上下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被舌头舐的里头,被的滋味竟是这般美妙,令人不由有种自暴自弃的冲动,想着就这么沉醉下去,真心成为贼的玩物,这么想着的范雪芙终于忍不住哀出声:“哎…求求你…别…别停…不要停…就…就这样…破雪芙的身子…”

 下身一阵空虚,那令人留连忘返的滋味终于暂停,范雪芙娇不休,还没被破的身子,便遇上这般强烈的刺,一时间实在吃不消。

 好不容易等到范雪芙耳目恢复正常,只见那贼笑的极,手指头带着一波腻,正温柔地爱抚着范雪芙娇躯,范雪芙一阵羞恼,不知怎么着就知道,那腻都是自己出来的,偏偏已经开口臣服,想改口也改不了,她轻咬银牙,等到贼将带着腻的手凑到她眼前时,一张口已将那甜腻了过去:“哎…你…你赢了…”

 感觉手足困缚被解,落下地来的范雪芙一声娇,整个人偎到他怀里,方才真的过份,直到现在玉腿犹然酥软无力,别说他已制住自己武功,就算武功仍在,现在的范雪芙也逃不出去了:“坏蛋…雪芙随你了…你要就…要就取了雪芙的身子吧…”

 “可…不能在这儿…”贼嘻嘻一笑,把范雪芙抱了起来,范雪芙纤手一环,竟不由得主动吻了上去,给那贼好生享受了一番口舌温存,这才嘘嘘地松了开来,这儿是机关开动后分隔的小室,没没铺的,确实不适合男女合,但贼接下来的话,却让范雪芙差点吓昏过去:“待会我带范大女侠到大殿去,在那儿好好给女侠破瓜,保证刺到女侠难以想像…”

 “不…会被看到…”“没关系…早晚要习惯的…”就这么赤地被抱着走近大殿,只听得声阵阵,范雪芙羞的把脸蛋藏在男人前不敢看。

 可娇躯却不由自主地发热,方才降临自己身上的种种滋味前所未有,令范雪芙甚至对将被蹂躏,从清纯侠女变成破瓜妇人的未来有了三分期待。

 可期待归期待,要她在这么多人面前献出‮女处‬身供男人享用,全无遮掩的被那么多人看光,彷佛不只正搂着自己的贼,还要被那么多人同时破瓜,令范雪芙真紧张的连芳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唔…”感觉娇躯被放到了榻上,范雪芙不由羞出声,尤其此刻贼的嘴又重游故地,范雪芙只觉被他的口舌阵阵搅动舐,不由水连丢。

 此刻比方才更是不同,先前还只是贼手段与‮物药‬的互作用,现在除了高余韵外,更有着即将破瓜的渴盼,刺越发强烈了。

 又一阵快涌来,范雪芙只觉高后一股汁狂,娇吁中美目微启,却见旁边是半透明的屏风,之外大殿上若隐若现的,都是男女合的景象,芳心不由缓了下来,无论将来自己会变成怎样的妇,至少破瓜总不要在那么多人眼前…想到此处范雪芙美目微飘,却见正撑在自己身上的贼嘴角笑,美目不由向他下飘去,不由了口口水,那即将破她身子的,竟是如此硬强壮!范雪芙可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得消?“好…好大…”

 “不是这般大的宝贝,怎么拿来足你这美丽侠女?”笑着,间微,那缓缓前进,当那坚的火热触及范雪芙玉腿时,范雪芙娇躯一颤,却是驯服地分开玉腿,只觉那顺着范雪芙溢出的滑溜水逆而上,轻轻地点着了口处,却是不急着进去,只是在那儿蜻蜓点水地逗着颤抖娇羞的女体。

 “你…你这坏蛋…哎…”才刚娇嗔出声,贼大口一张,已将范雪芙樱封住,勾着范雪芙轻吐的香舌舐滑动起来,被男人侵犯的滋味如此甜美,顿时令范雪芙神魂颠倒,直到贼稍息手段,娇着的范雪芙才发觉,口舌触时那微微的甜味,竟是自己高!没想到不只是被他品尝了,连自己也尝到了甜味,不由越发羞了。

