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
第十七章三舅妈曲意承欢
 三舅妈一边用力向上动着,一边不已,我见她向上耸的速度越来越快,知道她快要身了,就加快速度用力起来,直得她娇不已,用力地着丰圆的股,接着我的。

 “啊…美死我了…你要死了…对…对…用力…好美…再深点…啊呀…入子去了…啊…有点痛啊…啊…不行了…要了…啊…啊…啊…”她用力地送了几下,再控制不住,一阵的颤动,子口一张一下子了出来,她也随着瘫软了。

 “莲花姐,怎么样,我弄得好不好?你还满意吧?”

 “好…好…你弄得我快上天了…三舅妈爱死你了。”她有气无力地回答着我,不知不觉中又成了我的三舅妈。

 “可是它还没有软呢,你这个忙还没有帮完呢!”

 说着,我动依然坚硬如铁的大在她的深处用力顶了两下,弄得三舅妈又是一阵颤抖,忙向我求饶:“好孩子,你就饶了三舅妈吧!啊呀…别动了…好仲平,你饶了你的莲花姐吧!”

 “不行,你也是过来人了,你说我现在这种情况能停下来吗?”

 她也知道这是实情,忙说:“那你也得让我稍微休息休息呀!”

 过了一会儿,三舅妈缓过劲来了,说:“看来我今天非死在你这大下不可!不过,我心甘情愿,来吧,三舅妈今天就豁出命来陪你!”说时起丰圆结实的股。

 我将手伸到她的股下,双手托住用力向上一拢,大在中开始转磨起来,她全身的神经还处在紧张状态之中,被我这一招“翻江倒海”的搅弄,直搅得她花心颤、壁奇,直搅得她气吁吁,直搅得她声又起…

 “哎呀…不行了…我投降了…快停止…我又要了…快把你那害死人的大出来…我了…啊…啊…不行了…”

 她又一次了身,我不依不饶,继续弄她。

 “哎呀,我的要裂开了…喔…又到花心了…快顶到心口了!哎呀…真要命啊…哎呀…饶了我吧…”

 她的语刺着我,我控制不住了,把她的‮腿双‬架到我的双肩上,用力地起来;她被我这一阵疯狂的直得灼热、子酥麻、浑身酸软地瘫在上,无一点招架之力,任我狂着。

 就这样直出直入地了她一百多下,只听她一声大喊,双手死命地抱紧我,我觉得她的中一股浓热的从子中直冲而出,在我的上;我继续干下去,直得她媚眼翻白,四肢无力,呼吸急促,我知道她已经不行了,就也不再控制,关一开,一下子出去,直在她的花心中,那股又烫又热的,刺得她又一次出了

 我抱着她继续轻柔地送着,以这种持续不断却又轻柔适度的刺来使她尽快恢复。

 正在这时,只听得睡房门“砰”的一声,我不知是怎么回事,忙从三舅妈身上下来,走过去拉开房门一看,原来是玲蹲座在门边,看来是她躲在外面偷看我们,看得她意,脚软腿麻,控制不住而瘫倒在地,碰响了房门。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地问道:“你怎么了?什么地方不舒服?”

 玲一抬头正好对着我那雄伟的大,而上还沾着,刚巧滴在她的脸上;她实在火难耐,忍不住了,便“嘤咛”一声,一把抱住了我的腿。

 我见玲如此,知道她已发,便蹲下来,在她耳边轻声问:“玲,是不是你也很,想让我安慰安慰呢?”

 玲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让我把你抱进房中,在上帮你发,好不好?”

 玲更加害羞地点点头,表示允许。

 我把玲抱进房中,放在上,三舅妈早已明白是怎么回事,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幽幽地说:“唉,可怜的姑娘!女人啊女人,怎么每个女人都逃不过火的煎熬呢?苦命的女人!宝贝儿你就帮帮她,让她也快活快活吧。对了,你刚过,还能不能再来?要不能的话,就用手帮她吧。”

 “你说什么话呀,三舅妈,你外甥我会那么没用吗?别说是她一个,就算再来两个看我能不能让她们一个个都“死”上两次?你看,它这不是已经在表态了吗?”

