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
第十九章宝贝单枪会三姝
 第二天我去问两位妈妈,她们仔细询问我每次弄大姐时的感受,又去问大姐,大姐不好意思地讲了和我行房时部的感觉,然后她们要求察看大姐的,大姐知道事情的重要,顾不得不好意思,再说在两位妈妈面前她也没什么难?情的,就让她们仔细地翻弄检查了自己的。

 最后在她们的一再要求下,娇羞无限地让她们现场观摩了我们的情景,才知道是因为大姐的天生生得太浅,就是在兴奋时充份扩展也只有四寸左右,加上也不过五寸,而我的大又太过于庞大,单凭她的根本装不下,只好借助后的子来承受那多出来的三寸多长的半,所以每次弄进去都要进她子中好大一截,整个大和冠状沟都在子中,轻轻弄已经是不好受了,更何况我每次猛弄狂

 两位妈妈嘱咐我对大姐一定要爱惜,而我对大姐那么爱恋,知道真相后,怎么忍心再肆意摧残我这位对我温柔体贴关怀如母、至爱厚恋深情如的大姐呢?

 从那以后,我每次和大姐都耐着子温柔体贴地慢慢弄她,慢慢引发她的,而我也可以得到与我和妈妈们、二姐、小妹及其他女人时不一样的感受,从而享受到与?不同的快

 “好吧,姐,我慢点行了吧!你最差劲了,不要说妈妈们比你能弄,就连小妹都比你强!”说着,我只好轻吻着她的柔、抚摸着她的,大姐娇怯怯地躺在我的身下,默默地忍受着,接受着我弄。娇柔的大姐是这么可人,这么令人怜爱,我也真的不忍心再撞了。

 经过一阵子的后,大姐的双颊渐渐更加红润,桃源里的一阵阵的发着,烫得我浑身麻趐趐的,我不知不觉地又用力起来了,不过比起从前的力量来要轻微多了,只不过是速度比刚才快了许多。而大姐经过我这一阵子的轻,已经充份调动了,也得到了充份的润滑和扩张,大小都充份膨,也从而增加了的长度,所以也能适应我的快速了。

 “噗嗤…噗嗤…”经过一阵的快疾送,大姐全身一阵颤抖,股用力地向上送了几下,中猛烈地收缩了几下,就身了,一股股热洒在我的上,刺得我也控制不住其实我也不想再控制,因为我不忍心再继续干令人怜惜的大姐了,丹田中热上升,一股热进她的花心深处,我们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好弟弟,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大姐喜孜孜地说。

 “我也是,我也从未尝过这种轻柔地弄法弄出来的快!从来就没有这么快活过!”我这可不是在讨好大姐,这是我的心里话,和大姐这样轻柔、缓慢、斯文地,确实是别有一番风味。

 “对了,宝贝儿,你刚才埋怨大姐时说,我连小妹都不如,小妹都比我强,那你告诉大姐,你和丽萍是怎么个玩法?”

 “小妹最爽快了!不像你和二姐让人急得上火。你是畏畏缩缩的一切处于被动,二姐是又爱又怕,半推半就,小妹就和你俩的作风不同,最合我的胃口。”

 “那你说说三丫头是怎个作风又是如何个爽快法?”大姐好奇地追问着我。

 “小妹她说个一丝不挂;说干就干,干个淋漓尽致,而且敢说敢干,各种姿势来者不拒,在上在下毫不再乎。别看她年龄最小,却从不咬牙皱眉的,比起你们两个来,她可真是后生可畏!”