 “范大女侠…我要来破你的身了…”

 “哎…”虽说那已兵临城下,范雪芙早已切身感觉到那硬火热。

 可当,那汁的滋润下,点开了范雪芙的‮女处‬,一点一点向里进发的时候,火辣的刺感,比方才被舌头玩时还要强烈百倍,尤其当窄强行撑开,被迫大开蓬门宾的当儿,范雪芙只觉不只,彷佛美丽体的每一寸都被男人侵犯着,被他一点一点的征服占有。

 想到自己原为侠女、现成娃,还是由这先前被自己追杀许久的贼来破自己的身子,羞自是难免,更多的却是难以想像的刺,彷佛自己的一切都在贼的下被夺走。

 而自己所得到的,就只剩下无与伦比的快,虽痛的珠泪涟涟,范雪芙仍勇敢地起纤、分开玉腿,将完全献上,一点一点地将没,当‮女处‬膜终在威下崩碎之时,范雪芙只痛的连脸都白了几分。

 可在贼的百般温柔下,范雪芙仍痛中有快地承受着,直到直抵深处。

 “呜…好痛…”一声娇,似是从处子变成女人的宣言,范雪芙娇躯不由整个酥软了。

 “没关系的…一开始总要痛个几次…等习惯之后,范大女侠就会知道,天底下没什么比这更快活的事儿了…”

 一边地吻着范雪芙嫣红的樱,双手更毫不停歇地把玩着范雪芙傲的玉贼知现下正是要紧时刻,只要让范雪芙在破瓜时便尝到云雨美妙,尔后这美丽侠女,就会心甘情愿的变成男人下尤物,有这般潜质的女子可不多,不能轻易浪费呢!

 “嗯…雪芙知道…所以…呜…你…你就来吧…啊…”一声似疼似喜的娇出口,范雪芙不由大羞,她自己也感觉得出来,娇躯被整个撑得破的苦楚已渐渐麻了,取而代之的是比先前更加强烈、更加直透心窝的快,方才高还可说是贼手段太厉害。

 可自己花苞初破,便已觉痛中有快,难不成…自己当真有着的本质?

 虽说想到这儿便觉羞不可言,深怕被他看穿了自己心思。

 可身子却不由自主地了起来,只觉被紧紧抵住的花心处一阵酥麻,彷佛有什么渐渐绽开。

 而那却似生了张小口,一口便将她绽开的花蕊衔住,比真正的嘴还要厉害,一阵轻吻慢含复之下,只酥的范雪芙魂为之销,竟是忘了疼痛,那强烈的快瞬间袭遍周身,美的令范雪芙似要晕了过去。

 好半晌才稍稍恢复,范雪芙泪水直淌,虽觉整个人都似轻浮了几两几钱,里原似已消失的疼痛却也回了来。

 可那强烈的刺余韵,却让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哎…这…这就是采补…吗…”

 “好雪芙果然冰雪聪明…这就是采补手段…”贼得意直笑,能尝到像范雪芙这般女侠的‮女处‬元,即便是擅于采补的贼,也是难得珍宝,尤其范雪芙虽已高身,自己可还硬着,接下来才是让这侠女尝到滋味的时刻哩!“被采的…可舒服吗?”

 “嗯…啊…”才刚娇羞回应,随即便送起来,虽说动作间难免疼痛,但已尝过滋味的范雪芙却不觉其苦,尤其被采补虽对女体功力颇有损害。

 可那滋味之美,却令范雪芙连挣扎都不再挣扎,苦练的功力若能换成这般快乐的刺,怎么换她都渴想得很呢!

 加上自己既已破了‮女处‬身,一些毫无意义的矜持便再无坚持必要,范雪芙美目含泪,飘向一旁屏风,这屏风看似阻隔。

 可殿里众人都是高手,眼光何等敏锐,这等情况下跟在他们面前尽情有什么区别?既然这等羞人事都做了,还在其中享受云雨之美,范雪芙只觉自己当真幸福之至,之后这些贼,又会以怎样的手段来辱玩享用她娇体呢?