 我说着微微用气,将元气压向小腹,使那刚刚才正要慢慢软下去的大又渐渐硬了起来,眨眼工夫,就又翘了个半天高。

 三舅妈看得目瞪口呆,惊叫着:“啊,真伟大!你真与众不同,说实话,我在风尘中混了那么多年,不但像你这么大的东西没见过,而且像你刚才那样能得我连着大四次的就更是连想都没有想到过,普通的也就是能让我一次身,厉害点的能让我两次,你父亲够厉害了,也不过偶尔有两回能勉强让我了三次,我以为他已经是天下第一的猛男了,没想到你更不象话,竟让我一下子死去四次!要知道,还有不济事的连一次都不能让我呢!你是天下第一!至于像你这样刚刚就又能迅速起的就更是第一次见到了,你真太厉害了!真是个性神!”

 这是我第二次听人说我是“神”,二舅妈昨晚上也这样说我,她们真的把我看成传说中的主管之神了,她们都这样说,连我自己都有点认可了,要不是神的化身,怎么会有这么巨大的具和这么神奇的能力?

 我得意洋洋地向她们夸口:“这算什么?你不知道我刚刚没来你这里之前,已经把小杏了个死去活来了!今天才干了你们两个,昨天晚上我把舅妈弄得连三次后,又去弄二舅妈,把二舅妈弄了两次后,还又把香菱弄了三四次,她得实在太多了,最后实在是没有了,把她弄得差点气,差点一命归,我还没有身,二舅妈没办法又接着来,把她又弄得大才算罢休!你说我厉害不厉害?”

 “真的吗?你真能干!那么你最多时一次过几个女人?”

 “最多时?让我想想…”我想起临来逸园前的那个晚上,我和大姐、二姐和小妹干过之后,又和姑姐来了一次,就说:“到目前为止,我最多时才过四个,不过,我想,我的能力不止这么多,我想,我最少能夜战五女!”

 这是我最低的判断,妈妈和姨妈曾经说过我是纯体,发展下去最少能夜战十女,我不奢望能有那么多,我想妈妈、姨妈、大姐、二姐、小妹都是我最爱的人,最低限度,我一定能、也应该能一次足她们五个人,因为既然上天注定让我们一家人发生这种世上最亲密的关系,那么上天应该安排我有这个能力。

 同时我自我感觉,那天晚上和她们四人弄了一夜后,我浑身还有用不完的劲想发,早上妈妈去叫我起时要是不她催着我起身来逸园,说不定我又要和她弄个天翻地覆了,我真的还能干更多的女人。

 总有一天我要把她们聚在一起,一家人好好地玩个尽兴,以促进我们之间的亲情和爱情。

 “真的吗?你曾一次干过四个?你想你能夜战五女?我没有听错吧?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怎么这么厉害?真怕人!更怕人的是你这种刚刚弄得一个成女人连四次后,自己也刚要软下来就能立即再度起、超常起的能力!你不是神是什么?”三舅妈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表少爷,我…”玲听着我和三舅妈的对话,更加忍耐不住了,终于羞红着脸向我发出了暗示。

 “你怎么了?是不是忍不住了?是不是想让我给你来一盘?”

 “好表少爷,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了,好不好?人家都急死了!”

 “好,好,我不问了,刚才三舅妈让我用手帮你玩,那我现在就先用手帮你舒服舒服,好不好?”

 玲更加害羞地点点头,表示应允。

 “那你先自己光吧?”我故意逗她,看她是不是火高涨到自己宽衣解带送上门让我的地步,她果然已经火难耐,再也顾不得羞,自动地了个一丝不挂,只见玲坚的高高起,也已起,更是已经直了,她的已经完全发。

 我伸手抚摸玲丰人的,刚摸了几下,她就呻起来,捉住我的手就向她自己的部拉,另一只手也摸上了我的。摸着她那水直的,我知道她已真的忍不住了。

 三舅妈也对我说:“好神,你就不要再折磨一个渴望得到你的爱的少女了吧!快用你那神器一样的大让她快乐快乐吧!”