 “就像今天中午吃饭时那样,对不对?丽萍那小丫头本来就像是个野小子,你俩也许是天生的一对!只有她那样的野丫头才能受得了你这种蛮劲!”大姐调侃着我。

 “大姐,你怎么越来越爱取笑人家?刚才取笑我和妈妈们要有了孩子怎么办,现在又来了!我实话告诉你,你们和我都是天生一对!我们是天生一家!我对你们都爱极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欣赏哪种类型的?”大姐又追问起来。

 “凭良心说,我爱你们三人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年龄的关系,对你和二姐的爱意更重些,因为小妹毕竟还小,所以现在我对她的兄长之爱可能要超过恋人之间的两之爱,而对你和二姐则完全是两之爱了。”

 “我之所以说小妹最对我胃口,不过因为她在上的大胆作风对我的胃口,适合我的能力,能让我大肆疯狂,那是因为她现在还未完全成,还很幼稚,所以少了成那种含羞带媚、表面羞涩、内里风的风韵,也就不会所谓的半推半就、顺水推舟等手法,因此在上才会对我毫不保留,因为她也不知道保留、还不知道“含蓄是美”的道理;而你和二姐那种含羞带媚的含蓄之美其实才是真正的女风采,才最具有女人魅力,才最能挑动我的。”

 “说句不怕让姐你笑话的实话,一见到你们那种含羞带媚的样子,我就想你们!并且只有在你们的身上驰骋时,我才有一种征服感、占有感、成就感、雄感、保护感,加上在你们身上得到的,再加上我们之间至真至纯的爱,合在一起,才是一个男人在女人身上得到的至高无上的真正快、最高快、最强快!”

 “而小妹给我的那种快,是单纯的快,要不是再加上她对我的纯真的爱,那种单纯的快是无法同与你俩的快相比的,只不过因为我和小妹之间同样也有与和你们相同的至真至纯的爱,所以才能给我同样的享受!

 而妈妈们的风格则是另外一种,那是成女人的风韵,她们的大胆则和小妹的大胆有天壤之别,那是一种成女人的大胆、见过世面的大胆、风妩媚的大胆、引挑逗的大胆。”

 “不过你要知道,虽然你们几个的风格不同,但是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你们对我的爱是相同的,我对你们的爱也是相同的,你们都爱着我,我也爱着你们,我们之间的爱恋是至高无上的,是占第一位的,而只不过是我们之间的爱恋的一种表现形式,是占第二位的,不管你们在上属于哪种风格,我都深深地爱着你们!直到永远!”

 “好弟弟!你真是姐的好弟弟、好男人!我没白爱你!她们也没白爱你,你也是她们的好男人!”姐感动地抱紧我,在我的脸上狂吻着。

 “从今以后,我对你们要区别对待,对付你们的手段要因人而宜,对你是越斯文越好,对小妹是越野蛮越好,对二姐是斯文野蛮兼而有之,使你们大家都称心如意。”

 “小鬼,就你的坏主意多!那对待妈妈们呢?”大姐故意问我。

 “对她们当然是越野蛮越好了!不过呢,对她们的野蛮和对小妹的野蛮又不一样,对她们的野蛮是无节制的、最大限度的,越放肆越好,甚至可以适当地放一点、秽一点,因为她们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又已经守了十五年的寡,正需要我的野蛮、我的放、我的疯狂来平息她们心中那焰比天高的如炽火,而且对她们秽点、下点不怕有什么不良后果,因为像她们这种年龄的女人对这方面的要求正强烈,对这方面的认识也已经定型了;而对小妹就不能这样了,因为她正处在思想、认识、精神、意识形成的年龄,如果也那样对待她的话,虽然凭她对我的深爱不怕她后越轨做对不起我的事,但这样做,将造就成她的性格,这也不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对不对?”

 “你咋这么多花花肠子?也真难为你小小年纪就能考虑这么多、这么远?”

 大姐娇媚地笑了,是那样的温柔、慈祥、妩媚动人。

 “大姐,你真美!我真想一口下你!”

 “你要真的能下我,姐也心甘情愿!姐何尝不想一口下你?”

 “你过了呀!只不过你的“口”太小了“我”刚进去你就喊痛,不能一“口”下,得让“我”在你的“口”里动上半天才能全部进去,才能下,对不对?只不过进去的是个小“我”,你的“口”也是下面的“口”,对不对?”

