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
第二十章亲妈诱姨借麟种
 这几天三姨因思念两位姐姐,征得姨父——昆明卫戍司令王威的同意,来我家小住几,姐妹相聚,其乐融融。三姨对我们姐弟四人都很宠爱,特别是对我更好,因为我是她们姐妹三人、连舅舅算上姐弟四人唯一的苗,所以更是恩爱有加。

 三姨来到我家后,就住在妈妈的隔壁,因为那里有我家最大的客房,和姨妈的房间也相距不远,非常便于她们姐妹相聚。但她们姐妹相聚容易了,我和妈妈及姨妈相聚却困难了,因为三姨几乎整都泡在妈妈房中,姨妈和妈妈相陪,让我难以找到和妈妈及姨妈单独相处的机会,每天晚上只好到彩云她们姐妹三人的房中休息。

 这天傍晚,我看着三姨走向姨妈的房间,知道她要去找姨妈玩,心想终于等到机会和妈妈单独相处了,就溜进了妈妈的房间。一进房中,我为防不测,多了个心眼,把房门反锁了,然后我就拉着妈妈求

 妈妈笑话我:“干什么呀,你不怕三姨进来呀?让她碰上了多不好意思?”

 “你放心,我看见她去姨妈那里了,我才来找你的。还有,我已经把门锁上了。快点让儿子你吧,儿子都等不及了!”说着话,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把衣服光了。

 妈妈忙道:“傻小子,你不知道姨妈不在家吗?你三姨找不到她马上就会来这里的…”

 妈妈话音未落,已经听到三姨妈的声音:“二姐,你在房中吗?”转眼间,声音已到了门口。我吓得惊慌失措,妈妈忙指着浴室提醒我,我抓着自己下的衣服,地跑进了浴室。

 妈妈等我关上浴室门后才把房门打开,三姨一进来就说:“你在房中干什么呀?二姐,怎么把门锁上了?是不是藏有人?”

 “你说到哪儿去了?小妹,二姐只不过是想休息一会儿,所以才会锁门。”

 妈妈忙解释着。

 “你不舒服吗?二姐,要不要紧?”三姨关心地问。

 “没什么,只不过有点儿困。”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三姨说着就要离去,我在浴室中暗暗高兴。

 “别,小妹,你一来二姐就不再瞌睡了。你别走,就在这儿陪二姐说会儿话吧!”妈妈又拦住了三姨,我不暗暗埋怨妈妈,怎么这么多事,难道她忘了我还藏在浴室中吗?

 我不知她心中打什么主意,就把浴室的门轻轻推开一条小,偷看她们的举动?只见三姨背对着我,妈妈脸对着我,两人坐在上。妈妈到底是心中有鬼,正好向浴室看过来和我目光相对,见我推开了门,心中大急,向我皱了皱眉头,意思是向我表示不满,谁知正好被三姨看到了,问道:“你怎么了二姐,有什么心事吗?说出来让小妹听听好不好?”

 妈妈目光一转,眼中出一种奇怪的神色,她往三姨身边又挪了挪,紧贴着三姨,拉着三姨的手说:“好妹妹,姐的心事不能告诉你,姐怕你会笑话。”

 “嗨,二姐,你怎么这样想?咱们亲姐妹,谁会笑话谁?你放心,我不会笑话你,你就给我说说吧,好不好?”三姨被勾起了好奇心。

 “你真的不会笑话我?那我就给你说,不过你可不能骗我呀!”妈妈媚眼向我瞟了一下,接着说:“姐给你说实话,姐是想男人了!你不会看不起姐吧?”

 妈妈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她怎么这么说?我忙看三姨的反应:“姐,谢谢你这么信任小妹,这种话都给小妹说,你放心,我不会看不起你,这是人之常情。

 你和大姐都守了十五年的寡了,现在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怎么会不想男人呢?

 说不想才是骗人呢!姐,说实话,我都替你们俩难过,真不知你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唉…怎么熬?慢慢熬呗!姐真羡慕你,有妹夫天天陪在你身边,真是幸福!”

 “幸福什么呀,姐你不知道,各有各的苦处,妹妹其实并非像你想像的那么快乐!”三姨也闷闷不乐起来了。

 “你有什么苦呀?有丈夫天天陪着还苦?哪像我和大姐,十几年不知男人是什么滋味,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二姐,咱们亲姐妹谁也不用瞒谁,既然你把心里话全都告诉了我,那小妹也不瞒你,其实我也给大姐说过,今天再给二姐你说说掏心窝的话,其实小妹并不快乐,因为王威他根本就足不了我!我的下身里,除了初开苞那几天还有点紧外,后来弄进去我感觉又细又短又小,说得夸张点,简直都感觉不到有东西在我的下身里,一点都不过瘾。我一直疑惑,难道男人的东西都是这么大的吗?