 “好,那就来真的了!”我让玲躺在上,我伏在她身上。

 玲倒是自动地分开了大腿,大开,期待着的光临,我将对准她的口,因为她那里早已滑无比,无需再润滑,加上她也是偷看主人被后忍受不住自动送上门来,我以为她和香菱一样,花心也早已大开,所以就部一沉,单刀直入,硕大的直抵她的花心处…

 没想到她全身猛震,双手死命地推着我,两眼出泪来,叫道:“啊呀!痛死我了!我下面要裂开了!快出来!”

 而我在刚才进入她的一霎那,凭着我给姐妹们开苞的经验,感觉出来是戳破了‮女处‬膜,知道又一个‮女处‬被我破身了,知道那种‮女处‬被我这大号破膜的痛疼,忙安慰她:“玲,对不起,我没想到你还是个‮女处‬,弄痛了你,你放心,一会儿就不痛了,每个‮女处‬的第一下都要痛的,过一会儿就会尝到甜头了。”

 三舅妈也忙给我帮腔:“好玲,乖闰女,他没骗你,每个‮女处‬第一次被男人都会疼的,马上你就尝到甜头了,你会美上天的!你刚才在门外偷看时没见我美得都魂都要上天了吗?再说,反正你已经被他的大难巴弄进去了,已经疼过一次了,不如忍着点,让他继续,好给你的开通道路,经过他的大的动,一会儿你的就会适应了,以后你让男人弄就不会再疼了,苦尽甘来你才能尝到美味的!要是你现在不忍着点让他弄,让他把出来,那不是白让男人把‮女处‬身破了而自己没有尝到的美妙滋味吗?要是等会儿你忍不住还是要让他,不经过他的的来回动,你的就不会扩展,再弄还是要疼的,那不是要疼第二次了吗?乖闰女,你就让他弄吧!宝贝儿,快继续巳,我帮你刺她。”

 说着,三舅妈的双手已经开始对玲的酥进行抚摸刺,我也不敢怠慢,忙将在她的中轻柔地来回动着,玲也放弃了抵抗抱紧了我。

 我吻着她,经过我和三舅妈对她这上中下三管齐下的刺,加上玲本身就已经是火高涨,不一会儿,她就尝到了甜头,肥圆的开始试探地向上动,合着我的动作,我知道她已经尝到被的快,已经适应我的大号了,就开始用力地送进来,直得她也叫起来。

 “啊…好少爷…弄得美死了…真美…我受不了…不行了…”

 我继续用力地快速她,因为玲进屋前已火难耐,又是个‮女处‬,哪能受得了我这狂风暴雨式的,不一会儿,她已经被得直股直摇,不已:“不…不行了…好厉害的…大…弄得美死了…要被大…弄死了…快…用力…弄死我…算了…我情愿被大…

 死…啊…啊…”

 我被这语刺得加兴奋,又见到玲的股拚命向上顶,知道她离已经不远了,就更加用力地她,更加快速地弄她,狂了三百多下,得她气,眯着媚眼,如痴如醉,意,把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处‬弄得像个娃的声四起。

 “啊…啊…得我美死了…吧…吧…用力吧…死我吧…我不想活了…我真想…让你把我上天…啊…啊…你的真伟大…真厉害…要把我的小穿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啊…”

 终于,她快速地向上用力顶了几下,阵阵汹涌而出,洒在了我的上,而我因为刚刚才在三舅妈身体里过一次,所以离的地步还远着呢,便继续在她身上不停地运动着,直得她接二连三地着,到最后竟被我得昏死过去,陷入了极度过后的半昏状态,瘫软在了上。

 看着这个‮女处‬第一次被弄得死后昏死过去、‮体玉‬横陈的令人怜惜的模样,我不忍心再她,因为在我心目中,玲也是个小可人,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我怎忍心把她和香菱同等对待,把她也弄得半死不活?加上我还要去舅妈那里,还要陪舅妈再玩个痛快,所以我见好就收,先在玲的中温柔地继续送着,使她从昏状态中清醒过来,使她的持续不断、得到过后的更高享受,然后才把从她那依依不舍的出,带出了许多、和‮女处‬破膜的丝丝鲜血。

 三舅妈见状关切地问:“怎么停止了?你不是还没有吗?你不会憋得慌吗?”