 我故意逗她。

 “去你的,真是个坏孩子!”姐娇羞地笑着。

 我俩依偎着,调笑着,享受着亲生姐弟灵的乐趣。

 过了一会儿,大姐轻轻推了推我,说:“去陪陪萍和丽萍吧,她们等你等得都快要发疯了。”

 我正要领命而去,忽然想起了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和小妹的约定,就说:“不如把她们两个叫来,我们四个人一起睡。”

 “你这孩子,就你的坏主意多。好吧,你在这儿躺着,我去喊她们来,我们姐妹也聚聚。”大姐穿好衣服并体贴地为我盖上一条薄被才离去。我也许因为一天的劳累而疲倦了,加上刚才在大姐身上得到的甜蜜享受,一时心满意足,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睡得异常舒服。

 二姐不知何时进来了,掀起薄被欣赏我的,我被她弄醒了,一把抓住她就拉到了上,抱着她就亲吻起来,她躺在我的怀里,温柔地任我亲吻。我得寸进尺,伸手在她的身上抚摸起来,她那光滑的肌肤、丰峰、柔的大腿、人的玉户,刺得我心猿意马,火升腾,下的已经坚硬如铁了,我伸手就去她的衣,她一边轻微地挣扎着,一边轻声阻止着我:“好弟弟,别来,一会大姐和小妹就要来了,别让她们看着笑话。”

 “怕什么呀,你们亲姐妹彼此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再说你不是早就让大姐亲过、摸过了吗?大姐还?你的那里上过药呢!”我指的是她初开苞那次的事情。

 “大姐倒不怕,主要是小妹。那个野丫头一会来了,要是咱俩正的时候让她看见,她会不人来疯吗?那时看你怎么办!”

 ““要是咱俩正的时候让她看见”,那就连她一起嘛!”我学着二姐的语气逗着她。二姐娇啐我一下,我接着说:“你放心,你以为我收拾不了她吗?自有我对付她!”

 “你当然能收拾得了她,不要说她一个,我们母女五个哪个不是让你收拾得服服贴贴的?”二姐幽幽地说。

 “那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她的挣扎实在是太轻微了,说着话的功夫,已经被我把她的衣服了个光。

 我伸手向她的摸去,怪不得这么轻易就被我剥了个光,原来她因为独守空房熬了十天,本来就已想我想得火难耐,现在被我这一阵的亲吻抚摸弄得她心大动而早已四溢了,所以才会半推半就让我解除了“武装”我明白真相后,也不忍心让可怜的二姐再受火的煎熬,就立即在她身上,壮雄伟的大一而入,就开始用力送起来,她也用力地向上送着,好方便我的大的出入,以平息她心头的火。

 “啊…好弟弟…你弄得姐美死了…啊…好美…”

 “好二姐…好姐姐…你的真紧,夹得宝贝儿…极了…好…对…用力…”

 经过我用力地快速送二、三百下后,二姐被我弄得美极了,口中也开始胡言语起来了:“好弟弟…好老公…你真是姐的好男人…啊…啊…”

 我学着二姐的口吻,也叫起来:“好姐姐…好太太…你真是弟的好女人…啊…啊…”

 由于二姐已经有十天没有来过了,所以很快就到了的边缘,股向上顶的更用力也更快速,口中的呻也越来越急促,我连忙用力地快速而疯狂地捅着她,直到她浑身一阵颤抖,中一阵收缩,一股股从她的花心深处汹涌而出,到我的上,她也随即瘫软了。

 而我由于刚刚才在大姐身上,所以离的地步远着呢,我知道二姐由于这十天来没有和我在一起,所以一定兴趣正高,一次身不能彻底解决她对我强烈的,便继续轻柔地送着。

 果然二姐没有完全足,经过短暂的休息就重整旗鼓,开始配合我的动作,我便又开始快速地用力弄她,疯狂而又技巧地弄她,直弄得她又叠起,接连又大了两次才罢休,我也不再把持关,将又浓又热的进姐的子中。