 心既已失,抗拒便再无意义,范雪芙轻,稚却努力地合起贼的动作,一双玉腿更含羞环到后,含蓄地表达出她的渴望。

 果如范雪芙所想,他之所以还轻缓动作,只是怕她抵受不了,尔后便少了一个尤物,如今被她这般鼓励,自是大展长材,如缰野马般在范雪芙身上尽情驰骋起来,强壮而深刻地下下击溃重点,第一次次冲击都直抵花心,令范雪芙美不可言,不一会儿便心花怒放、不堪一击地败下阵来,待得贼也到了顶点,深深地抵进范雪芙之中,火热的狠狠地洗刷着范雪芙初启的娇时,范雪芙已是心神俱醉,美的再不愿醒了。

 迷糊糊中,范雪芙只觉整个人被抱进了大殿里头,那贼大大方方地坐到椅上,显是刚破了个美丽侠女的瓜,还是先前追杀过自己的,心下甚是得意,芳心不由漾,他已将自己玩了个彻彻底底,现在该是由自己为他服务的时候了。

 “哎…坏蛋…该…该雪芙来…服侍你了…”听着贼的指挥,范雪芙含羞从他怀中爬了下来,虽说动作之间股间阵阵撕裂的疼痛传来,在在提醒她才刚从处子变成妇人,那黏腻滑的感觉虽甚不舒服,却更令范雪芙漾,自己现在真正是个女人了,才破瓜便被的如此快活,等自己习惯了,又会在下舒成什么模样呢?想到那时的自己,范雪芙又羞又喜,越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以往绝不会做的行为,才能告诉他自己是多么快活、多么享受这种云雨之

 心甘情愿地跪在地上,虽说以前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双手捧住自豪的玉峰,夹住贼的上下摩挲。

 可很快地范雪芙便上了手,双夹着那按摩滑动,模样已极,加上那还是才刚破范雪芙‮女处‬身的,上头还沾着红红白白的渍,给范雪芙这一夹弄,斑斑渍都沾上了范雪芙洁白如玉、花的玉,已发过、正渐渐软下的,竟似又在范雪芙的双之间硬起来。

 感觉渐渐灼烫硬,范雪芙芳心漾,虽知自己才刚破身子,又被贼采补,实是不堪再行采摘。

 可旁边师姐妹们都正在威之下婉转哀、似苦似乐,尝过滋味的自己又那里愿意独善其身?美目转间,却见殿上一女子正望向自己,虽仍白衣如玉,是殿里女子衣裳最多的一个。

 可看她衣衫不整,还正被男人搂着大肆轻薄,范雪芙自然知道,大师姐白雪筠恐怕也没逃过被男人蹂躏的一劫吧?只不知师姐有没有自己这么舒服呢?

 也不知那儿来的心思,范雪芙飘了脸颊晕红的大师姐一眼,玉手捧着美一阵夹‮弄抚‬,那觉夹在双间的已然硬,范雪芙含羞带怯,却无比勇敢地俯下头,轻轻地吻了那红润巨大的顶端一口,给她这么一服侍,那竟似又复雄风,接下来就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把自己摆平案上,便如一旁的师妹们一般就地正法,令她享受到快乐的极限,想到自己合的模样就要被师姐看去,范雪芙芳心漾,只觉里又黏黏滑滑起来…“想够了吗?”

 “嗯…”心思被宗主说破。

 白雪筠不由大羞,这也算白雪仙子的老毛病了,每看到触动人心的情景时,总忍不住将心思替代进去,也不知妄想成了什么样子,若非这般心思爱飘的毛病,只怕功力还能更进一层。

 “若是你看到每一个,都要这样想上半天,还等不到本座玩你,仙子就要昏过去了哦?”听宗主在耳边轻声提点,火热的气息直透耳内,时而还吐舌轻舐白雪筠耳珠几下。  m.jIguAnGxs.COm
上章 妖极逞威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