 “你怎么知道我还没有?又不是在你的里,你能感觉出来,在她的里你也知道我没?”我大感惊奇。

 “要连这都不知道,不是在风尘中混过的。”三舅妈得意地说。

 “不错,我是没有,不过你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你说我忍心再继续下去吗?”我怜惜地说。

 “说得也是,是不能再弄了,不过就这样也够她受了,一个‮女处‬第一次就碰上你这样的大,让你那样疯狂地上一个多小时,明天她不痛才怪!不过你今天好事没有做到底,让人家尝到了被的滋味,却没让人家尝到被男人的滋味,你说这能算一个女人真正被男人过吗?”三舅妈一边说着一边拿来巾温柔地给我擦干净上的渍,边擦边说:“又有一个‮女处‬变成‮妇少‬了,你看她的血多鲜呀!快帮她擦擦。”

 我伸手接过巾,轻柔地给玲擦去上的血迹,她的被我弄得又红又肿,还在汩汩地向外淌着,我关切地问她疼不疼。

 “不疼,又酸又麻又酥又美,舒服极了,谢谢你,好少爷!”

 “谢什么呀,傻丫头,那是你那儿被他弄成麻木的了,现在不疼,明天你就知道厉害了!”三舅妈笑骂道。

 玲看着我那壮的大,言又止。

 我察言观,问玲道:“你想说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吧,现在你还有什么害羞的?”

 玲又犹豫了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说:“说了也不怕你笑话,其实我已经不是‮女处‬了。”

 “什么?你不是‮女处‬?那怎么还了那么多血?”我和三舅妈大感惊讶,齐声追问。

 “我也感到奇怪,所以才会说出来我不是‮女处‬。”玲说。

 三舅妈大惑不解:“怎么回事?你让谁弄过?我怎么不知道?”

 “谁也没有,是我自己弄的,我今年已经十八了,发育成的女人有时难免会心大动,加上老爷在世时我曾偷看过他和你,看过以后我也渴望男人,但我又没有男人,火难耐时便想用手指学着老爷用你那样伸进中止,谁知伸不进去,我又气又急,一用力便把‮女处‬膜弄破了,很疼,当时也了血,吓得我再也不敢用指头弄自己了,我后悔极了,白白自己毁了‮女处‬身,谁知今天让表少爷一,没想到第一下还是那么疼,更没想到‮女处‬膜已经破了还了‮女处‬血,我也感到奇怪,太太你有经验,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傻丫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呀!谁说你不是‮女处‬?你是‮女处‬!只要没有被男人过的女人都是‮女处‬!你说你用指头弄破了自己的‮女处‬膜,其实你弄破的只是一点点,你的指头有多呢?能和男人的比吗?不要说他这个特大号的了,就是一般男人的也比你的手指上几倍!你的‮女处‬膜其实大部分都还没有破,今天被他这个世上第一的大一进去,才是真正破了膜!你这才真正由‮女处‬变成了‮妇少‬了!”

 三舅妈说到这儿笑了起来,笑骂道:“你这个小丫头,人不大心不小,竟敢偷看我和老爷?今天又来偷看,你怎么知道表少爷要来我呢?”

 玲不好意思地笑了:“本来我并不知道,后来隐隐约约听到你的呻声,我才留上了神,仔细一听,又听到了你的叫声,才…”

 “才什么,才来偷看,是不是?这一偷看不要紧,被大进去了,被大了个,还直血,这就是对你偷看主人的惩罚!看你往后还偷看不偷看?”三舅妈笑骂着玲。

 玲羞涩地说:“这种惩罚我不怕!”