 二姐被我弄得美上了天,满面腥红,媚目蒙,四肢瘫软地躺在上一动也不动了。

 “真精彩!你们表演得真好!”小妹笑着走进来,大姐跟在后面。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进来而在外面偷看?”我听小妹的语气,知道她们已经在外面看了很久了。

 “我们早就来了,本来我要进来,是大姐拉住了我,我们从窗户往里一看,刚好看见你往二姐身上一,开始把那东西往二姐的那里面,我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看的,刚好看了一个“全场”!你可不要怪我,是大姐让我偷看的。”

 “我是怕干扰你们的好事,我知道二丫头等宝贝儿等得难受,不忍心让她再多等一会儿,所以想让她早点得到你的安慰!”大姐慈祥地说,那模样,分明像是一个和蔼的母亲、我们三个人的母亲。

 “说实话,二姐,你们表演得确实不错,不过,你怎么这么快就到头了?怎么这么经不起干?一会儿工夫就被他弄得大了三次?”小妹确实有点人来疯,这不,开始取笑起二姐来了。

 二姐被她羞得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地说:“去你的,臭丫头,你经得起干,那你让他干干让我们看看!”

 “对,来,你让我干干让她看看!”我由于刚才在二姐身上并没有得到完全足,正想在小妹身上继续发,所以趁机接过话头。

 “我不,我也经不起干,还是你们干得好,还是你们来吧!”小妹站在边抚摸着二姐那光滑可爱的,赞叹着:“哥哥,你看二姐多漂亮呀!哎呀,二姐,你这个怎么这么美丽呀?真好看!简直是美绝伦!说实话,别说哥哥了,就连我看着都动心,都想…”小妹调皮地言又止。

 “想干什么?想和我一样她吗?可惜你少了一样东西!”说着,我故意着那依然拔的大在她身上顶了几下。

 “你这个鬼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可不要嘴不饶人处处树敌,小心他们俩人合伙对付你!”大姐笑骂小丽萍。

 大姐的这番话倒提醒了我,我向二姐使了个眼色,二姐会意地一笑,我俩一拥而上,把丽云按在上。

 “二姐,你按住她的手,我来她的子,今晚好好收拾她。”

 萍依言按住丽萍的两只手,并把身体在她的身上让她无法挣扎,我一下子就把她的子解开了,这下她慌了神,忙向大姐求救?“大姐!快来呀,他两人欺负我!”

 大姐笑着说:“我才不管你呢,谁让你口无遮拦呢?自己闯了祸,就得叫你自己受!”

 我俩三两下已经把丽萍的衣衫了个光,住她双手,我两肋夹住她‮腿双‬,萍腾出手来抓住她的房,用力地着,口中取笑着她:“小妹,你的可真丰呀!比我的都大!你才是真漂亮呢!比我漂亮一百倍!”

 我抚摸着她的部,二姐顺着我的手发现了新大陆:“呀!大姐你快来看,小妹的怎么这么多、这么长?真希奇!”说着,她用手梳理着小妹的欣赏起来,大姐忙围过来一看,也感惊讶:“就是呀,可真多、真长、真黑!咦,小妹,你这后面怎么也长了这么多?”说着也伸手抚摸起来。

 这下可弄得小妹花枝抖,息不已,口中仍在胡言语:“好哥哥,好丈夫,我不敢了,你饶了你的小子吧!好姐姐,你们就饶了小妹吧!大姐你怎么也来弄我?我可没有惹你呀!你们怎么还不住手?是不是嫌我叫得不好听?好,我这就叫好听的?好哥哥,好嫂子;好姐姐,好姐夫,你们饶了我好不好?”