 要真的都是这么大,那就是我的毛病了。”三姨脸红红地问:“姐,今天小妹问你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你给我说实话,姐夫的有多大?”

 “他的什么有多大?你指的是什么?”妈妈故意逗三姨妈。

 “去你的二姐,你说我指的是什么?还会是什么?就是姐夫的嘛!明知故问!不怀好意!”三姨有点不好意思。

 “你是让我说实话呢,还是说假话?”妈故意迟疑着。

 “当然是让你说实话了!我让你说假话干什么?真是的!”三姨有点不高兴了。

 “姐怕说出来对你的打击太大,那好,姐就给你说实话。你姐夫的有七寸多长,有这么、这么大。”说着,妈伸手给三姨比划着。

 “真的?世上真的有这么大的东西?你不是在骗我吧?”三姨吃惊地问。

 “我骗你干什么?不信你可以去问大姐嘛!”

 “那不是比王威的大两倍还要多吗?那么大的东西弄进去,能受得了吗?你和大姐感觉怎么样?”三姨妈好奇地问。

 “怎么会受不了?我们感觉都要美死了。你不知道,男人的可是越大越好,越大弄起来才会越过瘾。刚才你不是也说妹夫的太小,你感觉一点也不过瘾吗?要是换个大的你就不会说不过瘾了!”

 “去你的二姐,天生的东西怎么换呀?!别开玩笑了。接着刚才的话题,姐姐你说我们夫俩问题是出在谁身上?”

 “这种事不能光看东西大小,虽然妹夫的东西小,可是如果他能持久,你不同样能得到足吗?”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倒也好了。这次我先问你,姐夫当年和你们玩,每次能弄多长时间?”三姨好像不好意思说出姨夫的“水平”,看来他的水平可能真的很低。

 “不一定,如果我或大姐一个人陪他,每次也就是一个多钟头;如果我们两人一起来,他能支援两个小时多一点儿。妹夫呢?他也差不多吧?”妈故意这样问。

 “什么差不多呀,他能有姐夫的一半就好了!每次弄进去,不到十分钟,人家的刚刚起来,他就不行了,一如注,弄得人家难过死了,他却软得不能再软了,真气人!你说我和他在一起有什么意思?有什么快乐?”

 “那你怎么不生个孩子呢?有个孩子分心就好了。”妈关心地问。

 “唉!我也想生呀,可是他也得有那个能力才行呀!你难道不知道吗?因为我婚后一直不育,咱父亲生前曾给我们夫俩仔细检查过,原来王威他因为先天不足,所以短小,才会能力低下,而且因子活力不足,所以终生不会生育,不过父亲顾及他的?面,没有给他直说,只说我俩不易怀孕。这些年他药没少吃,也没什么成效,我也不忍心打击他自尊,所以也没给他泼冷水,他也算心中一直还存着一丝希望。”

 “小妹,这些年真苦了你,你比我和大姐还苦!真没想到妹夫这么不济事!

 这么看来,我们还算幸福的。因为虽然我只和你姐夫共同生活了四、五年,可这四、五年里,也算是夫恩爱,更重要的是,他能足我们俩,能把我们俩弄得舒舒服服的。你不知道,那种滋味直美死了…”

 说着,妈妈绘声绘地给三姨讲述了那种令人神魂颠倒、死的美妙享受,不光三姨听得入神,连我都被吸引住了,那刚才因惊吓而变软的又了。我将大从门中向妈妈扬了扬,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真不知道人世间还有这么美妙的滋味,不知道人世间还有这么能干的男人,早知道…”说到这儿,三姨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早知道什么?是不是早知道你就和我俩一起嫁给你姐夫了?”

 “不错,我真后悔,后悔当初不听你们的劝告,被他的外表所惑,被他的疯狂进攻所打动,不顾一切嫁给了他,落入这无边苦海,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呀…”三姨伏在妈妈怀中悲伤地哭了起来。

 “小妹,你怎么不找个相好的呀?刚才我说让你换个大的,你说我开玩笑,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让妹夫的换个大的。我也知道,那是天生的东西没法换,我是想让你换个人弄,换个长有大的人,那不是换个大的了吗?”

 妈妈看着我,一手抚着三姨的头,另一只手指指三姨,又指指我,意思是问我想不想和三姨好。

 现在我完全明白妈妈为什么要把三姨留下来、为什么要说自己想男人了等举动的用意了,她一定已经听姨妈说过三姨夫生活不和谐的真相,想让我帮三姨解决饥饿,所以才会把三姨的话题往这方面引。真谢谢我的好妈妈,我高兴得不知该怎么表达,忙向妈妈作揖相谢,又握着大用力晃了晃,意思是大等着呢!妈妈脸上现出善意的嘲弄神色,对着我撇了撇嘴。  m.jIGuAnGxs.Com
上章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