 “你可真!怪不得人们常说女人只要一被男人过自然就会发,真没说错!仲平,看你把一个文静的大闰女弄成了个货了!”

 三舅妈开起了玩笑,又关怀地问我:“不过,你不不难受吗?”

 “难受又怎么样?难道你想让我接着来吗?”我说着做势上。

 三舅妈忙连声讨饶:“别!别!好孩子,你饶了三舅妈吧,不能再来了,刚才得太多了,再弄下去,三舅妈就要让你死了!”

 “可是我憋得难受呀!好三舅妈,就让人家再来一次嘛,好不好?”我说着故意逗她,将她扑倒在上,着坚硬的大一下子就进三舅妈的中。

 三舅妈这下可慌了,一边推我一边说:“好仲平,别来,你真想要我的命呀?要不,让我用嘴来使你好不好?刚才我用嘴没帮你,你没尝到这种滋味,这可是我当年在青楼的拿手绝技,多少嫖客出高价想尝还尝不到呢!”

 看着三舅妈这可怜相,我不忍再逗她,忙从她那人的玉出了我的宝贝,吻着她说:“好三舅妈,我逗你玩呢,我怎么忍心要你的命呀?你们不能再来,我可以去找舅妈,明天我再来你这儿,一方面让玲尝尝被男人的滋味,让她真正被男人过,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另一方面我想尝尝你的拿手绝技,好不好?”

 “好,就这么办,明天你就睡在这好了,行不行?”三舅妈当然乐得赞成。

 我又问玲:“你明天愿意让我再吗?”

 这时的玲正是初尝果、食髓知味的时候,怎么会不愿意,羞涩地连声答应:“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呢?别说明天,就是一辈子我都愿意!”说到这里她不再羞涩,大胆地吐心声:“我知道我是个下人配不上你,不过,我爱你,永远都爱你,在我心目中,你永远是我的男人,不论何时何地,就算我嫁了人有了丈夫,只要你愿意,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让你!”说着她那双人的大眼睛定定地望着我,那模样,充分显示了她对我的爱意。

 我被玲的真情诚意感动了,搂着她热吻着说:“好玲,我也喜欢你,以后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你愿意,我都会你!”

 “好一对痴男怨女!好一个山盟海誓!那我呢?”三舅妈笑问。

 “你也是,想我时我就会来陪你玩的!”我搂着她俩亲热了一会儿,就穿衣告辞了。

 回到舅妈的房中,舅妈已经在上等我了,我急不可待地衣上,搂着她汇报我的战绩。

 舅妈早已等得心难耐了,再听我活灵活现地向她讲我和三舅妈、玲的“活宫”,哪里还能忍耐,向我贺过喜后就迫不及待地自动送上香甜的柔吻着我,伸手捉住那令她神往的坚硬无比的大,进了她那早已久候多时的中…

 一阵阵落,在舅妈第三次大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而出…

 到了第五天晚上,我先和舅妈玩过一次,弄得她大三次后,告诉她要去三舅妈那里,不用等我睡了,就到三舅妈那里,首先享受了三舅妈的拿手绝技——,在她嘴中

 然后又了玲,接着又三舅妈,最后又了玲,在玲的中,灼得她的子颤,玲大呼痛快,说被男人的滋味果然是女人的最高享受…

 就这样,我在这里的十天,除了第一天晚上只了小杏一个人外,其余的九天里每晚都要两三个、三四个女人。每天她们几个人被我弄身的次数加起来不下十次。

 最后一晚上我甚至把她们主仆六人聚集起来,了整整一个晚上,每人都被我得死去活来好几次,而我却是应付自如,丝毫没有力不从心或精神不振的情况。

 我的能力果然又有了很大提高,妈妈和姨妈果然高明,想出这个办法让我提高能力,以后我就能更好地和妈妈们、姐妹们颠鸾倒凤了,一定能把她们弄得每次都美上天。

 我在这儿住了十天,给这里带来了欢乐、带来了热情,也留下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在她们依依不舍地送行后,胜利返回家中。  M.JiGUaNgXS.cOM
上章 母子恩爱云雨情 下章