 这下不但二姐,就连大姐都让她喊得难为情了,恨恨地对我说:“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宝贝儿,用力整她!”

 我乐得从命,着的大,趁机提出要求:“大姐,二姐,你们帮帮我好不好?我怕弄不准,弄不进去!”

 “去你的,什么便宜都想占,你会弄不准?弄了我们这么多次,也没见你哪次弄错过地方!”

 大姐娇嗔着,但仍然迁就我,伸玉手分开小妹那又长、又多、又蓬的茂密,轻轻掰开小妹那娇的,出她那红润人并早已因水四溢而濡滑腻的桃源口,并对二姐一扬柳眉、暗中示意。

 到底是姐妹连心,心有灵犀,二姐见状心领神会,一边伸玉手握着我那硕大无比而又坚硬拔的大将它带到丽萍的间,对准她的口,一边娇嗔着?“就是嘛,除了给我们开苞时你这个大弄不进去,后来哪次不是被你畅通无阻、顺顺当当地弄进去?真不要脸,还好意思说!”并用我的大在小妹的间来回挑拨了几下,使小妹的更加高涨,也更加汩汩地出来,口也渐渐张开了一个小圆口。

 二姐将我的大顶在小妹那微微张开并轻轻动的口上,并慢慢地进去一点点,然后才媚目示意:“行了,进去吧!这下你满意了吧?!你这小坏蛋,真拿你没办法!你可不要辜负我和大姐的这番辛劳,可要好好弄小妹呀!”

 我忙遵“姐旨意”,用力一,由于有两位姐姐的帮助,大的一下子全进了小妹那殷红的深处,然后就开始横冲直撞,疾猛送!

 小妹被我们三人紧紧按在上,一动也不能动,只能静静地接我的撞击,虽然被弄得美得要死,但不能从行动上合我以发她那强烈的,只好从口中大呼小叫,语层出不穷:“啊…好美呀…美死我了…好哥哥…

 你真好…要把妹妹弄上天了…好男人…好丈夫…啊…死了…好姐姐…你们放开我…让我和咱男人好好干…我一定会…打败他…啊…啊…大真长…真…真硬…大要把我干死了…”

 大姐和二姐也被她的语刺得难以忍受,二姐先伸手在小妹的上放肆起来,抚摸着她的、梳理着她的着她的、拨拉着她的蒂,大姐见状,因被小妹的模样刺得难以自制,并在二姐的影响下暂时丢开了贤淑文静,向二姐学习,伸手在小妹的那一对硕大高耸的人上用力起来。

 小妹被我们三人刺得神魂颠倒,死,而由于大姐二姐忙于在她身上“揩油”而放松了对她的“压制”,所以她的行动得到了自由,就开始用力地向上送着以合我,口中的语也不停不休:“好哥哥…真能弄…要把小妹弄死了…好男人…真能干…好姐姐…你们弄得我也很美…对…

 大姐用力呀…二姐…你也使劲…对…就是那里…”

 终于,小妹到了,一股股地了出来,我继续用力地疯狂干她,大姐和二姐也情绪高涨,配合着我继续给予小妹最强烈的刺,小妹被我们弄得一、大不止。

 她实在太多了,把单弄得得一塌糊涂,那一股股汹涌涌出的浓浓的少女侵袭着我的大,刺得我发麻,发趐,再也控制不住的到来,终于了身。那滚烫的灼得她又是一阵颤抖,然后,她就浑身瘫软地在了上,头发,媚眼微眯,四肢大张,‮体玉‬横陈,股躺在一大滩上,口还没有闭合,中多余的男女混合正在缓慢地汩汩涌出,顺着她下面的那一溜又长、又多、又黑、又亮的奇特上淌着,好一幅“玉女图”

 “起来吧小妹,快把整理一下,我们也该休息了。”大姐说。

 “不行,还没看你表演呢!你领着他们把我弄了个大,自己不来一次行吗?”小妹恨恨地说:“就会欺负小孩子,还是姐姐哥哥呢,合起伙来欺负小妹妹,看我明天不去妈妈们那里告你们的状!”

 “哼,尽管告好了,谁怕你?谁让你口不留德处处树敌呢?不行就让她们来评评理,看你该不该挨整。再说,这不过是咱们姊妹间的小小玩笑,有啥大惊小怪?你以?她们会?这个骂我们吗?何况你不是也美得直哼哼吗?让你过瘾还不落好!”大姐不以?然。

 二姐也反驳道:“就是嘛,不识好人心!你说我们合伙欺负小孩子,你还是小孩子吗?早就让宝贝儿把你弄成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你要说你是小孩子,那你以后就不要让他弄了,哪有小孩子和男人的?”

 小妹见吓唬不住,又改?挑拨离间:“哼,你们以为他只欺负我自己吗?你们不知道,他去舅妈家前那天晚上就说过,要让我们姐妹三个一起和他弄,好让我们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促进,让我们互相“擦”、“瞄准”,免得他“走岔道”,还说要让我们互相交流“作爱心得”,互相教作爱姿势、作爱动作等,你们说他这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你们还真听他的,让你们帮忙就帮忙,还真帮他“?瞄准”最可恨的是大姐,助纣?孽,还亲自把人家的掰开,你怕他真的弄不进去呀?还有二姐,还握着他的往人家的里,都是重轻妹!为了讨好男人就不管妹妹的死活,算什么好姐姐?”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大姐二姐也是?你好,不也是想让你得到我对你的爱才这么做的吗?只不过她们想?我们的增加一点‮趣情‬好让我们得到更强烈的罢了,你说她们这么做有什么错?更何况是你先口出言惹下祸来,你想怪谁?还有,你刚才挑拔离间说我曾说过的那些话,你说我说错了吗?我这么做只不过是想增加你们姐妹间的感情,增加我们四人的感情,难道我的出发点不是好的吗?那天晚上你不是已经想通了,已经赞成我的观点了吗,怎么今天又来故意捣乱,故意挑拔离间?是不是劲不下,嫌刚才我们弄得不过瘾,想让我们再弄你一次更的?”我故意吓唬她。

 “不,不,我不敢了,你就饶了小妹吧!小妹再也不了,小妹只不过是心有不甘,没有别的意思。我也知道大姐二姐是?我们好,也知道你让我们姐妹一块和你弄、互相帮助啦什么的也是出于对我们姐妹的爱,是为了我们姐妹更好地和你好。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快和大姐表演吧,表演完了我们好休息。”小妹念念不忘让大姐和我来一次,也无非是出于对大姐的爱,想让大姐也得到我的安慰罢了。

 “你胡闹什么呀,我不表演,要表演你再表演一次,刚才我去叫你们来这儿之前我已经和他来过一次了。”大姐说。

 大家又调笑了一会儿,便挤在上睡下了。由于我和二姐小妹都是刚来过,还着身子,所以大姐在我们三人的强烈要求和“高政策”下也“入乡随俗”

 了个光,二姐、小妹睡在里面,我与大姐睡在外面,四人全部地并头共枕,偌大一张挤得满满的,这是我们姊妹四个自从长大懂事后第一次睡在同一张上,重温儿时挤在一起玩闹的童趣。

 可能因为刚才我们弄得太狂了,我和二姐、小妹都疲倦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而大姐也许被我刚才和二姐、小妹的场面刺得太兴奋了,偎在我怀里翻来覆去睡不着,几次我都在朦胧中被她摩擦而弄醒。她粉腿在我的小腹上,膝盖抵住我的间,在我的大上徐徐动,素手在我前抚摸,檀口吐气如兰,轻轻地咬着我的肩头。

 我再也无法入梦了,低头注视怀中的彩云姐姐,面如桃花、两眼生,娇羞地看着我,我吻着她的红道:“大姐,是不是需要表演一次?”

 “嘘,轻声点,别吵醒了她们!”

 今天真怪,火一向并不特别强烈的大姐也会主动要求我再来第二次,也许刚才弄小妹的场面太刺了,并且一向文静端庄如观音大士的大姐也因受不了我与小妹的刺及二姐身体力行的影响,而一反常态地亲自参与对小妹的“非礼”,所以对她的刺也特别强烈,所以她才会?生这么强烈的要求。看来聚?齐乐的效果果然与两人玩乐不同,不但我可以得到在单独一个女人身上得不到的充份的足,对她们女人们的刺也是难以言表的,可以使她们也更加火高涨,要求更加强烈,从而在我身上得到更高的享受;而她们要求的次数多了,无形中使我的足也更加得以成倍增加,以后我要努力创造机会多让她们一齐来和我

 想到这里,我突发奇想,如果再加上妈妈和姨妈,那一定更加刺!有朝一我一定要实现这个想法!何况我刚才已经在她们三人的里分别了一次,连三次还感觉不是很过瘾,那加上两位妈妈一定会差不多能完全足了吧!更何况刚才弄大姐和二姐时我都是不忍心过份弄她们才会提前,如果控制一下的话,到现在我最多两次,再多弄上两个人更不在话下!

 几天后,我把她们母女五人聚集起来弄了一个晚上,我一连了六、七还感到精力百倍,倒是她们一个个先后败下阵来。从那以后,我们母子、母女、姐弟、兄妹六人就经常同玩乐,通宵达旦。

 大姐伸手握住我的,轻轻地套着,再抓住我的手指进入她的中,她烫热的中早已的了,显然她已经火高涨了。我的也渐渐地起壮大,便翻身伏在她的娇躯上,她自然地分开‮腿双‬,大开玉门,接“贵客”的光临。我俩你来我往、上下起伏,一切都静悄悄地在暗中进行着,虽然仅发出一点轻微的“噗嗤…噗嗤…”的声响,但还是把丽萍惊醒了。

 丽萍也不声张,爬起身来,抱住大姐的两只大腿,像推车似的左右摆动,并轻声对大姐说:“大姐,怎么刚才光明正大的让你来,你左一个不来,右一个不来,现在趁我和二姐睡了,却要偷偷地偷嘴吃?是不是怕我们看戏呀?要不要让我把二姐叫醒,看你表演?”

 大姐被她羞得面红耳赤,忙说:“好小妹,你就别难?大姐了好不好?大姐求你了!”

 “那好,你不让我叫二姐也可以,但是你得让我帮你的忙!”小妹调皮地要胁着大姐。

 这时大姐已经没有反抗的机会了,因为上身被我着,下身两条腿又被小妹抱着,加上怕小妹这调皮鬼真的叫醒二姐,只好答应着:“你说我不答应行吗?

 你要帮就帮吧,想你也不会帮什么好忙,只会帮我的倒忙!”

 小妹闻言,轻轻地嘻嘻一笑,抬起大姐的大腿,用力地摇摆着,这时大姐的已经被她掀得悬空起来,我仍然被夹在两腿之间,就像伏在摇篮里一般。由于她们两人的合力摇摆,大姐的自然而然地夹住我的大摩擦着,我已经无用武之地,不需用力便可享受到的乐趣,这不能不感激丽萍的奇招妙方。

 由于大姐已经和我来过一次,加上刚才受到的刺太过于强烈,她早已火高涨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再加上小妹的推波助澜,不大一会儿她便到了,而出,洒在我的上,她便瘫软了。

 我开始发威了,大轻柔而又快速地在她的中送着,小妹也转而抚摸她的加以刺。不大一会儿,大姐便被我俩弄得又一次了身,我也开放关,出几股灼热的,直入她的子深处,滋润着她的花心。  M.JigUaNgXS.cOM
上章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